与优质男的婚姻,毁了我的后半生
宝鸡首例出院患者自述 与病毒生
女人,除了婚姻,这三方面不可缺
太顾娘家的女人,都没有好的结局
从背叛婚姻的错误中全身而退!

宝鸡首例出院患者自述 与病毒生死抗争21天

2020-02-10 19:12 主页 来源:未知
宝鸡首例出院患者自述 与病毒生死抗争21天



我是一名在岐山县执教27年的小学教师,已年近50。1月13日忙完考试阅卷、学生放假等一切事宜后回到家中。然而,我不知道新冠肺炎病毒正悄无声息地向我袭来。

1月16日傍晚,我与从武汉打工回来的大弟在汉中伯父家见面。为庆祝伯父90大寿,我们老家兄弟姐妹近30人来此聚会。晚上我们在一起吃了串串火锅,我与大弟隔着一人而坐。第二天庆祝结束,我们各自回宾馆休息。

1月18日一早,大弟他们自驾车赶回,我和姐姐也乘坐9点半左右的高铁回家。回到岐山家中,我感觉很疲惫。老公下班从凤翔赶回来接我。饭后,老公开车把姐姐送回老家,已是晚上8点左右,我们顺便回老家看望了公婆,我觉得很冷,没摘口罩与公婆说好过两天回来接他们去凤翔过年。之后我和老公匆匆驾车回到凤翔,我撑着疲惫洗了个热水澡,却觉得浑身无力,有点发烧,前胸后背隐隐作痛。老公说我太累了,赶紧休息。

1月19日,我仍然感觉浑身无力,一整天卧床昏睡。晚上老公下班回来给我买了莲花清瘟胶囊,测体温,38度6,但我浑身疼痛无力的感觉告诉我这不是一般的感冒!

1月20日,儿子要从北京回来了,老公让儿子自己打车回家,他开车送我到了凤翔县医院,测血验尿之后,医生说我可能是尿路感染加一般感冒。也许当时疫情还没有爆发,医生和我们都没想那么多。我便去注射室输液。

1月21日,儿子陪我继续输液,但高烧不退,症状没减,而且在输液过程中恶心呕吐了。

1月22日输液,继续呕吐。

1月23日,持续发烧咳嗽,浑身无力,这时我从手机上看到武汉“封城”了。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病了。电话询问大弟,他说他在岐山县医院隔离,做了核酸检测,排除了病毒感染。可这时老公也发烧了,为了能接公婆过年,他说他去小区诊所看看。结果诊所医生给他挂了两瓶针,他退烧了。

我觉得很神奇,于是跟着老公也去挂针。诊所医生说我比老公严重,特意加了病毒唑。我给医生说了我所有的疑惑,包括我弟的检测,医生笑着安慰我说,“咱这儿不可能有这个病毒,只是甲型流感,挂两天针就没事了。”我让他把口罩戴上小心甲流传染,但他说没事。幸好那天诊所没来其他病人,但我始终戴着口罩,并叮咛老公也不要摘下口罩。

1月25日,大年初一,一大早,我和老公急匆匆步行到凤翔县医院,我们看到医院已设了发热门诊,候诊期间,我看到单位群里提示师生如实汇报自己与疫区人员有无接触史,怀着诚实负责的心态,我给单位值班领导汇报了我的所有情况。我给医生详说了我的情况,特别提到从武汉回来的大弟,还有我去汉中来回坐的高铁。

11点多我们做了CT检查,医生一下子慌了,我知道我的怀疑证实了,此时,我反而冷静下了,我相信只要对症治疗,我们一定会好起来的。两个医护人员安排我们坐在隔壁观察室等候安排。我听到她们不停地打电话,有医院领导,科室主任,县疾控中心……后来终于安排我们住进了隔离病房。事后我知道由于我和老公的病情,凤翔县大年初一启动应急预案,疫情防控全面展开。

第二天(1月26日)下午,市医院来医生询问了我的情况,并做了相关专门检测。

1月27日,我焦急地等待检测结果,可迟迟没有消息。午饭后大弟打来电话,说他第三次核酸检测仍然是阴性。我急急询问护士我的检测结果,护士闪烁其词,说没有出来。我再一次确信我肯定被感染了。傍晚时候,我再次高烧39度多,新换的护士给我打了针,体温慢慢降了下来。

1月29日,我大弟第四次检测终于被确诊了,也来到了市中心医院隔离治疗。这在我的意料之中,他是隐性病毒携带者。病情刚刚稳定下来的我打开手机看到了各个微信群里传着一张没有盖章的文件照片;我们一家三口和我大弟的个人信息全部泄露。各种评论五花八门……我和老公一下子崩溃了,我之前的努力挣扎前功尽弃,病魔一下子猖狂起来,我呼吸短促,浑身无力,咳嗽不断,又开始恶心呕吐,不再进食,抵抗力急剧下降……老公抑郁焦躁,坐立不安。

细心的医生护士发现了我们的异常,很快给挂上了吊瓶、吸氧,给我们宽心打气喊加油,从一开始就接诊我的张华医生安慰我和老公,他说:“不要担心,不要害怕,你们的病情基本趋于稳定,只要心态放好,很快就能治愈。”

1月30日,1月31日,2月1日,2日,我渐渐平复心情,不知是吊瓶、吸氧起了作用,还是我的心理再次强大起来,我忍着恶心想吐,开始进食,下床走动。3日没有呕吐。我第二次从死神手中挣脱出来!

2月4日,这天立春,我开始觉得饭香了,有了吃饭的欲望,特别是吃了一个我老师托人送来的柑橘,那简直是我吃过的最甜的橘子!这天医生给我抽血取样做核酸检测。5日平安度过。6日,医生给我做了第二次检测。

晚上查房时,医生告诉我,我和我弟可以出院了!

2月7日,我与病毒生死抗争的第21天。我和我弟在鲜花和掌声中走出了隔离病房,我们激动地感谢着医院,感谢医护人员,感谢党和国家,感谢所有的亲朋好友…… 二三里资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