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婚姻“不忠”,这三个“变化”
婚姻,并不是每个人最终的归途
隐瞒和猜忌才是婚姻最大的问题
特殊时期的婚姻如何保鲜?
婚姻中的最大敌人,原来是这个

婚姻里最大的错误,就是低估了她

2020-03-07 18:06 主页 来源:未知
婚姻里最大的错误,就是低估了她

人总是容易过于相信自己的判断,而忽略一些隐藏在假面具之后的真相。

如果你是一个先入为主且相当自负的人,那么也许比你自己自为的,还要更容易被人误导、利用、欺骗甚至伤害。

大家请记住:保持一颗清醒而理智的心,不要太自以为是、不要太先入为主、不要太轻敌,处处存着一点必要的警惕与防备,是一种对自己人生负责任的表现。

来自离婚男人的悔悟:婚姻里最大的错误,就是在这里低估了她。

裴先生今年41岁,他30岁那年才经人介绍与小自己6岁的妻子组成了家庭。

6岁的差距似乎也不是太大,可当年对方嫁给他毕竟只有24岁,正当青春妙龄,容貌娇美、身段迷人,还接受过高等教育。

与她相比,虽然经商的他经济能力不错,年纪也算不上太大,可是外形与身高方面比对方逊色一截,所以娶了这样一位漂亮的年轻太太,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尽可能善待对方、宠着对方才行。

过门之后他就没再让她工作过一天,他的小娇妻说:“我现在没有了收入,你又在生意场上打转。我们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我没有安全感过不好日子,你得让我管着家里的钱才行,否则的话,你跑去外面花天酒地,我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觉得她说得也有理的裴先生,立马便同意了,除了公司的账由专业的人员掌管,所有带回家中的钱都交给了太太打理。

但他却低估了这个女人对于钱的精明,出于信任,他从来没有过问过钱方面的事情。他的轻率也为后来他的遭遇埋下了伏笔。

变故在去年年末的时候产生,因为一些原因,他的事业面临周转不临的困境,需要一大笔钱“调头寸”,如果不是情况特殊,他本可以向银行贷款,而当下这条路走不通之时,他自然便想动用家里的钱,此外再想办法找一些朋友凑凑,暂解燃眉之急。

只要应付过去,生意上了轨道,一切便可成功化解。

回来跟妻子一说,对方倒是挺爽快交出了所有银行卡,当时已是傍晚,他在手机上一查,金额也没有大的出入,内心还挺高兴的。接下来自然便是洗洗睡了,他准备第二天上午跟会计接洽好之下再将钱打到公司的账上。

没想到第二天上午等他赶到公司开过早会、走完程序准备安排转账时,离奇的事情出现了,所有卡面金额都只剩下零头,他的个人财产一夜之间不翼而飞。家里的钱都存在他妻子名下,能够转账的人自然也只有她了。

心急之下拨打对方的手机,一直关机,开车回家一看,娇妻打包行李已不知去向。

直到第三天,对方终于接了电话,但是跟他是这样说的:“你公司的事情我不知真假,这些钱是我今后能否活得有保障的根本。如果你打着公司的幌子一次性全都转移走,以后我就只能喝西北风了。总之事业上的事你自己看着办,挺过危机,我就回来继续一起过。如果你追问这笔钱的下落,我就跟你离婚。”

裴先生又急又气,根本没想到对方居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还来这么一手,可连她的下落都找不到,就因为她唱了这么一出,弄得他腹背受伤,事业更加陷入困境,而看到丈夫败落了,这个女人真的寄来一纸离婚协议。

由于他坚持要追讨被她转移的资金,对方便聘请了专业的律师准备与他打官司离婚。

直到这时他才明白,在婚姻里,最好对另一半有所保留,并不是每份全心全意的付出都能换来同等的对待,要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像他这样全心全意信赖妻子,最后才发现对方却是个贪利而不重情义的人

裴先生还是想办法追回了属于自己的资产,婚也离了。败诉之时,那个女人声嘶力竭骂他不是男人,对待与他一起同甘共苦生活了11年之久的枕边人如此厉害与刻薄,一点情义也不讲。

裴先生简直哭笑不得,明明是她经不起考验,居然还有脸倒打一耙,脸皮也是够厚的。再者说,他也不能不在这种大事上糊涂。

婚姻里对其他的都能不计较,但钱是根本,不计较不行。再说他又没有做错什么,如果对方心里还有这个家、还有这个丈夫,不是那么自私自利的话,一起闯过难关,只会有更多的富贵荣华在前面等着她。

是她太过于计较眼前的利益,用自己的自私来揣测伴侣的心思,过于现实与势利才落得如此下场,算是咎由自取。无论如何说,似乎怪不得他“冷血无情”,所以他也非常心安理得。

从他的经历大家可以看出,不管你的生活状态与个人能力如何,在社会与家庭当中,始终保持着一定的防备势在必行。

信任一个人与考验对方是否值得信任并不冲突,当你将一个重大的权利交到另一方手中之后,一定得保有制约对方的能力,也得让对方明白这一点并在对方心里形成震慑之势。

很多的变故与不幸,都起源于相处之间的失衡。

人性是复杂的,当一个人面对巨大的利益与好处之时,内心是否经得起考验很难说,这种防备意识都没有,最终就有可能因此吃大亏。

只能说,当你对另一半放下心来的时候,或许就是你的下坡路的开始。严格来说,这种低估,不是对某个人的低估,而是对人性薄弱面的放纵,是对人性阴暗程度的低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