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婚姻“不忠”,这三个“变化”
婚姻,并不是每个人最终的归途
隐瞒和猜忌才是婚姻最大的问题
特殊时期的婚姻如何保鲜?
婚姻中的最大敌人,原来是这个

最好的婚姻,不叫搭伙,而是余生

2020-03-09 10:58 主页 来源:未知
最好的婚姻,不叫搭伙,而是余生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明明是天大的缘分让两个陌生人走入了婚姻,但在进入婚姻的围墙后,甜蜜的爱情却变成了不温不火的过日子。
 
所以,很多中年人在提起婚姻后,都会无奈的说一句“和谁结婚其实都一样”。
 
但这句话其实不对,伴侣合适与不合适,制造出来的婚姻也是有云泥之别的。
 
因为婚姻不仅有搭伙,还有相伴余生。
 
搭伙易得,勉强就好,余生难得,用心陪伴。
 
“搭伙式”的婚姻
 
凑合的婚姻,却一步步将你推向深渊。
 
都说鞋好不好穿,只有脚知道,而婚姻好不好,也只有身在其中才感受的到。
 
之前看到了这样一个新闻:
 
一对恩爱夫妻,日子过得安稳且有情调,有一天妻子忽然毫无征兆地自杀了。
 
丈夫无法接受事实,在妻子的遗物里各种探究,发现妻子抑郁很久,他却一点都没有察觉。
 
丈夫自问平常很关心妻子,平时定时给她买花,陪她逛街挑衣服,陪她吃喜欢吃的东西;
 
妻子一向也很体贴他,陪他看喜欢的球赛和电影,为他留心他喜欢的一切事物。
 
邻居没有不羡慕他们的。
 
但后来他在妻子的日记里看到:
 
妻子不喜欢花,因为花粉过敏;不喜欢他挑的衣服,因为总不是她爱的颜色;并且也不像平时表现出来的那样,热爱跟他一起看体育比赛和战争电影。
 
在日记里,丈夫还第一次知道,妻子居然是喜欢吃辣的。而他们平时最常吃的是淮扬菜,因为他喜欢。
 
现在有一个名词是“中国式不离婚”,明明双方都已经没有了感情,却都死撑着不肯离婚,相互勉强忍耐的过日子。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这样的婚姻绝不在少数。
 
日久生得了情,也就生的出怨。
 
这才是真实的孤独,两个人明明是最亲密的夫妻,却过的连最普通的朋友都不如。
 
我们总是习惯于用“所有的婚姻都是这般枯燥无味的”当做借口,来掩盖自己对伴侣和家庭的失责。
 
这样的婚姻表面看着安安稳稳,但实际已是一潭死水,掀不起一丝波浪。
 
“余生式”婚姻
 
命运蹉跎,岁月挣扎,但只要还有一人能懂,就还能坚持。
 
一辈子太长了,找个知冷知热,懂你悲欢的人,才不算浪费。
 
我们常常都在感叹,夕阳下,手拉着手,颤颤巍巍相伴回家的老两口,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这话没错,少年夫妻老来伴,婚姻最好的结局,就是陪你到老。
 
还记得那个台湾网红夏爷爷吗?
 
那个94岁的宠妻狂魔、那个会给80岁妻子说情话的老爷爷,还有他们那个感动了无数人的“老夏和脆鹅”的爱情故事。
 
奶奶原名叫陈翠娥,金门人;爷爷名叫夏全茂,东北人。他们在兵荒马乱的年代相遇相爱,后来居住在台湾。
 
晚年的夏爷爷患上了老年痴呆症,每天都会忘记很多事情,但他唯一不会忘的,就是——找老伴儿。
 
有一次孙女问老夏:“你爱奶奶吗?”
 
老夏生气的说:“我怎么不爱你奶奶,我当然爱你奶奶,我不爱她我爱谁啊?”
 
孙女又问奶奶:“爷爷生病你还爱他吗?”
 
脆鹅:“当然啊!”
 
脆鹅说完转头望着老夏,嘟起嘴来满眼宠爱,“他现在脑筋不好了,什么都忘光光。”
 
孙女让爷爷讲讲结婚60多年的感受!爷爷立马霸道总裁上身:“很简单一句话,这辈子,她嫁我,我讨她,很幸福了。“
 
老年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到老方知,人这一辈子,最宝贵的不是金钱,而是陪伴。
 
春夏秋冬的轮回,不变的是浓浓真情。
 
即使有一天,你的步履变得蹒跚,青丝变成白发,红润的脸上爬满了皱纹,但我仍愿意携着你的手,漫步在夕阳的余辉下。
 
一生相守,不仅仅是一句动人的承诺,更多的包含了一辈子的相濡以沫,相互包容。
 
伴侣是选择,婚姻也是一种选择。
 
古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撮合的两个陌生人,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的也不在少数。
 
现在,自由恋爱,结婚前确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婚后却相对无言的夫妻更是数不胜数。
 
所以,恋爱,婚姻,相守,相伴,人生的每一步都是一次选择。
 
《大先生》中俞飞鸿是这样形容婚姻的:
 
真正的爱情并不是你稍有不耐烦,就立马去找另一个人,而是和那个你深爱的人,共同抵抗激情逝去后的平淡。
 
低质量的婚姻,没有惊喜,没有浪漫,相安无事,只有柴米油鸡毛蒜皮,彼此做个伴儿,做个依靠。
 
高质量的婚姻,并不仅仅是过日子,更有理解、包容和信任,而这一切需要彼此的付出和经营,幸福指数自然会高一些。
 
 
世界上最美的不是风景,而是能共度余生的感情。
 
人生漫漫,岁月很长,在将就中蹉跎了余生,是在不值,所以,给一个成全自己的机会。
 
愿你我都能找到那个懂你的无助脆弱,接纳你的脾气缺点,与你共同成长,拉着你的手一起面对风雨的良人,相守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