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生病女儿不管, 前儿媳卖房救
小满节气养生日常保健知识
小常识墙上的灰尘怎么清理
【多样化处理矛盾方式】你选哪一
9岁妈妈捐肝给11个月女儿

广安红色影视城衰败背后

2019-04-21 20:59 主页 来源:未知



广安红色影视城衰败背后


4月9日,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人民法院召开关于广安红色影视城债权纠纷的第三次债权确权会议。各方“债主”参会目的,就是对号称“浙江影视大亨”的东阳皮卡王国际集团董事长贾云在川渝地区欠下的债务进行确权。根据东阳市检察院的司法文书,贾云非法集资案涉案总额累积超过40亿元。
贾云,出生于1965年,浙江企业家、特型演员,皮卡王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除了靠赖以起家的皮具和房地产外,贾云广泛涉足的影视娱乐行业让他收获不少名声。2010年贾云在电影《第一军规》担任特型演员,荣获第十届长春电影节“最佳新人奖”。
2012年开始,贾云来到四川广安,号称“投入30亿元巨资”,修建红色文化产业旅游基地,但贾云和他的皮卡王公司也陷入崩溃。
记者注意到,贾云还有一个惹人注意的标签被媒体广泛提及:曾经和范冰冰传绯闻。从2015年因非法集资被浙江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至今,贾云涉及的非法集资、债权债务纠纷的司法程序都在进行中。不完全统计发现,贾云系列案件仅在四川、浙江两地的涉案金额,就超过20亿元。
9118fd919a6a7ade7d4445257f0d13d3.jpg
▲曾经的广安红色影视城门可罗雀,只剩下冷清与孤寂。
省级重点工程的红色影视城一片荒芜
4月18日,记者走访了已更名为协兴影视拍摄基地的“广安红色影视城”。从2018年3月开始,这座曾经游客络绎不绝的影视城就不再对外开放,仅在每天固定时候开门,让周围和还居住在园内的居民借道通行。
刘芳(化名)2014年从广安红色影视城还在修建时就在此工作,主要负责园内保洁,算得上是资深员工。“我在这里上班起码五六年了,我来了一个月这里才开门。”刘芳说起当年影视城,仍是满脸的骄傲与自豪。“这里才开门时,门口停车场起码停几百辆车子都停不下,公路两边都是车子,一天门票收入就有三四十万元,广安、重庆的人都要来耍。”
不到5年,这座曾经在川东远近闻名的红色影视城,就只剩下冷清与孤寂。红色影视城大门是一座仿古古城墙,城墙匾额刻有“龙城”二字,城楼上只剩下破败的窗户、随风摇曳的野草和已塌掉的战鼓。
3747b0296b4ee2e78e0095973406c80d.jpg

在红色影视城门口停车场里,记者发现只有一辆浙江金华牌照的蓝色货车十分突兀地停放着,货车的挡风玻璃、两侧车窗都已经被打碎。货车车门上,“皮卡王”3个字十分抢眼,落款为“广安旅游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的封条与“皮卡王”组合在一起,巧合地说明了这座红色影视城及近年来所经历的一切。
记者在红色影视城内看到,园内早前修建的茅草屋、大瀑布等景点,因安全原因已被拆除。园内其他景点也因年久失修,基本丧失了观赏价值。
影视城留守工人告诉记者,早在2018年3月正式停止对公众开放前,影视城的经营状况就十分惨淡。销售门票后就作为员工工资发放,不足部分再由贾云补足。截止2019年4月,影视城尚有13名员工留守,工资由接手影视城的广安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负责。
据公开资料,目前已停业的广安红色影视旅游城是四川省重点项目,由皮卡王集团投资,旗下的广安印象红城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建设经营。根据规划,该项目总投资为30亿元,规划总占地3455亩,总建筑面积74.8万平方米,其中一期工程占地1340亩投资10亿元。
广安红色影视城自2013年4月开始建设以来,到2018年3月关门停业,实际上只建设了游览拍摄区、表演区、河道游玩区等三个景区的少部分景点建筑。这三个景区应建3万多平方米,实际只建了不到1万平方米。红色影视城唯一拍摄的一部电影,目前还只存在于剧组的宣传资料中。
记者了解到,2018年2月24日,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8)川1602破申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广安印象红城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破产。2018年10月,广安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4.8亿价格,通过拍卖接盘了广安红色影视城,也正式宣告贾云和这座红色影视城完成了一次了断。
3ac0a1e84366d12f44d73cb76712870c.jpg
▲衰败的影视城内部。
记者在影视城一角,发现了一块标题为“皮卡王国际传媒、北京红色联合、红色影视城共创辉煌的明星们”的广告牌,上面有贾云和众多明星大腕们的合照。18张宣传照上的贾云,笑得十分灿烂、自然。但和他的人生一样,都只剩下了单调的灰色。
四川广安和浙江东阳相距约1500公里,但广安这座仅完成了一期工程建设的影视城,成为压垮贾云的最后一根稻草。一场债务风暴也由此爆发,这也是这座开业不到5年就关门的影视城走向荒凉的重要原因。
fa48d759ba69f2c105ce89f6860b91c2.jpg
▲贾云和众多明星大腕们的合照被弃泥土与枯草间。
影视大王的“合影”,PS痕迹明显
1965年出生的贾云,今年54岁,浓眉大眼的外貌让他给公众留下的印象颇为正面。早间年他从部队退役后,曾经在东阳当地政府机关任职,后辞职下海经商。据熟悉贾云的知情者W先生告诉记者,“贾云发家,靠的就是当年做假皮具;成立皮卡王公司后,他才开始把自己包装成电影工作者。”
互联网上留存资料显示,皮卡王集团成立于1993年,“下属影视文化产业集团、房地产开发与建筑集团、商贸物流集团和工业集团,拥有21家下属投资控股成员企业,资产逾17亿元,员工1.3万人。”贾云的影视文化产业投资主要集中在广东,公司在成立后的2000年期间,拍摄了不少曾经公开播放的影视剧,比如《新霍元甲》、《精武英雄》、《陈真》等。
“贾云的确是通过影视剧产业走上致富道路的。”对贾云的发展历程十分熟悉的W先生对记者表示,贾云曾在东阳当地从事皮具行业,但很快就发现做不下去,于是离开东阳前往广东掘金。“隔了大概七八年吧,贾云又回来了,这时候他已经有了老板派头。但他就是一个空壳子,吹牛的,说是什么国际集团。其实在东阳根本没有地位,纳税百强户都不是。”
W先生回忆,虽然贾云的皮卡王国际集团在东阳根本不算大公司,旗下的涂料公司连当地行业协会都无法参加。但贾云在外活动时,“中国第一名牌皮具”、“中国第一国际别墅”这些口号,都成为他嘴边的常用词之一。夸张的包装成为贾云能够获得众多关注的原因之一。
据介绍,贾云热衷于获得一些社会地位来给自己镀金。在某网站贾云的资料页面,政协会议“特邀代表”、东阳市“政协委员”、广安区“人大代表”……这些“高大上”的称号都属于这个外表光鲜的浙江商人。记者从相关人士处获得了一份贾云公司早年制作的宣传册,画册中几乎成为贾云个人的“朋友圈”,合影对象包括了商业伙伴、电影明星以及政商名流。
记者发现,贾云貌似很有人脉的“朋友圈”却经不起推敲,不仅存在许多常识性错误,而且图像制作专业人士对记者分析称,贾云相册中的很多合影,都有十分明显的PS合成迹象,“属于那种一看就是自己合成的低端技术。”
310d5e910d6160afc6be3c2caf8735c4.jpg
▲贾云同范冰冰剧照。受访者供图
和范冰冰的“绯闻”
和贾云的名字一同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最多的关键词,除其涉及的金融案件外,另一个就是范冰冰了。
贾云推出的皮卡王集团画册中,记者发现了多张贾云和范冰冰在早期的合影。据浙江当地媒体报道,1999年在《还珠格格》一剧崭露头角的范冰冰,传出被琼瑶公司“封杀”的消息。但知情者透露,范冰冰的母亲同贾云熟识,贾云在范冰冰落难之时及时伸出援助之手:范冰冰迅速与皮卡王公司签下3年5部戏的合约。贾云更公开表示,要斥资600万元力捧范冰冰。
“贾云包养范冰冰”的传闻从何而来?浙江当地媒体在报道此事的结论是纯属贾云个人炒作,吸引眼球。
据浙江在线报道称,范冰冰在“被封杀”后,曾参演过几部贾云投资的电视剧,但两人之间的关系仅限于合作关系,“贾云倒是想包养,但范冰冰不从。”2006年4月,范冰冰“包养”事件被炒得最厉害时,范冰冰家人还以“伤害罪”为由,向警方报警,但最后不了了之。
在正面回应包养传闻时,无论范冰冰还是贾云都是直接否认:范冰冰称“贾云就像大哥哥”,而贾云也表示“我和范冰冰就是一段纯真的情感,是红颜知己”,甚至还气愤地表示:“这种不负责任的谣传,是对我人格的污辱,是对我家人和朋友的伤害,是娱乐圈里很坏的风气。”
dd51da8d6c4671f065d71901b6500f1a.jpg
▲贾云。受访者供图
除了投资影视剧之外,贾云还曾亲自出演过多部电影、电视剧。2010年,贾云因在电影《第一军规》担任特型演员,获得长春电影节最佳新人奖。获奖后的贾云接受媒体采访时动情表示:“我认为我是在用灵魂演戏,我喜欢心灵上的感觉,演戏时喜欢从里到外演。”
901c9229fc8de0ebed68bb6a497dbd9e.jpg

▲检方起诉书显示,贾云曾担任过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受访者供图
深陷“非法集资”案仍未宣判
据了解,贾云早在2007年就曾陷入一场“通缉风波”。
贾云被通缉的理由,除官方公告中的涉嫌串标之外,还因为涉嫌通过贿选方式进入当地人大。贾云在这场风波中,甚至上演了从纪委“双规”地点脱逃的戏码,但这场“通缉风波”终究也是一场风波,贾云投案后取保候审,最后不了了之,还顺利地参演了电影。
“通缉之后,感觉还提高了他的知名度。后来此案不了了之,更让人感觉他背后可能有后台。”一位债权人对媒体如是表示。
东阳市人民检察院对贾云非法集资案件的起诉书显示,2010年3月以来,贾云与蒋竹芳策划在皮卡王集团公司设立资金管理部。招募人员以吸收职工投资持股为名,开设吸收资金窗口,以支付高额利息为承诺,公开吸收存款,支付12%至36%不等的年息,变相吸收社会不特定公众的存款。截至案发,皮卡王集团资金管理部共计向社会公众3095人(17000余人次)吸收存款人民币21.13亿余元,已归还存款本金14.64亿余元,已支付利息2.25亿余元,尚有1981人的本金6.49亿余元未归还。
东阳检方指控,贾云还和妻子、公司出纳虞海燕一起,自2006年6月以来以皮卡王公司财务部为平台,以该公司项目投资、经营短期借款为由,以房产抵押担保及高息为诱饵,支付2%至8%不等的月息,非法吸收社会公众的存款。
截至案发,皮卡王集团财务部共计向社会公众369人(1600余人次)吸收存款26.22亿余元,已归还本金18.47亿余元,已支付利息6.26亿余元,尚有240人的本金7.75亿余元未归还。
记者获得了一份形成于2015年的贾云非法集资案审计材料显示,经初步债权登记,东阳皮卡王集团的民间借款本金共计7.73亿元,民间借贷加上金融机构借款、工程款和应付税款,目前皮卡王集团的负债为18.54亿元,资产大约21.52亿元,但考虑到负债不断增加,资产处置可能面临缩水以及变现难度大等风险,很有可能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
熟悉贾云案件的W先生向记者透露,这份报告是目前公众能够获得的关于贾云资产情况最全面的一份报告。贾云本人目前仍被羁押在东阳市看守所,皮卡王公司非法集资案件仍未最后宣判。
b1bacfaad09cf7a0f37adc3c7d1c347e.jpg 
红色影视城被指“高标低卖”,牵出案中案
2018年2月24日,苦苦支撑了近3年的广安红色影视城也迎来了自己命运终点。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18)川1602破申1号民事裁定书正式裁定,广安印象红城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破产。8个月后,广安红色影视城以4.8亿价格拍卖给了有政府背景的企业,“贾云”的名字在广安从此被彻底抹去。
贾云被拘押期间,贾云及其投资企业所属资产,被浙江东阳、四川广安两地接管,东阳、广安两地政府主持了贾云系列公司相关债务债权问题的处理。截止2018年7月,广安共有95个单位和个人在广安申报贾云系列公司债权,申报金额共约7.1亿元。
在今年4月9日广安区法院召开的关于广安红色影视城债权纠纷第三次债权确权会议上再起波澜。义乌籍商人宣丽芳的代理律师王少光在大会上对十几笔债务发表意见,其中包括证明宣丽芳的2.049亿元的担保债权属实,并对该债务的真实性承担法律责任。宣丽芳因为这笔2.04亿元的债务,成为贾云在广安地区最大的“债主”。而此前贾云案破产管理人以借据日期错误、借款证据单薄、超过诉讼时效等原因不予确权,将使宣丽芳的3.23亿元本金和利息化为乌有。
王少光对记者表示,广安红色影视城通过拍卖以4.8亿的价格售出,且购买方具有广安政府背景,涉嫌“高标低卖”。“这样做的目的仅仅是广安当地为了低价接收贾云的资产。”宣丽芳目前正在通过行政诉讼等方式,试图拿回自己3.23亿元的债务,而这也成为了贾云的皮卡王公司意外带出的案中案。

因为影视剧和绯闻,贾云在娱乐圈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因为非法集资,贾云在法制史上也留下了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