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保护肝脏,尽量少吃3物
将癌症变成一种非致命疾病!
远离心梗疾病,每个人都需要知道
生活中的饮水误区你都知道吗?
要做好这6件事帮助控制血糖!

将癌症变成一种非致命疾病!

2020-11-18 09:19 主页 来源:未知
将癌症变成一种非致命疾病!

近期,创新药新锐公司阿诺医药迎来了多项里程碑进展:完成了近1亿美元的C轮融资;在研PI3K抑制剂buparlisib(AN2025)在中国获批国际多中心3期临床;正在开发的一款EP4拮抗剂与默沙东(MSD)旗下PD-1单抗Keytruda联合用药研究在美国完成首例患者给药。这一系列进展引起了人们对这家创新药企业的关注。

近年来中国创新药行业蓬勃发展,最早一批创新药开拓者已成功将创新产品带给患者。与此同时,许多不同开发策略、针对不同临床未竟需求的创新型企业也在时代的洪流中不断启航,探索自己的创新之路,阿诺医药就是其中一家。

阿诺医药(Adlai Nortye)改制成立于2016年,由拥有多次成功创业经验的路杨先生创立,致力于在全球领域开发差异化、创新性的肿瘤免疫治疗药物。据路杨先生介绍,“阿诺医药”的名字取自希伯来语“Adlai”和“Nortye”。“Adlai”是“God is just”的意思;“Nortye”(中文音译:诺泰)代表 “诺天下,泰人间”,指通过创新研发,诚信为本,泰福患者。“选择这一名字是因为,阿诺医药相信通过在肿瘤免疫治疗领域的不懈努力,可以‘将癌症变成一种非致命疾病乃至治愈’,而这也是阿诺医药的使命所在。”

为何聚焦肿瘤?路杨先生表示,过去二十年肿瘤学研究成果翻倍增长,肿瘤免疫治疗兴起。近年来以PD-1/L1抑制剂、CAR-T疗法为代表的免疫疗法陆续获批上市,让科学家们看到了未来将肿瘤变成慢性病乃至被治愈的可能,但这条征服癌症的路还很长。

经过四年发展,阿诺医药已经建立一支包括多款在研新药的具有差异化的产品管线,其中三款创新疗法已迈入临床。尤其今年以来阿诺医药取得的一系列里程碑进展,让大家看到了这家创新药开发公司的快速成长和发展。值此时机,药明康德内容团队专访了阿诺医药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路杨先生,请他分享在创新药时代下,阿诺医药如何走出自己的独特之旅。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首先祝贺贵公司完成C轮融资,在您看来,阿诺医药有哪些核心优势是资本最为看重的?

路杨先生:我认为,阿诺医药全球创新的战略视野和差异化的产品管线是吸引投资者的重要原因。公司成立之初就定位于做“全球新”肿瘤药物,面向全球市场,开发差异化、创新性的肿瘤免疫治疗药物。目前我们已组建了丰富的产品管线,包括3款临床阶段及多款临床前阶段的候选药物,涵盖了肿瘤免疫治疗中的多个关键节点。临床及临床前数据表明,它们与PD-1/L1抑制剂联用,能够调动免疫反应,有望提高肿瘤免疫疗法的应答率。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在您看来,当前肿瘤治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应对策略有哪些?

路杨先生:我认为目前肿瘤免疫治疗最大的挑战是患者响应率低。以PD-1/L1抑制剂、CAR-T等为代表的免疫疗法改变了很多癌症患者的生活,但不是每个患者都能从中受益,例如有很多癌症患者对PD-1抗体并无响应,或者在接受PD-1抗体治疗后会产生耐药性。

在我看来,提高肿瘤免疫应答率最直接的策略是联合用药。第一种思路是采用针对不同免疫检查点的抑制剂联合治疗,能有效解决耐药性问题;第二种思路是激活免疫反应,在免疫反应启动后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来增强 T 细胞的功能,将“冷肿瘤”转化为“热肿瘤”;第三种思路是,联合其它作用机制的免疫疗法,这也是阿诺医药目前正在做的事情,我们将其称为“C药”策略。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能否介绍下阿诺医药的“C”药策略具体指什么?它的潜力和优势有哪些?

路杨先生它的原理其实是肿瘤免疫治疗的鸡尾酒疗法(Cocktail Therapy),阿诺医药内部称它为“C药”。当前,肿瘤免疫治疗大体有两种策略:一是针对免疫T细胞上的免疫检查点,例如PD-1、CTLA-4等,通过抑制它们可以防止肿瘤发生免疫逃逸;二是针对T细胞,增强和激发机体的抗肿瘤免疫能力,加速清除肿瘤细胞。阿诺医药致力于开发的鸡尾酒疗法,融合了上述这两种思路,并引入其他免疫疗法进行联用,希望能够更大效率地治疗更多的实体瘤。

目前,尚无肿瘤免疫治疗的鸡尾酒疗法获批上市。“C药”是阿诺医药在肿瘤免疫领域的核心研发策略。如果研发成功,它将有望改变现在的肿瘤治疗格局。我们的畅想是,希望未来中早期肿瘤患者可以使用“C药”,以达到控制癌症并能通过长期服用“C药”来维持生存的目的。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C”药治疗策略开发面临的挑战有哪些?阿诺医药是如何解决的?

路杨先生:“C”药在开发上面临的挑战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在开发早期对“C”药组合的设计二是来自于临床开发阶段

对于“C”药的构想,我们几年前就开始酝酿,但选择什么样的靶点或是产品来形成“C”药组合尚在不断优化中。我们认为,“C”药里面的成分并不是简单地堆放在一起形成一个“形式”上的鸡尾酒组合,而是基于对肿瘤免疫理论不断深入地了解和对大量不同临床试验数据的解读提炼而来,它们相互间高度互补且具有协同作用,有望大幅提升肿瘤免疫效果。这就给我们的研发团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另一个挑战是——用怎样的临床开发策略快速上市,惠及肿瘤患者。对于临床策略的选择与创新将极大地考验我们的临床团队。因为,未来的临床试验将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两个或两个以上新药同时开发的情况,这种创新性的临床设计需要我们认真解读相关政策,并和药监机构保持不断地沟通。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目前的肿瘤治疗药物有很多,阿诺医药在研产品的差异化和治疗优势如何体现?

路杨先生:我们的领先产品AN2025是一款口服泛PI3K抑制剂,有望具有肿瘤免疫作用并用于治疗头颈部鳞癌及PIK3CA突变导致的实体瘤。在已完成的针对头颈部鳞癌的全球2期临床试验中,AN2025联合紫杉醇将患者的总生存期(OS)及无进展生存期(PFS)提升均超过2个月,其中患者的中位生存期高达10.4个月。这一显著优势意味着它有望成为晚期头颈部鳞癌的二线治疗用药。基于此,美国FDA已授予AN2025快速通道资格,并同意阿诺医药以ORR的期中分析结果提前进行新药上市申请(NDA)。此外,该药物在临床前研究中也展现出治疗对PD-1药物无应答或者对PD-1耐受的肿瘤的潜力

我们正开发的另一款产品——AN0025,是一种高活性、高选择性的口服E型前列腺受体4(EP4)拮抗剂。AN0025 联合放化疗标准疗法对高风险局部晚期直肠癌病人进行新辅助治疗的1b期临床研究发现,有近20%的患者无需手术治疗,有约16%的患者术后标本达到病理完全缓解。目前,越来越多的直肠癌病人要求尽量保留器官,AN0025联合放化疗标准疗法有望为部分直肠癌病人带来免手术的治疗方案,让病人在活得更长的同时生活得更好、更有尊严

与此同时,我们也在探索AN0025与PD-1抑制剂联合用药的效果。在临床前研究中,AN0025联合放疗、化疗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不同的恶性肿瘤中均显示出抗肿瘤活性。AN0025与默沙东PD-1抑制剂Keytruda联合用药正在欧美开展治疗多种局部晚期/转移性实体瘤的1b期临床。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目前,阿诺医药有3款在研产品迈入临床,能否分享下公司采取了什么策略来加速开发进程?

路杨先生:首先在产品的选择上,我们的重要标准之一是,希望能够满足临床需求的全球首创新药。然后在开发策略上,例如我们的三个临床阶段产品会先在欧洲和美国完成早期的药效验证,然后在3期临床时,引入或计划引入中国作为其中一个注册上市地进行开发。

此外,我们也通过与外部合作来加快产品研发进程。对于一家公司来说,与具有先进技术和丰富经验的CDMO合作可以极大缩短产品开发和实现商业化的时间、突破创新的天花板。例如,我们在开发EP4拮抗剂AN0025的过程中,就与药明康德子公司合全药业建立了合作。其制剂团队在短时间内就攻克了技术难题,成功实现了技术转移,并及时交付了临床样品,确保了项目顺利推进。他们的能力、经验和执行力也坚定了我们双方合作的信心,加速这款在研新药在全球的研发进程,早日造福病患。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请问在开展国际多中心临床中,主要面临哪些挑战?阿诺医药是如何解决的?

路杨先生:我认为,中国创新药企开展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面临的主要挑战还是全球临床的运营能力。阿诺医药从成立之初就定位全球市场,为此在美国成立研发及临床运营中心,我们的团队具备全球临床运营的能力。此外,我们还聘请了Lars Birgerson博士担任首席医学官,Lars博士拥有超过25年的全球药品临床开发及商业经验,他带领的北美临床运营团队成员大多拥有超过15年的全球临床开发经验。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作为一家创新药开发公司的CEO,您认为一家创新公司能够决胜于未来,主要取决于哪些因素?

路杨先生:对于创新药企业,我认为有三个因素非常重要:一是对未来科学发展趋势的预判,这决定了公司的研发领域和发展方向;二是在正确的赛道上不断追求极致创新,只有持之以恒地创新,才能开发出真正有利于患者的药物;三是要拥有行业平均水平之上的团队和效率,优秀的团队是公司发展的重要支柱和创新的基石,而效率是企业在同行业中脱颖而出的关键要素。

总而言之,我认为创新药研发企业,应该更多地回归行业本质——为人类创造有临床意义的创新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