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一生中,最重要的7个生理时
心脏病对女性威胁更大?
3个真实故事,给所有姑娘提了个
中老年人每天喝多少水就合适
美日两国癌症发病率比我国高

心脏病对女性威胁更大?

2020-11-22 12:41 主页 来源:未知
心脏病对女性威胁更大?

女性心脏病患者人数出人意料。据美国心脏协会称,心脏病、高血压和卒中等心血管疾病是女性的头号杀手,每年有50万美国女性因此丧命,这一数字超过了接下来的7个死因的死亡人数的总和。

此外,女性死于心脏病发作的可能性比男性高出15%。在第一次心脏病发作后的6年内,女性第2次心脏病发作的可能性是男性的两倍。

然而,在2000年美国心脏协会调查中,仅34%的女性正确地将心脏病确定为导致死亡的首要原因。

美国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市梅奥诊所的主任、心脏病专家、医学博士莎朗(Sharonne Hayes)称:“仅8%的女性将其视为自身最大的健康威胁”。“她们的思维有些不合逻辑。明明知道心脏病是一种重大疾病,但却认为自己会死于乳腺癌。”

2003年1月2月出版的《妇女健康问题》(Women's Health Issues)对204名女性心脏病患者进行了调查,揭示了妇女心脏健康和医疗保健相关的主要问题。

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市梅奥诊所的主任莎朗参与了报告的编写,该报告由美国妇女心脏病联合会资助。女性提出的问题主要有:

由心脏病引起的心理疾病;

未能诊断出心脏病;

医生态度相关问题;

对医疗保健的不满意,包括获取康复支持的巨大障碍。

莎朗表示,女性和健康护理专业人员对女性心脏健康的认识正在逐步提高,但仍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1、女性心脏病患者伴有心理障碍

一项调查的结果已经改变了莎朗的从业方式。有57%的女性表示她们因心脏病而患有抑郁、焦虑或两者都有,如此之高的比例出乎莎朗的意料。

“此次调查后,我们的女性心脏诊所请到了一位心理学家,这位心理学家能够在评估患者方面,以及让心脏病专家深入了解我们不擅长的精神疾病方面进行更大的整合。”

这种深入了解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仅14%的女性在心脏病发作后改变了生活方式。

莎朗说:“如果一个人意志消沉,就不太可能去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以防心脏病再次发作”。但是,了解这些以后有助于健康护理专业人员发现和治疗心脏病带来的心理健康问题。

凯茜(Kathy Kastan)在心脏搭桥手术后被诊断出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这种情况是焦虑的一种形式,由创伤事件或危及生命的事件引起)。

尽管她本人也是一名精神治疗医师,但这位44岁的妻子和母亲在手术后第2年才意识到这种病情的症状。

“在第一年的时候我一直感到不安,”她说。“经历这样的创伤时,人会变得麻木。”她将创伤与手术本身、护士带来的疼痛和羞辱感以及手术后持续的身体不适联系起来。“我克服了心理障碍,但这些经历会改变一个人的生活”。

2、如果症状不典型很容易被漏诊

许多患有心脏病的女性表示她们在早期阶段被误诊。在调查中,只有35%的女性和68%的医生将其症状与心脏问题联系起来。

然而,大多数接受调查的女性都有典型的心脏病症状,如胸痛、臂痛或压力,或呼吸短促等。有的人还出现头晕、恶心、疲劳和背痛的症状,不过这些症状不太常见。

凯茜开始出现呼吸短促时为41岁,她不吸烟,是一名运动员。她认为呼吸短促是由哮喘引起的,因为运动可能引起哮喘。

但情况不断恶化,在一次骑车时,她的症状加重了。凯茜的丈夫是一名医生,他说自己怀疑凯茜患上了心脏病,建议她去看一下心脏病专家。心脏病专家却认为她很健康。

很快,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她倒在了山上。她说:“这次我出现了典型的‘好莱坞型心脏病'发作症状,胸痛辐射状发散到我的下巴和手臂,我出现呼吸短促、皮肤苍白、恶心等症状”。她立即去看了另一位心脏病专家。“他说回家锻炼,然后观察会发生什么。我一开始跑步就又倒下了”。

最后,心脏病专家让她站在跑步机上并提高了运动水平。“接下来这位专家变得脸色苍白,他说我出现了动脉堵塞。”医生插入导管观察她的动脉,很快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凯茜说,跑步机行走测试并没有提高她的心率到出现堵塞的程度。

“莎朗博士和心脏协会正在鼓励医生(对患有疑似心脏病的女性)用心电图进行跑步机(负荷)试验或铊负荷试验”,她说。“这些比跑步机测试更有效,但没有任何试验能100%确定。确诊(心脏阻塞)的唯一方法是心导管术。”

莎朗表示,医疗服务提供者需要意识到心脏病是女性的头号杀手,并且能够意识到心脏病、心力衰竭和心律失常的性别差异。

她表示,“有女士在他们办公室里抱怨症状时……他们需要重新思考治疗方法”。女性和男性的评估需要区别对待。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3、医生态度可能与漏诊相关

医生的了解不足可能导致难以诊断女性心脏病。在调查中,58%的女性将医疗问题归咎于医生的态度和沟通方式。

凯茜说:“我的丈夫认为这与我的沟通方式有很大关系,但我认为女性向医生陈述时未被尊重”。“我以前每个月会去第2位心脏病专家那里3次。他让我站在跑步机上,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我和他说话的整个过程中,我感觉他根本就没有听我说或根本不相信我。感觉就好像我激怒了他”。

她说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也许他对年轻女性和心脏病有先入为主的观念。

她说:“我不知道这在多大程度上算是女权主义者的问题,还是因为他无法治好我而遇到了挫折”。

凯茜在搭桥手术后仍然感到不适。“朋友们开始怀疑问题是否存在于头部”,她说。她联系了WomenHeart寻求支持,并被要求前往女性心脏诊所。

她去拜访了莎朗。“她认真听我说,她可能会质疑我,但她总是站在我这边。她永远不会认为我是一个不能思考的人,也不会质疑我的感受”。

4、女性常由于治疗不足恢复更慢

人们可能不知道患有心脏病的女性无法像男性那样快速或完全恢复。在调查中,52%的女性对医疗服务不满,并且面临重大障碍,无法获得恢复所需的帮助和支持。

凯茜在接受心脏搭桥手术后,每次行走都伴随着胸痛。但她表示,她在去女性心脏诊所后一周内就开始康复。

一项研究表明,在第一次心脏病发作后6年内发生第2次心脏病发作的概率,女性为35%,而男性为18%。

“我们对此并不完全理解,但我们有理论支撑”,莎朗说。“我们知道,心脏病发作后,女性不会像男性一样进行积极的治疗。她们不太可能服用他汀类药物或ACE抑制剂或β受体阻滞剂,而这些药物可以降低第2次心脏病发作的风险。女性接受的血管成形术和心脏搭桥手术较少,甚至服用的阿司匹林也更少。”

这种差异是由于性别差异,还是由于女性受到的治疗不足而造成的呢?莎朗说,唯一能找到答案的方法是让医生“对待男女患者一视同仁”。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5、女性应重视自身的健康问题

凯茜在全国各地宣扬女性和心脏病,发现过去几年内医生的态度有所改善。她说:“他们更加了解女性和心脏病,而且不会轻易拒绝女性”。

她呼吁女性注意自己的身体,并加大在医疗保健上的花费。

莎朗表示,“越来越多的人们意识到了健康的重要性,然而人们是否采取行动则是另一回事”。

她希望女性知道自己死于心脏病的可能性大于其他任何事情。了解风险因素和症状并采取预防措施是非常重要的。

“改变生活方式真的大有裨益,例如改变饮食”,她强调。

“女性把她们没有时间当做借口,因为自己忙于工作和照顾家庭。在我看来,她们为自己做的任何事情,比如改变饮食或散步,其实都是在帮助她们的家人。你认为照顾好自己是自私的,但实际上你是在为自己家里的每个人照顾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