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够拯救中国的共享单车?
羊排这么做,补肾壮阳更有效果
为儿子下厨做手擀面补办生日庆生
孔雀城健康生活为美好而来
买猪肉时,应该选择“前腿肉”还

谁能够拯救中国的共享单车?

2019-05-13 19:23 主页 来源:未知
  谁能够拯救中国的共享单车?
 
  共享经济是过去两三年互联网创业最热的领域。三年过去,当初最热门的共享单车领域,许多公司在烧光投资人的钱之后,纷纷倒闭,剩下勉强维持的,依然看不到盈利的曙光。对于眼下来说,看不到盈利的曙光是事实.然而对于生活在边缘地区的学者苗洪来说,他认为,对于共享单车的最终命运,实际上我们谁也不能做最后的定义.这倒不是因为,在我们的城镇里,还有大量的群体会去消费共享单车,还有我们的各种不同级别的校园学生.对于他们来说,电动车,电平车无疑都是暂时远离他们的交通工具.他们有能够买一辆很不错电动车,电平车的经济能力,可是,学校内毕竟没有足够的空间及充电场地供他们维持拥有的秩序.我本人生活在边缘地带,对于一两公里的路程来说,共享单车的使用仍然是首选.但是,为什么它在经济学家那里却变得一无是处一文不值了呢?
 
 
   我们曾经会去工厂订做可以用手机遥控开锁的单车,平均成本大概几百块钱一台,做出来之后,拼命投放在各城市的大街小巷。投放的过程并不需要花钱,因为道路属于免费公共资源。最开始这种创新的出现让我们很高兴,我们再也不用买单车,也不用担心丢单车,仅仅花一块钱扫个码就可以把单车骑走,科技带来的进步简直让我们每个人都欢欣鼓舞。这么好的事情一定有很多人竞争。路上的车越来越多,到最后,整个地铁口都被单车堵死。公司之间竞争,最开始收一块钱,到不收钱,再变成骑车送钱。
 
  对于共享单车来说,全市场投放共享单车最多时可能有4000万台。我们的直觉是,真的太多了。北京每个地铁口、每个小区口都堆满共享单车,不仅堵住路口,堵住盲道,甚至堵住正常的人行道。问题来了,投放多少辆合适呢?谁来决定投放总数量?决定总数量以后,谁来决定分配?分配的数额也很难算准,北京平均每2000万人通勤,是不是50个人一台单车就够了?怎么知道这50台车放在哪是合适的?这些依然没人清楚。
 
  不光是中国的城市管理者,全世界的管理者都想搞清楚,自己的城市要放多少合适?每个人都想既让想用车的人有车可用,每辆车利用率高,又不至于造成城市景观的破坏,更不要造成拥堵,也不要造成浪费。但是这个理想的乌托邦是很难通过计算和经验获得的,那谁来决定?中国通常就是领导一决定拍脑袋就决定了,比如说北京共享单车的存量已经有50万台了,感觉过多,今年年底必须要把总量控制到40万台。决定下达之后,再具体细化执行下去,不准再做新投放,损坏也不准补充等等,跟我们其他领域的管理方式如出一辙。国外因为是纯市场经济,没有人能拍这个脑袋。
 
  最近,易道用车创始人、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周航在人文经济讲座上,分析了这个现象背后的经济学逻辑。原子智库获得授权独家发布。演讲最后,周航抛出了自己的困惑。现场的清华大学社科学院经济学研究所副所长王勇、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张维迎教授做了点评解答。关于共享单车,他们提出了以下几种可行的治理方法。
 
   一种是总量拍卖值,比如今年准备先投放5000辆,各家公司投标,给市政交一定费用——毕竟道路作为公共资源,不等于可以免费占用。国外有这样的模式,但依然没有解决总量多少的问题。5000也好,1万也好,也都是拍脑袋决定的。还有一种方法,不控制总量,但每个准入都交钱。一家公司到某一城市投放1000台车,平均一台车100块美金。公司先给市政交10万块钱,市政才允许投放这么多辆车。如果说公司野心很大,想快速地占领这个市场,一次投下10万台车,也可以,但先交1000万块钱,一年有效期,随着竞争环境变化再重新定价。
 
   为什么在中国做生意总是争先恐后,为什么中国的特点是过度投放?我觉得,大家应该要理解创业者的思考方式。不是说创业者不理性,也不是说资本贪婪,而是因为中国没有法。我们都知道,一定要在没有法规明确之前,尽可能形成事实。对于共享单车,三方只有一个半赢:消费者不管只花一块钱骑车,还是免费骑车,甚至能挣红包,某种程度上都是赢的。政府算半个赢家,最开始高兴一小会儿,很快就因为道路公共资源被过度占用变头疼,于是禁止运营商随意投放,否则重罚。这就是一个半的赢家。
 
   先入者利益是最大的,创业者一定要在闸门关闭之前,使自己投放到市场的总量最大化。因为大家都要出这个门,必然会发生踩踏事件一样。资本也是聪明的,都知道如果快点出资造车然后投放,反而成了一种门槛。所以中国很多所谓的疯狂现象,本质上的问题可能都来源于制度上。共享单车在占用公共资源的一些新形态的服务上,最好的治理模式是什么呢?我到今天也没有个明确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