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戏下乡惠民生 百姓生活更幸福
电视剧《她们创业的那些事儿》:
马清运:建筑是感性生活的理性投
新书聚焦自闭症:开启沟通之门,
1200家签约门店联动线上线下,京

电视剧《她们创业的那些事儿》:从创业到创造

2021-04-07 17:51 主页 来源:网络整理

  单亲妈妈想要打拼出一番事业,的确有更多困难需要应对,比如对孩子是否会造成影响,就在公冶小茑的考量当中。而在剧里,对于单亲母亲的阐述不仅限于公冶小茑,枫姐也是独自一人抚养孩子,且孩子从小患有自闭症。枫姐一边要照料自闭的小孩,一边要在生活中拼搏赚钱,单亲妈妈的辛酸借由该剧,呈现在了更多观众的面前,同时这样的少数群体也自然得到观众的关注。

  夏芷的人生同样波折,之前作为一名普通职员在公司中遭到打压和职场骚扰。她所承受的工作环境和上下级关系上的压力,成为遭遇过职场欺凌者十分真实的写照。该剧由创作过《我们与恶的距离》的金钟编剧吕莳媛执笔,在刻画现实层面的故事发展线上用具象和真实的笔触,描绘出女性面对生活困境时展现出来的精神力量,让观众不产生抽离感的同时得到积极励志的启发和思考。夏芷在洗手间猛烈回击企图欺负自己的领导,然后离开公司与公冶小茑一起创立了旨在传递美好的Little Bird。

  夏芷的家庭也充满矛盾,李立群饰演的夏语天和蓝心湄饰演的郝晴朗作为剧中夏芷的父母,同样有着生活中许多人家庭里存在的情况。父亲与母亲的个性差异和他们的剧中名字形成比喻,夏语天就是“下雨天”,郝晴朗对应“好晴朗”,雨天和晴朗实难两存,二人已经没有事实婚姻。不过在围绕夏芷的事业问题上,二人有着对女儿不同角度的支持,夏语天亲力亲为在Little Bird 2号店里忙碌,蓝心湄用影视人脉将Little Bird 2号店作为拍摄场地,借由影视剧播出为店面作曝光宣传。

  《她们创业的那些事儿》由浅至深地从女性的视野缓慢切入,以生活为基调,在故事层面拓展容积和层次感,在情节走向和人物发展中着力于对美好生活的求索,力图与观众发生更多正面能量的化学反应。在故事结构里,编剧没有狗血似的做加法,而是在主角与家人间的关联部分做了轻描淡写的处理。《她们创业的那些事儿》没有回避人与家庭间时常存在的不完满,在聚焦亲情氛围时选择由宏大向微观进行表达,在镜头下呈现出与观众形成共鸣的温情底色,用生活化的方式为当代人宣扬出积极正面的价值导向。主人公在剧中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成长,坚韧且勇敢地将自己向着理想中的样子靠拢,战胜生活中困难的同时,也让更多同样的弱势群体被观众看见和关注。

  公冶小茑的父母创办了一家餐具公司,但她不满父亲为其规划人生,出走并说服夏芷一起创业。然而创业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公冶小茑被他人捏造出公司负面新闻,甚至被人嘲笑她的人生从父亲,到前夫,再到现任男友,是一直倚靠着这些男人才每次成功突破困境,这一切都像在公冶小茑的心里扎下一刀。因为靠自己闯出一番天地而不屈服于依靠他人,才是她真正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随后公冶小茑更被他人曝出她有过婚史且育有一女,原本一直选择隐婚的她突然面对起来自社会的各种非议,身为母亲为了保护女儿不受影响,她犹豫着是否关掉公司。

  最后加入Little Bird的是林美季。林美季活泼张扬,穿着大胆前卫内心柔软善良。遇到公司被邻居莫名投诉时,所有人都没有办法解决,林美季却将问题第一时间化解。虽穿衣风格前卫,也展现出过人的情商和做事原则。她的故事似乎是在告诉大家,不要以貌取人,敢于展现美的女性也可以是能力出众的强有力担当。夏芷、公冶小茑、林美季三人,从各自的故事线一路层层展开,成立公司欲为大众传递美好感受,也向观众传递着击败困难的勇气和向美好生活坚定前行的力量。

  《她们创业的那些事儿》这部剧并未将全部情节浇筑在创业上面,这也是该剧一大特点,它在故事架构中双管齐下,展露出创业故事的同时也描摹出亲情、家人的视角。在公冶小茑被曝出离异且育有一女之后,她与父亲的争吵一幕也浮现出来。数年前在她诞下女儿以后深受产后抑郁症的折磨,加上家人的不理解,公冶小茑的身心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她渴望回到生活的正规上,期望实现个人价值。

  近年,有关职场、创业类型的电视剧在荧幕上出现不少,但大多围绕职场生态,以讲述晋升、商业战场、击败竞争对手等内容为故事核心。由恩乔依影视发行的《她们创业的那些事儿》,同为创业都市题材,在表达创业故事的同时,也将视野聚焦在群体平等、职场霸凌、恶性竞争、单亲家庭、产后抑郁等社会性课题上,显得十分“接地气”。整体故事从陈意涵饰演的夏芷、林心如饰演的公冶小茑、简嫚书饰演的林美季,三名女性联手创业展开。剧中的三位女主,在面对不同困难时所展露出不屈挠不认输的精神鼓舞着追剧的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