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让山东大妈们火起来了
日韩WTO“吵架”,美国为何凑热闹
这8家餐厅上了市场监管总局黑榜
高品质生活推动消费增长
你受的苦,值得拥有好的生活

日韩WTO“吵架”,美国为何凑热闹?

2019-05-29 19:13 主页 来源:未知

日韩WTO“吵架”,美国为何凑热闹?


誓言要在六月大阪二十国(G20)峰会期间推动世贸组织(WTO)改革的日本,罕见地公开批评了WTO争端解决机制下的上诉机构。

这是发生在当地时间28日WTO日内瓦总部的一幕:由于不满WTO上诉机构此前在“日本针对韩国限制进口渔业产品和某些额外食品检测要求案件”(下称“DS495”案)中翻转一审专家组判决,在二审中允许韩国禁止进口日本福岛等八县水产品,日本在当天召开的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发表了长篇声明,批评上诉机构撤销了早先的专家组裁决,且首次公开批评上诉机构存在“越权”问题。

一位日内瓦贸易官员称,对此韩国反击表示,日本的持续抗议活动对整个(WTO)系统造成了伤害。韩国表示,WTO成员不应容忍这种分歧的持续表达,特别是在与WTO体制改革的讨论相关时。

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在此次会议上,此前一直指责上诉机构存在司法越界问题的美国选择发言力挺日本,并指出美方同日方一样对上诉机构的“越权”问题表示担忧,美方并在随后的上诉机构甄选法官候选人讨论时再次指责上诉机构存在诸多问题,并阻碍上诉机构开启法官候选人甄选程序。

WTO改判引安倍震怒

在28日的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韩国表示,目前计划实施WTO对 “DS495”案的裁决,估计需要一周时间才能重新公布相关措施以完成实施。

韩国在2011年3月东日本大地震和福岛核事故后曾禁止进口福岛附近8个县出产的28种海鲜。

2015年5月日本向WTO发起申诉,指责韩国的做法违反WTO原则,不过彼时令韩方感到“不解”的是,在福岛核泄漏事件发生后,欧盟等50多个WTO成员方都曾出台针对福岛产品的限制,但日本在WTO只告了韩国。

随后,WTO专家组在一审中判韩国的限制进口行为属于限制性贸易,因为日本福岛海鲜的铯辐射检测已经合格,但该案在上诉机构的二审环节中出现了逆转,4月11日,上诉机构终裁韩国禁止进口日本福岛附近产海鲜的行为不违规。

日方在公开声明中表示对此“深感遗憾”,而据日媒引述日本外务省官员的话称,二审判决出台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面对该结果,罕见震怒。在本月16日的自民党相关会议上,日本外务省相关官员也在自我检讨,表示在诉讼中出现了一些缺陷,譬如一审后骄傲过度,且在随后的上诉中过度依赖专家和律师等。

本报记者拿到了日方在此次会议上的全部发言记录,可以看到日方着重强调韩方的诉求有问题,因为韩方在DS496案赢得法律上胜利的同时,还试图翻转专家组对于日本食物产品安全的“事实调查结果(factual findings)”,日方认为,这种举动是没有任何基础支撑的。

本报记者从日本外务省一位官员处得到的观点也同上述发言记录类似,即日方认为,虽然WTO上诉机构在法律和程序方面做出了裁定,但是并没有否认在科学方面的调查结果,即专家组赞同前述产品是安全的。

日方还在发言中指出,考虑到WTO专家组调查已经证明日方产品不存在安全问题,日方敦促那些仍对日方相关产品实施禁止进口措施的成员方能够尽快解除这些措施。

输掉了就吵闹

本报记者还了解到,日方在发言中强调的第二点即为WTO争端解决机制下上诉机构司法越界问题,并严厉地批评了上诉机构的裁决。

日方指出,上诉机构以技术理由撤销专家组的判决,除了显示上诉机构误解了机构的权力外,没有任何其他意义了。

日方表示,上诉机构干扰了专家组的调查结果并批评专家组,仅仅是因为专家组没有完全按照上诉机构希望专家组去分析或确定问题的方式去操作。而上诉机构将自己置于专家组的角度,并将其首选的分析方法替换了专家组的方式。

日方指出,这也是日本所看到的,上诉机构越权的一个方面,并希望上诉机构能纠正这种行为。

对日方的观点,韩方以犀利的批评进行反击。并指出,日本的持续抗议活动对整个系统造成了伤害。与日本方面说法相反的是,上诉机构正确地根据其授权发表了调查结果。

韩方指出,日方败诉,却试图指责上诉机构,日方通过一项具体裁决企图破坏该体系(WTO)的完整性和尊严,破坏了国际社会长期以来通过WTO所维持的秩序。

韩方呼吁,各成员方不应容忍这种分歧的持续表达,特别是在与WTO体制改革的讨论相关时。

与案情并无直接相关的美方也进行发言,美方代表称美方也同日本一样担忧上诉机构的越权问题。

实际上,正是美方在批评上诉机构时,首次提出了“越权”等问题。此前WTO前总干事拉米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在谈到此问题时指出:“美方在说有些法官在某些方面过度解读了WTO的法条时,也许是有道理的。但当他们赢下官司的时候他们从来不做这样的姿态,他们只有在输掉官司的时候才这样说。”

拉米指出,这还挺奇怪的,因为毕竟如果他们指控的是真的,那么无论美国输赢都应该存在这样的事实。现在他们只有在他们输掉的时候才举报,所以这就引发了对他们可信度的怀疑。

如前所述,此次美国再次阻碍上诉机构开启法官候选人甄选程序,并在发言中指出,上诉机构仍存在越权,无视案件截至日期以及上诉机构成员在任期届满后也有判案权等问题。

拉米对此则指出,美国把上诉机构当成了要挟人质的这种方式,是不正确的。不应该为这些要挟者提供便利。“我们必须抵制这个,并显示出一些韧性。”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