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防止二次迫害搬离县城
因为父母没钱,男子竟然选择不上
“老破小”房源不是他们的菜
父女关系再亲密,也不能碰这3个
被拐卖的外籍妇女解救后怎么安置

为了防止二次迫害搬离县城

2019-06-22 09:19 主页 来源:未知

为了防止二次迫害搬离县城 


6月20日晚,湖南新晃警方通报了备受关注的“操场埋尸案”。通报称,2019年4月中旬,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查获杜某涉黑涉恶团伙。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对杜某相关案件线索进行梳理,杜某交代其于2003年1月将邓某杀害,埋尸于新晃某中学操场内。

6月20日0时许,警方在新晃某中学操场内挖出一具尸骸。目前,该尸骸已送上级公安机关做司法鉴定,以确认死者身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6月20日凌晨,警方在湖南某中学业操场挖出一具尸骸。

━━━━━

中学操场挖出一具尸骸

网传视频显示,多人在附近的楼顶上,向几百米外的学校操场塑料跑道上看去,在那里,挖掘机挖出一个深约4米的坑洞,多名警察在忙碌着。一名黑衣男子抱着某物体走出,将其放在地上,附近还有两名着蓝色制服的警察,对着另一球状物体按着相机快门。

视频附言称,湖南怀化新晃某中学操场挖出一具尸骸。这段视频很快就获得了高点击量。

不久后有消息称,该尸骸系该校失踪16年的后勤人员邓世平。

6月20日晚,新晃警方通报称,2019年4月中旬,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查获杜某涉黑涉恶团伙。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对杜某相关案件线索进行梳理,杜某交代其于2003年1月将邓某杀害,埋尸于新晃某中学操场内。

6月20日0时许,警方在此挖出一具尸骸,并送司法鉴定,确认死者身份。

在司法鉴定结果公布前,该具遗骸是否为邓世平还无法确认。警方将这一情况告知了邓世平之子邓蓝冰。据邓蓝冰介绍,2003年,曾任学校后勤保障部门职工的父亲邓世平失踪,当时正负责学校操场的修整工作。邓世平失踪3天后,邓蓝冰一家报案。

━━━━━

涉事学校时任校长已被控制

记者注意到,新晃警方通报案情时,曾提到“今年4月中旬,查获杜某涉黑涉恶团伙”。

记者进一步查阅发现,今年4月18日,新晃警方发布通告称,近日,该局经过缜密侦查,成功打掉杜少平犯罪团伙,抓获杜少平等7名犯罪嫌疑人。为依法打击犯罪,欢迎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检举揭发该团伙违法犯罪线索。同时,正告该犯罪团伙其他成员认清形势,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警方通报称,杜少平,男,1962年4月7日出生,户籍地为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晃州镇太阳坪路35号。

邓蓝冰称,警方在行动中抓获的杜某,正是杜少平,也是他们长期怀疑的对象。

6月20日,记者从新晃警方获悉,涉事学校时任校长黄某某等10余人已被采取强制措施,黄某某与杜少平系亲属关系。涉事学校官网显示,1988年至2005年,黄某某曾担任该校副校长、校长、党总支书记。

━━━━━

追访

嫌犯开过休闲中心 还曾投资过面馆

据媒体报道,杜少平系新晃县“名人”,发迹早,涉足休闲娱乐、客运等各个行业。

记者查询发现,杜少平在2011年与他人合作成立“新晃县夜郎谷休闲中心”,注册资本0.002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为歌舞娱乐服务、预包装食品、散装食品,状态为存续。在2005年成立、现已注销的另有一家名为“新晃县夜郎谷休闲广场”,注册地址同在“解放路”,当时的法定代表人中还没有杜少平的名字。

曾在新晃县夜郎谷休闲中心工作的王莽(化名)告诉记者,杜少平投资的生意一般都是请人来做,本人少有参与。今年4月前后,杜少平“出事后”,“夜郎谷休闲中心”随即被查封。

天眼查信息显示,杜少平名下还有一家“新晃县刘姐粉馆”,显示注册资本为0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为“小吃服务,自制饮品制售”。但据杜少平前员工王莽透露,这家面馆只做了一年,杜少平就转给了别人。

昨日下午,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夜郎谷休闲中心”门外交叉贴有一对白色封条,门上还有一张新晃县工业品贸易中心办公室贴的“催款通知”。

通知上说,“杜少平,请您于4月30日前向我公司缴纳2019年度全年的房屋租金,逾期,将解除与您签订的《门面租赁合同》,收回租赁房屋,并追究您的违约责任。”

另据媒体报道,曾在新晃县工作过的新晃籍官员介绍称,杜少平是个“恶”人,招募了一群“小弟”,只要能挣钱,高利贷、涉黄都敢搞。

━━━━━

对话 

邓蓝冰(疑被害人邓世平之子)

▲邓蓝冰接受记者采访。 

“父亲曾揭露过嫌犯豆腐渣工程”

6月20日、21日,记者多次采访邓蓝冰。他表示,当时父亲在涉事学校负责工程质量,与校长的亲戚,即包工头杜少平闹过矛盾。

目前,警方已经提取了邓蓝冰的血样,与操场挖出的遗骸进行DNA对比,对比结果暂未出来。

“父亲失踪那年,我15岁”

记者:你父亲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邓蓝冰:2003年1月22日,距离大年三十还有8天。

邓蓝冰:那一年我刚刚15岁,学校操场正在建设。父亲53岁,负责学校的工程质量监督,失踪前并没有异常表现。

失踪那天上午8点,他和往常一样去学校的操场工地工作,身上只有200多块钱,此后便没有任何音讯。我不相信父亲会主动离开我们,他从来不会夜不归宿,最长一次出差是到黑龙江两个月为学校采购。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寻找你父亲的?

邓蓝冰:父亲失踪当天我没有从学校门口等到父亲出来,失踪第二天,我和母亲到学校工地、亲友家寻找,经过两天寻找均未找到。

记者当时有想到失踪原因吗?

邓蓝冰:此前父亲得罪过时任校长黄某某的亲戚杜少平,当时杜少平是承接操场建设的包工头。当时猜测,父亲失踪与他反映学校操场工程问题有关。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种猜测?

邓蓝冰:学校工程质量均需父亲签字把关。当时400米跑道工程,原招标合同为80万,合同签订后,包工头和校长私自更改合同,工程还没有完工就已付工程款140多万元。父亲向领导提出异议,引起杜少平的不满。后面验收发现工程豆腐渣,父亲拒绝签字,又让杜少平不满。

记者:当时想到了父亲被埋在操场下面?

邓蓝冰:当时是听学校周边居民说,此前一直没有动工的挖掘机于1月22日(邓世平失踪那天)晚上突然动工,觉得有点异常。事后也想到自己父亲遭遇迫害后被埋在操场下面,但经济条件根本不允许我找挖掘机到学校操场开挖。

记者:这16年你和家人是怎么生活的?

这16年间,我和家人也一直想尽各种办法寻找父亲。如果父亲遭到迫害,希望将迫害我父亲的凶手绳之以法,接受法律制裁,还他一个公道。

━━━━━

2003年1月22日,湖南怀化新晃某中学管基建的职工邓世平,像往常一样到工地上班,身上仅有人民币两百元,但中午、下午均未回家吃饭,晚上也未回家睡觉。家人寻人未果,遂报案。但16年来,此案一直没有告破。

今年6月,新晃某中学操场内挖出一具尸骸,或许即将揭开邓世平的失踪之谜。

今年4月中旬,新晃警方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查获杜某涉黑涉恶团伙,杜某交代其于2003年1月将邓某杀害,埋尸于新晃某中学操场内。

邓世平是怎么失踪的?操场内挖出的尸体,是不是邓世平的?目前这一案件还在侦查中,尸骸已经报送公安机关作司法鉴定,相信答案很快就会揭晓。或许,每个关注此案的人,心中都有了一个答案。

一起绵延十六年而未决的案件,其中还可能夹杂“操场埋尸”的细节,让人细思恐极。更让人不解的是,这样的一个疑点重重的案件,为什么等了十六年,还没有一个结果?

“操场埋尸”,这不是今日才出现的情节。早在邓世平2003年失踪之初,他的家人就提出了这种可能性。

根据记者获得的一份经邓世平家属证实的举报材料显示:邓世平2003年1月22日失踪前,工地上有一个多月没有推土,但偏偏在1月23号推土机在工地上推了二十多分钟的土,被推土机推过的地方有两个坑,家属怀疑这其中就是掩埋邓世平的地方。

也就是说,从邓世平失踪开始,其家人就怀疑邓世平被埋在了操场底下。但家属称,当地警方只是备案,没有立案,从此,邓世平就一直按失踪人口处理了。

邓世平儿子说,“此后,我们曾到学校、当地公安机关、检察院等单位多次询问,都没有获得父亲的消息。”“我们经历了一次次希望和失望,父亲的失踪,似乎已经变成了一桩陈年旧案,正被世人遗忘。”

可以想象邓世平家人的绝望,他们几乎就要把自己变成福尔摩斯,想到了邓世平失踪案的种种可能性,但是,十六年来,他们从未等到那个答案。

是谁把他们变成了福尔摩斯?

这里不得不提邓世平失踪的原因。邓世平的弟弟邓先生告诉记者,哥哥是管工地质量检测的,因学校工程质量问题,提了一些意见,且不愿签字,影响施工方挣钱,后来哥哥就失踪了。

而记者给出了更明确的指向:当地民众称,2003年,校长黄炳松外甥杜少平承包学校跑道工程,但偷工减料、虚报工程款。邓某(邓世平)不肯签字,后被校长外甥打死埋尸操场。这个校长外甥,正是今日被查涉黑的杜某。

当地民众的说法其实表明,邓世平被杜某打死并埋尸操场的猜测,在当地民间可能已经形成了某种共识。这也与邓世平家人的看法一致。但是,十六年来,这从未从猜测层面变成事实。

根据邓世平儿子的举报材料,2003年,当地检察官对邓世平的母亲说,“黄炳松担任了10多年校长,社会交际非常广,与许多官员包括我们检察长的关系都相当好。我们不敢帮你,你在新晃县可能找不到证据。”

举报材料还显示,黄炳松的爱人当时担任县政协办公室主任,堂兄弟是县政法委副书记,黄炳松爱人的弟弟任职于怀化市经委,黄炳松在当地有一张极为强大的关系网。

举报材料所述是否属实,需要当地警方的甄别认定,但从十几年前当地警察调查此案不了了之,案件最终沦为一桩陈年旧案来看,或许这样的说法,提供了一些指向。当地警方不妨沿着这些线索,顺藤摸瓜,找出真相。

案件已经过去了十六年,那段尘封的悲剧可能就要有了答案。但这个家庭的悲剧依然是具体可感的。邓世平儿子说,“我们全家人一直都在盼望,有那么一天,他风尘仆仆地推门而入,说一声:我回来了!”我们也抱如此的期望。

这事关一个家庭的正义,也事关世道人心不被蒙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