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区官场发生的震动
从大学生到社会人,领导力培养不
稔村镇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被捣毁
“夜经济”来了,夜生活更丰富了
深夜乍浦路桥一公交车撞上电瓶车

呼兰区官场发生的震动

2019-08-08 14:43 主页 来源:未知
呼兰区官场发生的震动

  今天(8月8日)有媒体报道说,6月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进驻黑龙江后,呼兰区官场发生的震动震撼了公众。报道称,在扫黑督导组进驻黑龙江仅仅5天,即6月10日,呼兰区始有官员被查;至7月2日,因为涉嫌为“黑社会”充当保护伞,呼兰区已经有14名官员被查。令人震撼之处在于,这些被查的官员从区委书记到区长、政协主席,还有呼兰区国土、环保、税务、城管、住建、街道办等部门的一把手,几乎囊括了呼兰区主要党政部门。

  上述报道统计,截至8月2日,呼兰区共查处“保护伞案件”11起,涉及51人,处分25人,开除党籍公职 1人,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2人,开除党籍建议解除劳动合同1人,留党察看4人,撤销党内职务6人,拟并案处理88人……涉黑至此,仅仅用保护伞一词恐怕已不能说明这些官员的行为性质。从报道看,这些官员与当地黑社会沆瀣一气,将利益捆绑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为利而厮杀,又为利而妥协,黑社会成了官员实现政治目的和经济目标的打手和工具,官员也由此与黑社会难解难分,一体两面。呼兰区官场的这幅图景,放在反腐行动开展几年之后的背景下,尤显惊心。

  呼兰区涉黑涉恶的“四大家族”垄断了“大到交通运输、房地产开发,小到菜市场、殡葬业”,这些行业中有许多是属于政府所应提供的公共产品,还有一些是政府应该主动避免染指的竞争性产品。将公共产品的提供者由政府变身为私人,就使这个产品在因公共服务性质而从公共财政汲取补贴的同时,又可以在运营中赚钱盈利。而政府应该避免染指、以保证官员清廉的一些行业参杂进政府及其官员的利益,不仅会扰乱市场秩序,也必将市场和官场变成腐败的渊薮。

  一个被官员撑伞同时又亲自上下其手,黑社会横行的社会是什么样子,看看呼兰在扫黑前的现状可知。由检察机关已经提诉的案件可知,黑社会在呼兰区的行为已经呈常态化。有黑社会组织是经营客车运输和收各种保护费起家;呼兰的大小采沙场、各个饭店都要给黑社会缴纳保护费,甚至大到一些民企,小到小商小贩,都在黑社会的“保护”范围。更有甚者,当地黑社会的一个敛财方式是“逼人赌博”,对象是一些有经济实力的民企老板,有黑社会成员“传说曾经一场局,‘赢’过一台上百万的进口车”……这样的社会环境,当地的经济发展如何,不问可知。

  更加令人瞠目的是,黑社会甚至成了当地官员用来进行“社会治理”的工具。上述报道援引呼兰区一名官员的话称,“过去呼兰收不上暖气费的情况很严重,区里甚至要求各单位的干部划片上门收取暖气费。但自从供热行业被黑恶团伙垄断后,收不上暖气费的情况就不存在了,在房地产项目开发拆迁时也是如此,‘他们确实给区里的相关工作提供过帮助’”。不仅如此,呼兰区城管局还将老城部分保洁工作交给当地黑社会控制的亿兴保洁公司,呼兰区官员还批准用财政资金购买10台清雪车辆无偿借给亿兴公司使用。荒唐的是,在哈尔滨市政府下文规定,由财政拨款为事业单位人员缴纳工伤保险,提高环卫工工资标准,并明确该政策不惠及市场化公司之后,呼兰区城管局竟然由区财政为黑社会控制公司员工上缴保险,并拨款提高其员工工资,区财政竟然为此先后支出了约150万元。

  呼兰区官场的乱象,其所提问者岂止社会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