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制度是全社会关注的最大课
9岁男童患重病住院父母消失
养老金制度或引发社会分化
中国企业年度社会责任贡献奖
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示范城”

养老金制度是全社会关注的最大课题

2019-09-05 13:59 主页 来源:未知
养老金制度是全社会关注的最大课题

在少子老龄化的日本,养老金制度是全社会关注的最大课题,甚至影响到了日本的政治选举。今年7月份,日本公布了5年一次的财政研究报告,但由于7月底面临参议院改选,这份研究报告被拖到最近才终于亮相,结论是未来30年日本国民领取的养老金将持续减少。
 
厚生劳动省近日公布的这份关于养老金财政研究报告显示,到2047年,日本标准家庭养老金领取标准须从2019年占到社会平均工资的61.7%下调至50.8%,养老金财政才能维持运转,同时实现日本朝野各党商定的养老金收入不低于社会平均工资50%这一目标,这意味着养老金将被削减两成。
 
 
养老形势愈加严峻
 
依据政府有关法令,厚生劳动省社会保障审议会每5年发表一次研究报告,并根据经济发展趋势、人口结构变化、财政承担能力等情况提出中长期养老金政策目标。如果预测到未来5年内养老金标准低于50%,该审议会有义务向政府提出增加财源或调整支付年龄等政策建议。
 
日本公共养老金分为两种:“国民年金”(基础养老金)和“厚生年金”(职业养老金)。基础养老金无论就职与否,全民参保全民享受,家庭主妇也随丈夫一起参保。职业养老金则是企业雇员根据有关法律通过公司集体加入,保费由个人和企业分别承担一半。此外,自营业者或财力充足的家庭,还可加入各种商业养老保险。
 
而日本养老金的财源主要来自于保费、养老基金和国家财政支付。近年来,由于人口下降,保费收入开始减少。在国家财政支付方面,二战后出生的婴儿潮一代纷纷进入退休年龄,加之老年人寿命延长,使国家财政中养老金负担越来越重。近几年,国家养老金支出已占财政支出近三分之一。因此,日本养老金制度有必要重新规划和调整。
 
社会分化可能加大
 
2012年,日本朝野主要政党达成协议,国会通过“年金法修正案”,对公共养老金实行宏观经济调控方式,即在扩大养老金财源的同时,逐步削减养老金发放标准,以实现养老金财政的“百年稳定发展”。同时,规定养老金不得低于社会平均工资的50%。
 
时下,日本新的退休年龄为65岁。据社保审议会测算,2019年达到65岁、连续缴费40年、丈夫在企业就职、妻子为家庭妇女的标准家庭,养老金领取标准相当于社会平均工资的61.7%。
 
社保审议会还根据经济形势好、中、差三种情况,分别预测30年后的养老金收入,如果实质经济增长率平均保持0.9%,那么其养老金收入就能达到社会平均工资的51.9%;如果经济平均增长率为0.4%,则养老金收入能达到50.8%;如果经济形势持续0.5%的负增长,则到2043年养老金收入就降至50%。
 
但无论上述何种情形,30年后养老金均将减少20%。如果经济形势继续恶化,养老金则难以达到政府承诺标准,最终可能只有36%至38%。同理,此种情况下国民经济和国家财政都将陷入极大困境。
 
而且维持上述养老金制度,将给日本社会带来较严重的两极分化。一是不同社会阶层的差别。主要是私营业主、自由职业者与公司职员的差距。厚生年金由于由企业承担、国家财政补贴,财力稳健,30年后其降幅仅为1个百分点。但基础养老金下降幅度达10个百分点以上,意味着私营业者、自由职业者老年生活将更加困难。二是不同年龄段的差别,同样交付40年养老保险,现在65岁人员养老金标准为61.7%,目前50岁人员退休后养老金标准只有56.6%,现在30岁人员的享受标准则只有50.8%。这种情况不仅将造成社会不公,而且会严重打击年轻人参保的积极性。
 
制度改革迫在眉睫
 
面对这一形势,有关智囊机构提出了诸多政策建议,包括扩大厚生年金的参保人员,减少有关阶层间的不公平;继续延迟退休年龄,缩短养老金领取年限;鼓励身体好、有财力的老人延迟养老金领取时间,并以提高领取比例为奖励。
 
据2017年最新统计,日本人平均寿命男性为81.09岁,女性为87.26岁。但是,健康寿命却仅为男性72.14岁,女性74.79岁。这意味着将来每个人健康阶段必须一直工作,卧床之后才能领取养老金。这恐怕是日本人不愿看到又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与北欧等高福利国家相比,日本的政策目标是中等负担、中等福利。可是,多年来社保制度改革一拖再拖,终于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与日本的长期财政赤字一样,其社保制度改革也到了关键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