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社会治理 上城一直在行动
深度老龄社会加速到来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应有之义
杀害女童13岁凶手被收容3年
让教师成为最受尊重的职业

基层社会治理 上城一直在行动

2019-10-28 18:07 主页 来源:未知
基层社会治理 上城一直在行动

“基层治理谁来做、做什么、怎么做?”地处杭州市中心的上城区,是浙江省区域面积最小、人口密度最大、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城区,曾率先遭遇基层治理之困。多年前,上城区就先行先试,强化党建引领,不断求解基层治理之策,特别在执法力量下沉、网格服务下行、协同机制下移等方面作了大量积极探索,构建起一套行之有效的中心城区基层社会治理运行机制,为基层建设探索出了科学详尽的“上城攻略”。

居民群众多元化的需求更多更便捷地得到满足、基层队伍为民服务的能力跃升新台阶、智慧应用平台让社会治理进入“智能时代”……在如火如荼的基层社会治理实践中,一系列政策举措在上城落地生根,基层种种变化让人振奋。

上城在基层社会治理上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也取得切实成效--该区社区治理案例曾荣获中国社会治理创新奖“优胜奖”、去年以高分通过“第三批全国治理和服务创新试验区”验收,同时在2018年度全省平安县(市、区)考核中位列全省第十、全市第三,连续十四年被省委省政府授予“平安区”称号。

整合审批职能 推进审批项目下放

在上城区紫阳街道凤凰社区党群服务中心门口,市民薛女士站在24小时办事服务综合自助机前,身份证轻轻一刷,经过人脸识别后,进入了业务办理页面。不到半分钟,她就打印出自己的参保信息。“以前拉这种证明,要去街道排队,人多时得半小时,常常会耽误工作。”

去年6月,上城区24小时办事服务综合自助机分别在该区行政服务中心和6个街道的便民服务中心自助服务区“安营扎寨”,上线事项共计195项,涉及社保、公积金等多个部门。这是上城实现“就近办”的迭代升级--原来,上城将区行政服务中心的“定点”办事服务事项,逐步下放至街道、社区办理,目前已有65个民生服务事项“就近可办”。如今有了24小时“不打烊”的自助机,群众办事更便捷了。

不仅群众,企业办事也更加方便。今年3月,上城区开设的“常态化企业开办专窗”,整合统一了市场监管、税务、银行等部门相关职能,企业开办最长用时不超过2小时,比世界银行最新公布的最短企业开办时间0.5天还要短,跑出了企业开办的“上城新速度”。服务流程优化换来的是高效,至5月底,该专窗已成功受理企业开办1302件,平均每件的办结时间为42.3分钟。不久前,上城区“尚小二”涉企政策服务平台也正式上线,旨在为企业提供高效、精准的政策推送、在线咨询、网上办事等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为完善便民举措,上城还在去年建立了一支90人的“红色代办员”队伍,在区行政服务中心、街道、特色小镇、工业园区担任“陪跑员”。今年则升级制度,力争实现机关党员人人都是“红色代办员”,为的是让“党员多跑腿、群众少跑路”,推动“最多跑一次”改革向纵深进击。

深化执法改革 推进执法力量下沉

家旁边的饭店,每到饭点油烟就呛得人没法呼吸。居民投诉,一般要到城市管理局、市场监管局、生态环境局各跑一趟。餐饮油烟到底谁来管?

在上城就不会有这个疑惑--该区整体划转区综合行政执法局所属中队至街道,组建街道综合执法大队,以街道名义开展执法工作,按照有关法律规定,相对集中行使行政处罚权。以小营街道为例,成立了“营联在线”联动处置平台,发展119火警联动群、辖区400家企业和14个小区业主参与的“营联在线”朋友圈,采取审批源头把控、常态经营监管和群众监督举报相结合的方式,可以快速解决群众迫切需要解决的焦点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一支队伍搞执法,可以解决多头执法、职能交叉的问题。而实际上,这项改革早在5年前就已在上城落地实施--2014年,上城区先行试点城管“执法重心下移”,把各执法中队下放至各街道(管委会),全区建立了由区城市管理工作领导小组牵头、街道属地负责管理、区城管局监督指导的城市管理机制。

将更多部门的服务、管理资源下沉至基层,正是上城大刀阔斧改革中的一项。在上城区城市管理局相关负责人看来,开展联合执法,是问题导向下合乎逻辑的选择。“依托执法重心下移,极大提高了执法效率,有效解决了许多城市管理难题。”

注重党建引领 推进服务要素下行

王敏是小营街道西牌楼社区的一名网格长。在上个月一次日常巡查时,他发现某单元楼有一名三岁左右的小孩,独自趴在阳台窗上哭喊着。他觉察到不对劲,立即将情况通过“基层治理四平台”上报给小营街道综合信息指挥室,指挥室立即联系公安、消防等应急处置力量,并安排网格员现场维护秩序等待救援。公安、消防等应急处置力量随后到达现场,进屋将小孩抱了下来,避免了一起可能的坠楼事件。

这个例子是上城基层社会治理“大网”中的一格剪影。上城将全区调整划分268个网格,按照“1+2+3+N”的网格模式(1个党支部引领,2名专职网格员主抓,3名以上兼职网格信息员协同,N支网格服务团队),让网格员沉在网格,扑在一线,访民情、解民意、问民需、排民忧,由此打开了一个又一个缠绕难解的基层治理“锁扣”。去年,上城区网格员走访巡查发现和发动群众上报信息近20万条,处置率达99.10%,并实现99.47%的问题在街道及以下层级解决,实现了“小事不出网格、社区就地化解”。

民生小事快速解决在每一个网格,民生实事也在协商共治的模式中不断破冰。2017年11月22日,清波街道新民村2幢1单元的住户坐上了新电梯,这是浙江省首个既有住宅加装电梯项目,意味着老小区加装电梯的梦想照进了现实。从那时起,全省首例空中加装电梯、全省首例交付第三方管理加装电梯、杭州首个既有住宅加装电梯“居民自管公约”等,在上城全面开花。至目前该区已投入使用加装电梯77台,老旧小区加梯数量全市第一。

这一民心工程得以顺利推进,关键在于楼道、社区、街道和职能部门等不同层面的协商共治。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着办,以新民村加装电梯为例,早在前一年,街道就成立了梯改推进小组,在小组和社区协助下,业主自筹经费,自主协商具体的经费分摊,自行委托电梯厂家和设计、审查单位以及代建公司等,最终真正办好了这件实事。

在做活治理方面上城同样不断推陈出新。比如深化党建引领“业联体”三级联动、三方协同治理来破解物业管理难题。如今80%以上的小区“烦心事”通过社区一级“业联体”得以解决,有关物业管理投诉下降50%。

在共治格局中,社会组织的力量亦不容小觑。立足于构建最大“同心圆”,上城区各行各业主动参与,“湖滨晴雨工作室”“陈文英工作室”“公民警校”等组织,逐渐成为社会治理的主力军。

强化智慧应用 推进协同机制下移

“嘀!嘀!嘀……”随着一连串报警声响起,在上城区望江街道婺江家园三园的控制中心大屏上跳出一监控视频图像。视频中,一住户正“努力”地将电动车往电梯轿厢里塞。看到这一“熟悉”的场景,工作人员“淡定”地通过电梯广播对住户的行为予以阻止。

只要居民往电梯里推入电动自行车,就能听到这样的劝阻广播,这是得益于“上城区高层住宅智能防控平台”。在基层治理中,大数据正日益成为社会管理的“强力推手”、政府治理的“幕僚高参”,湖滨街道的“湖滨智芯”也是一个典型应用。

湖滨商圈是杭州最繁华的商圈之一,1.6平方公里的辖区内,有近5000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在这样一个社区与街区高度融合的地方,如何治理?他们的答案是,打造智慧应用平台,让数据上下贯通、左右共享,推动社会治理进入“智能时代”。

此举直接带来财政投入的“节流”和数据应用效率的提升--大屏上,监控城市运行的数字不断闪烁更新,显示着该商圈、音乐喷泉景点和龙翔桥地铁站等的实时人数、男女比例、年龄分布等。以喷泉播放时段的游客控制为例,他们优化了三级响应预案,人流不同,安防力量、启动卡口和分流设置便不同。

眼下,上城正加快“城市大脑上城平台”建设,将以“浙政钉”数字化基层治理综合信息平台为基础,全面接入“基层治理四平台”“上城社区智芯”“上城数字红芯”等信息系统,实现基层社会治理数据资源的整合应用。依托上述信息技术手段,上城不断拓宽着大数据时代的社会治理新路径。

权力下沉、资源整合、智慧手段……上城探索基层社会治理的红利正逐步为群众带来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基层社会治理是一项动态推进、持续创新的系统工程,率先落子布局的上城未来依旧步履不停--接下来该区将全面落实中央有关文件精神,按照市委的总体部署,加紧向试点兄弟城区学习,以南星街道为试点,积极探索行政执法无缝对接,着力深化“全科网格”“全能社工”整体建设,认真谋划平台智慧应用,全力打造一流服务中心,稳步推进基层治理,为全市全省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贡献更多的“上城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