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行最严格生态环境保护制度
老人闯红灯倒扇交警耳光被刑拘
一个富士康打工妹,20年成就的百
误食“大麻蛋糕”德国13人集体中
江西一命案嫌犯畏罪自杀

实行最严格生态环境保护制度

2019-11-01 08:59 主页 来源:未知
实行最严格生态环境保护制度

10月31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发布公报。

全会提出,必须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全会还提出,坚持和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常纪文表示,目前我国已经基本建立了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的基本框架,公报这次提到的是要继续坚持和完善这一体系,让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发挥更大的作用。

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

全会提出,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保持社会稳定、维护国家安全。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方面。必须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关于社会治理体系的表述,公报相对此前的提法,首次增加了“科技支撑”的表述。

近年来科技在社会治理中发挥着越来越多的作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技术在不断的推动社会治理的创新。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54亿人,较2018年年底增长2598万人;互联网普及率达61.2%,较2018年年底提升1.6个百分点。

该报告还指出,我国在线政务服务用户规模达5.09亿,占网民整体的59.6%。其中,我国297个地级行政区政府已开通“两微一端”等新媒体传播渠道,总体覆盖率达88.9%;各级政府加快办事大厅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一网通办”“一站对外”等逐步实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在义乌采访发现,当地打造“一个基础数据平台”,支撑各领域政府数字化转型,还建设了政务服务领域“一网通办”、市场监管领域“一网通管”、政策服务领域“一网通服”三大平台,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籍商户在义乌办事都很方便。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任郑磊表示,目前大数据等新技术在电子政务、提升国家治理现代化水平和推进社会治理模式创新方面发挥了作用。但是,在技术水平提高和发挥科技作用的同时,也要跟法治保障、公众参与、社会协同协调起来,避免技术滥用和侵犯个人隐私等。全会把“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一起提了出来,其中缺一不可。

坚持和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

全会提出,坚持和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生态文明建设是关系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必须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坚定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建设美丽中国。

常纪文表示,目前我国已经基本建立了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的基本框架,这次提到的是要继续坚持和完善这一体系,让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发挥更大的作用。生态文明制度体系是要处理好环境和发展的关系,坚定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生产不发展不是生态文明,生态不良好也不是生态文明。

在他看来,以前提的是保护优先和高质量发展,这次将“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三个提法汇总在一起,更系统,进一步强调了目标和责任。

常纪文认为,全会提出“生态文明建设是关系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将生态文明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将生态文明建设和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联系起来。

全会还提出,要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全面建立资源高效利用制度,健全生态保护和修复制度,严明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制度。

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要完善生态文明政府治理和监管体系,需要加强生态文明社会治理制度体系创新,完善生态文明国际合作制度体系。

近年我国出台了一系列生态环境相关的规划。2013年国务院印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即“大气十条”;2018年国务院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的通知;2015年国务院出台《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2016年5月28日,国务院印发《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2016年11月24日,国务院出台《“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

常纪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生态环境保护领域的治理,是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的示范样本,生态环境领域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目前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

生态环境部副部长黄润秋提到,我们的生态治理体系实现了由粗放到严密的历史性转变。70年来,我国生态保护监管体制由过去的从属到现在的独立、由分散到系统,尤其以2018年组建生态环境部为标志,形成了与我国国情相适应的生态保护监管体系。生态保护监管的制度化、规范化、法治化建设不断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