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都市的香港寮屋村
聚焦精准扶贫 践行社会责任
乡村社会治理体制不断完善
名师进社区 心育助创文
创新社会治理 共建美好家园

“蜗居”都市的香港寮屋村

2019-11-04 11:13 主页 来源:未知
“蜗居”都市的香港寮屋村

10月16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发表《施政报告》,提出将收回三个位于市区、适合用作高密度公屋发展的寮屋区用地,其中即包括位于九龙的茶果岭村。面对重建与发展,村民对即将消失的家园感到不舍与眷恋,但更相信“明天会更好”。

10月25日晚,茶果岭村社区中心在一场社区活动中展示了林郑月娥施政报告中提到的关于茶果岭寮屋拆迁的规划,这成为了当晚村民关注与讨论的重点。

茶果岭:“蜗居”都市的香港寮屋村

△ 10月21日,茶果岭村被油丽村、平田村、安田村等公屋及“千万豪宅”丽港城高楼环绕,仿佛与世隔绝。

茶果岭:“蜗居”都市的香港寮屋村

△ 10月25日,社区活动上,村民观看拍摄茶果岭村寮屋拆迁规划。

茶果岭的前世今生

茶果岭因山上曾长有大量茶果树而得名,位于油塘和蓝田之间、与维港南岸隔海相望的黄金地段,是香港所剩不多的寮屋村落。

当年香港开埠,大量移民涌入香港寻找工作机会。在港英政府不提供公营房屋的情况下,无力负担私人楼宇房费的人们,便在城区边缘就地取材,利用铁皮、石棉瓦、铁丝网、木板等,组装出一个个因势而建的寮屋。

茶果岭:“蜗居”都市的香港寮屋村

△ 寮屋建筑大多形状不规则。

茶果岭村的兴旺由上个世纪40年代设立油库开始,观塘工业区出现后,这里又一度以盛产花岗岩而闻名。

80年代时茶果岭村的发展达到鼎盛。村里居民过万,大街两旁开满餐厅、酒楼、士多、米铺,热闹非常,甚至还有了自己的天后宫。

茶果岭:“蜗居”都市的香港寮屋村

△ 已经倒闭的杂货商店,锈迹斑斑的铁门显现出历史的痕迹。

茶果岭:“蜗居”都市的香港寮屋村

△ 被随意搁置在村道旁的宾利车诉说着茶果岭曾经的辉煌。

如今的天后宫依然香火旺盛。除了供奉主神外,天后宫偏殿还设有鲁班像。鲁班是建筑业的祖师,在这座早年盛产花岗岩的村子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茶果岭:“蜗居”都市的香港寮屋村

△ 天后宫前的广场上,一艘退役的龙舟被固定在木架上,舟身的白色木板上用楷书端正的写着“茶果岭 合义龙 ”六个字。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茶果岭村的样貌却似乎没有多大改变。它依旧矗立在那里,为因为各种原因来到香港,却难以承受市区巨额房屋租赁开销的人们提供一个落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