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一县,历史悠久且为千年古县
云南一砖厂多名智障工人获解救
用实际行动为社会和谐发展贡献力
将积极探索养老保险制度“多腿走
扫除暴力阴霾,守护平安校园

云南一砖厂多名智障工人获解救

2019-11-20 09:23 主页 来源:未知
云南一砖厂多名智障工人获解救

云南红河州建水人孟宸失踪20年后,以“被解救的智障工人”的身份回家。

解救他的,是云南文山州砚山县警方。今年4月中旬,砚山警方从该县龙马页岩砖厂解救一批智障工人,50岁的孟宸是其中之一。

在妹妹孟莉的印象中,大哥孟宸20年前失踪时,是个上过大学的正常人,归来时怎么成了智障?“我们想着他在外面死了,或者在大城市打工过得风光再也不回来了,却没想到以这种方式回家。”

这20年孟宸到底经历了什么?已有智力障碍的他对这段经历的记忆是空白的。

“他只说在文山的砖厂上砖,出砖很烫,烧成灰了,其他什么都不记得。”孟莉说。

涉事的龙马页岩砖厂法定代表人许兴璠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砖厂用工系外包给个人侯光红的。侯光红的14个工人大多是智障人士,但他不认识那些工人,也不知道工人的来源和具体身份。这些人到砖厂干活,砖厂提供了吃住、发工资。“为了给国家减少点麻烦,在我们砖厂(干活)是可以的。”

云南一砖厂多名智障工人获解救:有人失踪多年,包工头被刑拘

龙马砖厂老板许兴璠

云南一砖厂多名智障工人获解救:有人失踪多年,包工头被刑拘

目前还在安康医院的萝卜头、大哑巴等4名智障人员(民政局供图)

砚山县民政局局长余勇11月13日向澎湃新闻证实,被解救的智障人士,至今还有4人因无法确认身份找不到亲属被安置在砚山县专治精神病的安康医院。

砚山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同日回应称,带这批智障工人干活的责任人侯光红因涉嫌强迫劳动被刑拘,案件目前还在侦办当中。

云南一砖厂多名智障工人获解救:有人失踪多年,包工头被刑拘

龙马砖厂内的安全告示

失踪时正常,归来时智障

今年5月底的一天,建水县的孟莉接到村委会干部转来的一张照片,让她确认照片中的男子是否是她失踪整整20年的大哥孟宸。

“我一看就认出来了,就是我大哥。”孟莉说,照片中的大哥看着老了不少,两个耳朵紧贴着脸颊,已经不是当初失踪时正常的样子。

孟莉向澎湃新闻回忆,1998年的一天,30岁的大哥去10公里之外的小姨家,出门时没告知家人,“我们家的人不知道他去哪了,小姨家的人以为他离开后回家了,此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

孟莉说,彼时,他们家发动亲友邻里四处寻找,由于通讯不便,找了很久都没有结果,但他们一直没有报警。

对此,孟莉解释称,大哥孟宸是上过大学的人,高学历、有文化。失踪之前,在当地云锡建水矿业有限公司上班,因不喜欢这份工作后赋闲在家,个人档案都在公司,“我们想着他是大学生,文化高,也不至于走丢了。”

“失踪之前,他身体没有疾病,也没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脑子清醒。”孟莉说,在她印象中,大哥平常性格内向,不喜欢与人交流,此前已结婚,但在失踪前离婚了。

孟莉说,大哥失踪时她还在读初中,如今她的孩子都已上大学了。这20年来,家人多方寻找无果,“他想回家的话会正常回来,要么就是在远处大城市打工挣钱,过得风光再也不回来了。”

寻找无果后,家人和公司注销了孟宸的户口档案,“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孟莉说,没想到大哥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救助站里,已是一名智障人士。

接孟宸那天,孟莉和二哥、堂弟三人赶往红河州蒙自市救助站,站在他们面前的大哥,头发干净、有点胡子,穿着救助站的衣服,“就呆呆的看着我们,我们知道是他,他不知道我们是谁,但他记得有个妹妹,还能说出我父亲和我的名字。”说话时,孟莉眼里噙着泪花。

孟莉说,当大哥回到家时,在门口看到母亲后,他带着哭腔喊了一声“妈”。但除了喊那一声至今,大哥再也没有喊过父母。

接回家后,家人发现孟宸除了两个耳朵紧贴着脸颊变样外,他的后背双肩处是大面积烫伤,烫伤处肉里有硬块,表面有结痂,结痂处会流血,还有血迹,左臂上约5公分的伤口。“他不知道疼,也不知道伤口是怎么来的,不知道是被打的,还是干活造成的。”

这20年的经历,在孟宸的记忆里几乎成为空白。经家人再三追问,孟宸能说出“当初,他从小姨家走路回家时,一辆大货车停车顺带他,车上两个人说可以带他走,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对于砖厂的事情,孟宸还记得的是“在文山的砖厂上砖,出砖很烫,烧成灰了。”

孟莉说,回来后的大哥不会做饭、干活,不会交流,也不会跑远,“交流时就像一个没有情感的人,问一句他答一句,不会主动说话。”

归来后,家人试图带孟宸到文山州游玩。孟莉告诉澎湃新闻:“他听到要去文山就害怕,说不去那个地方,很害怕的那种样子。”

云南一砖厂多名智障工人获解救:有人失踪多年,包工头被刑拘

龙马砖厂烧砖基地

包工头妻子称“路上捡的,帮他们就业”

孟宸所提到的砖厂是砚山县龙马页岩砖厂,带他到该砖厂干活的人叫侯光红。

今年4月中旬的一个晚上,砚山县公安局者腊派出所突击到龙马砖厂,带走了侯光红,解救了包括孟宸在内的在砖厂干活的智障工人。

“我老公被拘留已经7个月了。”11月12日,侯光红的妻子王树梅告诉澎湃新闻,他老公在砖厂负责工人干活,砖厂的老板让他们把红砖(品质差点的砖)装车上,但拉砖的驾驶员不要这种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由此得罪了驾驶员,最终被驾驶员举报,“我们是老鼠进了风箱,两头受气。”

王树梅声称,他们夫妻二人带着9个工人在该砖厂干活,其中三四个是智障,都是路边的流浪汉,“过春节时回家,在路上捡的。我老公觉得他们可怜,给他们活干,有吃的,他们干的那点活自己都不够养活自己。”

据王树梅称,侯光红是曲靖市宣威人,她是丽江人,此前在昆明市穿金路一带做绿化工程时相识,老公是包工头,之前跟着老公干活的人多年没有联系,隔了几年之后,“因为看着他们实在可怜,又带他们去这里、那里干活。”

“我老公带他们干活,没有赚到钱。”王树梅说,这么多年,他们在老家都没钱建房,但对这些工人,根据他们上车干活的计件来发放工资,有2700元一个月的,也有1500元一个月的。

“说实在的,憨(智力障碍)的那几个一个月就给他们两三百块钱。”王树梅说,这几个智障工人出去喜欢什么,她老公就买什么,有时她也会给智障工人买东西,“一个月总共花五六百块钱。”

按王树梅的说法,尽管夫妇二人困难,但依然带着智障人士,给他们发钱、花钱,是因为“干这个活很合适,不用脑子,直接上砖就可以了,给他们提供了吃住。”

王树梅说,在砖厂上砖的活工序简单,什么人都可以干,只要教会他们具体怎么做,他们就能学好,“他们干活的时候,我老公就在旁边守着指挥他们,有时候倒车他们不注意安全,不知道让,结果后来外面的怪我老公说是在监视他们,我老公不是监视。”

王树梅觉得,智障的这些人说不出姓名、身份和家庭住址,但能“分清好坏”,在流浪的时候被老公收留,提供了吃住,帮他忙就业,“我们家那些肉,平常都是大盆大盆的给他们吃,都认为我老公是个好人。”

王树梅说,2018年年初,他们夫妇带着这些人到龙马砖厂干活,平常侯光红带他们上砖,她就给他们做饭,“我老公从来不打他们,也不骂他们,说这些人可怜。”

砖厂老板:提供吃住,为了给国家减少麻烦

龙马页岩砖厂位于砚山县者腊乡革豆村。天眼查信息显示,砖厂2016年3月25日注册成立,主要从事页岩砖生产销售,法定代表人是许兴璠。

澎湃新闻在现场看到,龙马页岩砖厂建在革豆村山洼里,它不像传统长排的砖窑,龙马砖厂的生产基地为圆形建筑,里面贴有安全制度管理规则和警示安全标。砖厂门口,4排临时搭建的小平房构成了许兴璠的办公室和工人的宿舍。办公室的桌子上,摆着该砖厂的营业执照、采矿证和云南省排放污染物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