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校园周边社会治安治理示范
女孩被送入豫章书院改造
社会资金开展指数化产品投资
王宝山质疑国脚一到国足就娇无力
关于山东省的八个冷知识

女孩被送入豫章书院改造

2019-11-23 11:13 主页 来源:未知


女孩被送入豫章书院改造

下巴接触水泥地的感觉是冰凉的。

陈予咬牙忍着剧痛。她趴在地上,一根“龙鞭”一下下抽向她的后背。

混沌中,周围所有人都在笑,男学生围成一圈,男教官站了一排,打她的人是豫章书院的“山长”吴军豹,也开心地笑着。

她惊醒,汗洇湿了衣服。这是陈予离开豫章书院的第五年,她仍在承受噩梦的突袭。

豫章书院是一所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坐落于江西南昌青山湖区万村。“帮教存在青春危机的人群实现优秀人生”,豫章书院在与家长签订的协议中提出这样的目标。2017年,被曝光存在体罚等问题后,书院申请停办。

虽然关了门,学生们却没有获救。他们认为,这所自称是改造机器的学校,反而将一些原本需要帮助的年轻人推向另一条看不见的轨道。走出书院后,有人摆脱了阴影,有人远离了家庭、学校,有人陷入抑郁、变得麻木,甚至尝试自杀或犯罪。

其中,一位学生于2017年反映学校非法拘禁,警方立案。之后又因证据不足,检方退补侦查。今年11月14日,该案增添新的报案人,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分局再度立案。

11月14日,学生报案后收到的受案回执。除特殊标注外,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11月14日,学生报案后收到的受案回执。除特殊标注外,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陈予知道,吴军豹没有打过她,书院里也并不只有男生,但她时常觉得,梦好像比现实更加真实。心魔仍在,现实中,她放弃了工作,每天背着家人搜证,期待能推动案件的进展。

对她来说,这是一场自救。

走出废墟

2015年6月炎热的一天,陈予离开了她无数次想要逃离的豫章书院。

来接她的是许久没见的父母,熟悉,又有点陌生。女人,剪了一头精神的短发,戴着墨镜,男人,模样老了,白发一茬茬往外冒。陈予站在书院门口,没说话。

这一年,她15岁,个子瘦小,留着厚厚的黑色长发。

2014年3月,为了躲避无止息的校园暴力,她主动申请进入号称专注国学教育和修身教育的豫章书院,从浙江“逃去”江西。

然而,她迎头撞上另一种暴力——多位学生表示,男女生之间讲话或者上课乱动会被挨打;学生互相检举、告密、欺凌;和父母通话时如果提到学校里的体罚会被立时掐断;头顶上布满密密麻麻的铁丝网。陈予曾摔下陶瓷杯用碎片自残,流了血,随后等来20记“龙鞭”,它是一种细长的棍子,学生们称是包裹着黑漆的钢筋,校方则说是竹制。一位同在2014年进入豫章书院的学生见证了她挨打的一幕,“当时女同学排成一排,看到陈予在椅子上被打,打完后被学生搀着离开。”

真要离开那里了,陈予竟晃了神。两人领着她走到一辆没有牌照的棕色SUV面前,把她给愣住了,“你们借来的车啊?”她终于开了口。这不是原来家里的车,陈予往后缩了缩身子。

“别吧,你们是不是哪里派来的两个跟我父母长得很像的奸细”,陈予心里嘀咕,带着疑心上了车。

通过打探家旁边的标志性建筑,她终于确认了“他们”是自己的爸妈。

车子上了高速,几个小时后驶离江西境内,三车道渐渐拓宽成四车道。她看到公路牌上家乡的名字,知道真的回家了,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她至今记得那种感觉,“好像在废墟里待了很久,天终于亮了一点。”

回到家,床是新奇的,不再是摞着霉味军被的上下铺,莲蓬头也好玩,豫章书院的都是一根水管,最多加抠了洞的半截矿泉水瓶子。家门口大变样了,她不认识公交车更新的线路,看到路边停着的城市单车,感到有意思。她傻傻地想,“现在人类真聪明。”

这种恍如隔世的体验也出现在朱宁身上。

终于又走出豫章书院朱红色的大门,马路上的汽车,吵闹的声音,高楼大厦,她感到一阵晕眩和空虚。

2014年11月,她18岁,第一次进入豫章书院,出来6个月后又“二进宫”,在2017年11月豫章书院关停前才离开。

回到家,朱宁和父母提过豫章书院里的体罚和拘禁,“怎么可能啊?”父母回答。在书院里也曾和母亲会面,她悄悄给把脉搏处被戒尺打得红肿的伤给母亲看,母亲只抛来两个字:“活该。”出来后和好朋友讲述,对方回以玩笑:“你是去了古代吗?”

针对学生提出的体罚受伤,吴军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确实让学生身体疼痛了。”但他称,当年对学生的惩罚操作还是有尺度的,“从来没有一起因戒尺教鞭造成的轻伤重伤。”

好几个月,陈予一度怀疑在豫章书院的日子才是“正常的生活”。四年后,她坐在人来人往的咖啡厅,穿着牛仔外套,一头短发,说起刚出豫章书院那会儿,不可思议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