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参与机构“珍惜机遇”
农村大妈成直播间"婚姻操盘手"
开封市妇女儿童社会工作协会
积极践行安全用药社会责任
黔南罗甸县入社区开展义诊活动

农村大妈成直播间"婚姻操盘手"

2019-11-30 10:28 主页 来源:未知


农村大妈成直播间"婚姻操盘手"

河北农村大妈成直播间婚姻操盘手:粉丝接近20万

60岁的河北农民林福敬,大多数时候像孤独的魔术牌玩家。

她坐在自家平房卧室炕尾的小圆凳上,6排12沓每沓10页“单身男女信息簿”按照城市、省份规矩排布,占据了1/3个炕。她不时忽然有了灵感似的,抄起一摞中某一页,手指向某一行,雀跃着:“配上了!”

信息簿因为翻得太熟软卷起了边,林福敬就拿5根长木板压着每摞纸边缘。

5万单身男女个人信息3年里陆续被做相亲直播的林福敬纳入“牌局”,早日“出局”,这是其中大部分人的心愿。直播间男女报喜配对成功后,她会用一条长横线划去其个人信息。眼下成功“出局”的是424对单身男女,尽管其中大部分人她都没见过。

“河北农村大妈”是林福敬的快手名,她是沧州泊头市鲁张村人,曾在外务工30多年,4年前返乡照顾小孙女后在快手上开了相亲直播间。她说自己是平台上最早直播相亲的网络红娘,最早无从考证,但自她以后,直播平台上“农村阿姨帮忙找对象”流行开了。

素不相识的农村年长女性为何能成为陌生人社会中的婚恋操盘手?这个疑问驱使我以记者身份走进她在沧州农家小院的“相亲现场”。发现在她相亲世界的中,主角其实是县城和农村的单身男女,城市人只是其中配角。

几天后,她把28岁依旧单身的我也作为“潜在相亲对象”介绍进入这个拥有19.4万“粉丝”的直播间。我开始理解林福敬主导的这场旷日持久的“相亲作战”中,更多不为人知的乡土社会婚恋逻辑。

河北农村大妈成直播间婚姻操盘手:粉丝接近20万11月9日晚19点林福敬在家中加播一场相亲直播。 杨书源 摄

直播间

2个半小时,5次喝水润嗓、6次播放30秒音乐、13次直播连麦,此外的时间林福敬嘴巴没合上过。

“信息,信息,人家就是冲着你的信息来的。”林福敬兴奋地说。“信息”就是直播间单身男女的基本资料。

林福敬读资料像顺口溜:“小伙子有房有车,工作跑大车,年龄32岁,天津人……”;“姑娘有楼有房有生意,人长得漂亮,35岁带个7岁闺女……”

这是11月9日早上的一场直播,从早上6点半开始,那会儿邻居家的公鸡刚结束打鸣儿,3岁小孙女被林福敬手机里滴滴嘟嘟的声音吵醒,翻过身继续沉睡,63岁的老伴儿开始在自家院子里洒扫。

“找对象的老铁,大家来个互关互助哈,有想连麦的姑娘随时出来连麦……”每隔5分钟林福敬就要在200多人滚动在线的直播间重复一遍。

7时整,手机屏幕显示林福敬此时的直播间排名是“沧州第4”,进入直播间的人上涨到了260多人。“连麦,连麦!”手机屏左下角的滚动屏上出现此起彼的呼声。

直播前2小时, 200多公里外起早兼职开快车的33岁北京土著晨光在晃动的车厢里视频连麦:“大妈,有空再来看您!”他离异5年,去年进入直播间。

70多公里外沧州市区,早已端坐在办公室的34岁个体房地产销售高壮开始了3年里第1000次+的连麦自我介绍。

距离林福敬不到10公里的邻村,一位离异的29岁男士躺在被窝里视频连麦,被林福敬指责 “不礼貌”后懒散从床上坐起继续说。一位40多岁的离异男士想和直播间里20多岁的漂亮女士联系聊天。林福敬毫不客气指出:“一般般的人,就找个一般般的姑娘,我这是为你考虑。”

姑娘们连麦时大多激动,会说起以前的情感经历。林福敬有时会打断,“姑娘,请直接说自己条件和对另一半要求,直播时间有限。” 而长期经过直播间“训练”的连麦者会在第一时间报上家乡、住址、身高、体重、收入、择偶标准。

直播最后30分钟,一位患有红斑狼疮的年轻姑娘在麦克风里低声叙述:想找一位能够不介意我的病的,早一点结婚;一位河北霸州25岁姑娘的妈妈到了胃癌晚期,她想在直播间快速找到合适的男友……

连麦间隙林福敬会打开手机放段歌。歌曲都是她精挑细选的,比如《老公赚钱老婆花》、《以朋友的名义》……林福敬闭眼拍手沉醉其中,时而单手握拳加油。

最后的连麦名额,按照常规要给 “铁粉”,比如27岁的本地单身男青年阿飞。他在沧县经营着一家汽配厂,有点内向,3年多前却是他第一个提出“大妈,能不能帮我找一个对象?”此前,林福敬就是在直播间里漫谈农村生活的老太太,偶尔看到直播间适龄男女,就顺手撮合。

9点后,林福敬准时下播,数据停留在了“9053人观看过、281人在线”。她打开私信,多了150多条新的个人资料登记信息,她一一回复处理。“其他相亲主播,你不打赏好几百,根本不给你做介绍,大妈只要来的都给介绍。”阿飞说。

“为什么总鼓励连麦?”我问。“连麦一次,比在我介绍10次还有用。”林福敬说:“无论男女一连麦,只要谈吐尚可,起码收到四五十条直播间里的微信,且挑着吧。”

林福敬下麦不到10分钟,不少在直播间连麦的单身男女打开了自己的直播间分享生活,只字未提此前2个半小时里,他们参加了一场相亲直播。

在我离开林福敬家一周后,我还常会打开她的直播寻找素材。有次我随手给她刷了几块钱的礼物,她即刻向直播间众人介绍:杨书源是上海来的记者,前几天在大妈这儿采访,姑娘踏实稳重,研究生学历,身高168厘米(实为163厘米,她记错了),有在上海大学学历的男士可以联系她。

那场直播结束,我在快手号没有一张个人照片的情况下收到5条“交友私信”,从昵称判断,留言者职业涵盖厨师、汽修师、电脑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