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行李可能上不了火车,出发前
南水北调一条清水长廊伴随万千变
加班、领导、薪水,什么让你最难
杭州临安查处一起保健品虚假宣传
高处坠落可以伤到什么程度?

南水北调一条清水长廊伴随万千变化

2019-12-27 14:14 主页 来源:未知
南水北调一条清水长廊伴随万千变化

南水北调一条清水长廊伴随万千变化

 

北京五棵松地铁站内一如往常。站台上,列车呼啸着穿梭而过,来往的行人步履匆匆。很难有人察觉,距离站台之下的3.67米处,两条世界级巨大混凝土涵道横贯而过,来自千里之外的滔滔江水,由此奔腾北上。它们一路穿行,从地下上百条纵横交错的管线中流过,经过河流、湖泊,最终流向千家万户。

自南向北汩汩而来,这澎湃流水承载的正是史无前例的超级工程——南水北调。不觉间,东、中线一期工程全面通水已满5年。

5年间,长江之水源源不断汇入淮河、黄河和海河流域,如今,已经在中国的版图上勾画出南北调配、东西互济的水网格局。

南方的水来了,北方越来越多的人告别了长期饮用高氟水和苦咸水的历史。如今,北京的10杯水中,就有7.5杯水来自于南水。

南方的水来了,北方的河也“活”了,接近300亿立方米的调水量让沿途一度干涸的河湖重焕生机。如今,河北省12条天然河道得以阶段性恢复,北京密云水库蓄水量实现了自2000年以来首次突破26亿立方米。

浸润一方水、疗愈一方人。南水北调的效能还在不断扩大。“先节水后调水,先治污后通水,先环保后用水”,伴随一江清水北上的同时,更加科学的治水之策被源源不断地传送到沿途各地,一种新的治水思路和理念得以盘活。共谋绿色转型之路,促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在各地次第展开画卷。

■ 治水:让绿色转型成为现实

千里调水,水质是焦点。南水北调能否成功,关键在治污。

根据专家论证,东线一期工程通水前,全线化学需氧量入河量需削减29万吨,削减率82%;氨氮入河量需削减2.8万吨,削减率84%。

形势严峻不言而喻,然而水质达标也是“南水北调”的底线,“先治污后通水”作为基本原则不容动摇。

为保一江清水北上,唯有攻坚克难。对于沿线城市来说,阵痛在所难免。而关停、淘汰,首当其冲,却也因此成为保障入流河道安全的第一道关卡。

自东线工程开工建设以来,因为污染物排放不达标,山东痛下决心关闭700多家造纸厂,江苏关闭了800多家化工企业。水面上,两省约4000艘水泥船和2.4万台船用挂桨机相继被淘汰或拆改。中线水源地丹江口水库上游流域,纷纷将采矿冶炼、黄姜生产、汽车电镀等众多排放不达标的高污染企业一一关停。

破旧立新,在淘汰落后生产力的同时,提升治污能力也在不断推进。几年间,东线工程沿岸的江苏省沿线就建成了17座船舶垃圾收集站、43座污水(油)回收站。截至2014年,中线工程沿线城市的污水处理厂由5座增长到174座,垃圾处理场则由1座增至99座。

奇迹终于出现。2012年,累计实施426项治理工程,东线工程通水前夕,沿线主要污染物入河总量削减85%,全线36个监测断面全部达标。这是由被动治污到主动治污的转变。这中间,更新观念是前提,调整产业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关键。实践中,越来越多的城市意识到,也做到了。

作为造纸大省的山东完成了绿色转型的“脱胎换骨”,通过实施更加严格的排污标准,非但没有桎梏企业的发展,反而促进了产业升级。从最多时的近千家造纸企业到目前的几十家,企业数量虽然减少了,但产业规模却是原来的3.5倍,造纸业技术水平更是至少领先全国5年。

作为老工业基地的江苏省徐州市,产业结构完成由重变轻,全市162家企业5年来开展清洁生产,直接经济效益达11.66亿元。

中线工程的核心水源地和渠首所在地河南省南阳市,正在以“保水质、促转型”为主线,通过深入推进与北京的战略协作,构建推动区域协调发展的新格局。12月6日,南阳与北京签约7个重大合作项目,未来两地将在光电产业、养老产业、光控先进制造业等方面进行更多的合作。

因水而治城,以水促发展,“南水北调”提供了机遇也带来了挑战,越来越多的城市正在蜕变,一条条绿色转型之路正在绵延伸展。

■ 护水:保一江清水永续北上

自中线工程通水至今,输水水质达到Ⅰ类的断面比例已经从30%增长到80%,历时超过8年的水源保护工程效果开始逐渐显现。如何维持并进一步打开局面,护水变得尤为重要。

如今的丹江口库区周边,已是林木成群。在这里,巡逻队员随时清理打捞水面杂物,监控探头时刻守护着水库,水质变化尽在掌握。设专人,配专业设备,甚至成立专业机构,已经成为更多城市护水的标配。

在水源地南阳市淅川县,5年来,千人护水一直在行动,专门成立的5支专业护水队、2000人分赴城区和水库码头,全天候开展水面巡查、库区执法和打捞漂浮物。在北京,南水北调调水运行管理中心每天都有技术人员24小时不间断值守,以保障工程的安全运行。

这些专业人员的配备,不仅能够强化日常巡查和监督管理,保护水质安全,更能以实际行动感染、教育身边人,推动形成全民护水的文明新风。

除了以人护水,实践中,更不乏一些以机制护水的创新举措。从2017年起,豫鄂陕三地4市检察机关建立了跨区域检察协作机制。通过召开联席会议,与地方党委政府及行政执法部门主要负责人共谋中线水源区生态保护之策。

设定岸线保护区和控制利用区,则从源头规划上保障了水质安全。2013年以来,扬州沿东线输水廊道规划建设了1800平方公里的生态走廊,将沿江岸线的82.4%划为岸线保护区和控制利用区,沿江纵深一公里范围内3.86万亩土地列入限制和禁止建设区,实现了水源地生态保护从“一条线”到涵养“一大片”。

许多沿线城市还进行了库周生态隔离带建设,规定在库区周围1公里范围内不允许种植需要施农药、化肥的作物。

除此之外,水质中心、实验室、自动监测站的建设,完善了工程日常监测网络。应急预案、处置手册、应急演练,更加规范了工程应急管理体系的建设。

南水北上实属不易,守住一江清水永续北上,尤为必要。从人员配备到体制机制创新、全面护水行动的推进,标志着南水北调水质保护工作从此进入了制度化、规范化、全民化的新阶段。

■ 用水:促区域协调发展

在不断探索恢复生态、保护环境的绿色发展新路中,南水北调工程带来了巨大的应用价值。

曾经一度,由于水量短缺、水体污染,可用的地表水所剩无几,让身处华北平原之上的人们不得不超采地下水、回用再生水,甚至通过挤占水源来填补庞大的用水缺口。

南水进京之前,北京市地下水位曾经连续16年下降,甚至出现平原地区的地下水位以每年1米的速度持续下降。在泉城济南,地下水的严重超采曾令一些泉眼停涌。

如今,南水已经成为北京、天津、石家庄、郑州等沿线大中城市的供水“生命线”。相较2015年,北京市平原地区地下水水位已经上升了3.16米。

除了补充地下水,对河流进行生态补水也是南水北调的一大应用。如今,中线工程向受水区20多条河流进行生态补水11.6亿立方米。断流近40年的滹沱河实现了复流。河北省12条天然河道得以阶段性恢复。

中线工程还持续为白洋淀及其上游河道进行补水。2017年4月,白洋淀淀区水位为8.45米,水面面积为262.61平方公里。而到了2018年12月,淀区水位为8.85米,水面面积已达309.789平方公里。

不仅仅是补充地下水,“南水北调”更是惠及了民生。中线工程通水5年来,丹江口水库水质一直稳定在地表水Ⅱ类以上,直接受益人口超过1亿人。如今,天津14个区居民全部喝上南水;河南受水区37个市县全部通水,郑州中心城区自来水八成为南水;河北80个市县用上南水。

东线一期工程建设后,京杭大运河成为一条自黄河以南直至长江全线都可通航的“黄金水道”,新增运力达到1350万吨。有人更是形象地说,这相当于在水上架设了一条新的“京沪铁路”。

南水北调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同时,也在不断见证着奇迹的发生。未来,更多的水将会自南而来,如何用好南水,等待着我们创造更多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