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健康扶贫”助力“精准脱贫”
淘宝“自杀干预师”半年劝阻上千
热衷炒名人生子也是一种社会病
女子凌晨割腕自杀还用刀架脖子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预计增长8%

淘宝“自杀干预师”半年劝阻上千人

2020-01-06 15:51 主页 来源:未知
淘宝“自杀干预师”半年劝阻上千人

自杀和拐卖、诈骗一样同属社会问题,无论线下线上,再正常不过的物品都可能成为工具。如何为情绪失控者构筑生命安全的防护墙?如何避免悲剧发生?

1月6日,观察者网从阿里巴巴获悉,阿里安全推出的“守护生命”项目,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并联动商家、公安、第三方机构建立自杀干预机制,对有自杀倾向的人予以安抚干预、避免悲剧。项目运行半年来,已经联合社会各方力量劝阻上千人。

阿里巴巴表示,作为社会共治的参与者,履行社会责任、为社会创造价值,一直是推动阿里巴巴不断完善治理体系的动力。在数字经济已经贯通线上线下的当下,社会问题的解决,要靠线上线下一体的力量来解决,“技术+共治”的数字经济治理模式不但能解决线上商品治理,在解决社会问题方面也在发挥更大的作用,哪怕是对生命的守护。

现实中总会有各种问题,尽管安眠药早已在电商平台禁售,网上药店的经营者仍常会遇到各种询问。2019年12月的一天,一名12岁的小女孩在一家网上药店询问购买药品,客服按照惯例主动询问其用药目的时,竟发现女孩有轻生的倾向。药店客服紧急联系了阿里安全的工程师武纲。

武纲是阿里安全“守护生命”项目中的一名“自杀干预师”,他日常的任务是及时发现和劝阻那些有自杀倾向、准备购买商品用于轻生的人。接到药店客服的通知后,武纲立即启动紧急干预程序,一边和商家安抚这个女孩,一边通过快速通道报警找人。

民警连夜找到了女孩家。敲开门时,她的父母还不知道一墙之隔的卧室里发生了什么。

据里巴巴介绍,这样的场景,武纲每天都能遇到。综合上千起自杀干预的案例特征,武纲发现这一人群都比较年轻,以女性为主,甚至还有高中、初中学生。他们生活经验不丰富,再加上心理承受能力比较欠缺,在生活、学习或工作中遭遇感情破裂、家庭不和、债务危机、怀疑自己得了绝症等挫折时,一时想不开产生了轻生念头。

“大部分人是冲动型的,和他们多聊聊,交谈过程多倾听,身边的朋友再给一些帮助和温暖,大多数都能迈过那个坎。”武纲说,结合这一特点,“自杀干预师”的工作重点是对这一群体及时给予安抚,必要时联动家属和警方支持等。

此外,除了不断完善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联动商家、公安、第三方机构的干预机制,阿里安全还对平台的商家做了宣导培训。当消费者购买商品后,商家客服会咨询其购买用途并指导使用,在交流中若发现异常,商家客服会及时安抚、劝阻、不发货,并通知阿里“自杀干预师”,再视情况决定是否联动警方快速干预劝阻。

武纲透露,阿里拟引入更多的第三方专业机构、公益机构等合力预防干预,比如专业机构对商家培训,提升他们识别风险、安抚引导和风险干预的能力。“我们希望并呼吁更多机构加入进来,为有自杀倾向特征的人,建立有爱的服务,为生命安全筑起一道防护墙。”武纲说。

阿里巴巴表示,在数字经济背景下,如何让治理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一直是阿里安全不断探索的命题。以“技术+共治”为内核的精细化治理,已经为解决一些社会问题提供了更多想象空间。

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11月15日,由公安部主持开发,阿里安全提供技术支持的打拐神器“团圆”系统,已帮助4204名儿童回家。

由阿里安全提供技术支撑的 “钱盾反诈机器人”,通过来电显示“公安反诈专号”,向潜在的电信网络诈骗受害人拨打电话,发送短信、闪信提醒信息,提升反诈劝阻成功率,减少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发生,平均每天劝阻3000多人,劝阻成功率超96%。

在武纲看来,自杀毫无疑问是社会问题,当互联网和数字经济已经贯通线上线下,社会问题的解决,也要靠线上线下一体的力量来解决。“我们在尝试,用技术和发起社会共治这样的带有数字经济治理特征的方式,去解决更多社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