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时1000斤,切肉也能感动社区
智慧服务是趋势 治理体系需完善
“大长腿”乐当社区钟点工和跑腿
开着自己的车帮居民电瓶充电
开启“三色”党员冬训实践课堂

老牌“新农人”返乡创业养甲鱼!

2020-01-26 13:44 主页 来源:未知
老牌“新农人”返乡创业养甲鱼!

     连日阴天小雨,让空气里更多了一丝寒意,位于嘉善县大云镇缪家村的华神甲鱼农场,却是一派年货销售的火热。上午八点不到,已陆续有十几辆车进进出出,都是来买甲鱼办年货的。农场负责人杨珍,一身黑色羽绒服,手法娴熟,抓甲鱼,称重量,打包装,麻利地为客户挑货,搁在一旁的手机不时响起,都是线上咨询的。

  每年春节前夕的忙碌,是农场的常态。“我们采用‘中华鳖’这一本地原生品种,以生态养殖提高甲鱼品质。”对自家的产品,杨珍十分自信。可你一定不知道,杨珍是当地为数不多的返乡创业大学生之一,这条甲鱼养殖路,她已走了12年。

  放弃高校工作回农村

  杨珍是个典型的80后,也是土生土长的嘉善县大云镇缪家村人。“从小我就看着爸妈搞养殖,这是全家最重要的一项收入。”杨珍说,小的时候,父母曾在镇上开店做小生意,10岁那年国家鼓励优高农业,父母就回到村里搞养殖。最初,家里养过蟹,后来又逐步养起了甲鱼,规模也逐渐扩大,她读大学的钱也全靠父母的甲鱼生意。

  农村的孩子早当家,读书时杨珍一放学,就会到甲鱼塘边帮父母干活,就这样她也对甲鱼的养殖技能有了初步的了解。后来,杨珍考入了浙江农林大学园林设计专业,2007年毕业时由于成绩优异,被学校留用工作。那时在杭州有一份稳定工作,已让不少人羡慕,可仅仅半年后,杨珍却做了一个令众人诧异的决定:辞去工作,回乡创业,帮父母搞甲鱼养殖。

  “那时候也没有新农人、新型职业农民这些叫法。”谈起当初返乡的经历,生为家中独女的杨珍分享了一件事。2008年回家过年,晚上下了一场大雪,第二天一早,甲鱼塘上冰雪未融,父母已在忙碌,捕捞打包。父母劳作的一幕让杨珍顿时明白,长期在外工作,并不是长久之计,而大学里系统学习过市场营销的她更明白,缺乏营销,父母的辛劳并不一定能得到相应的回报。“我要是回来帮忙,爸妈一定能做得更好!”

  触动之下,杨珍辞职回家,接过父母的接力棒,她将家中原本50亩的甲鱼养殖面积,则扩大到了如今的200亩,创品牌搞精品养殖,去年甲鱼销售额近1000万元。并形成了杨珍及其父母、部分周边村民主管养殖,家人主管网络经销的家庭农场形态,直接带动了周边50多户农户从事甲鱼养殖。2012年,杨珍还被授予全国就业创业优秀个人称号。

  从一知半解到行家里手

  “你看这是尾水处理池,专为净化水质而设。”杨珍带着记者一边在养殖区里察看,一边将养殖经验娓娓道来。只见长宽标准的尾水池中,种植了荷花,冬季虽然荷叶尽数掉落,但仍有不少枯瘦的茎秆直立。

  眼下正值深冬,甲鱼进入冬眠,塘边并未见甲鱼活动。“天气一冷,甲鱼就会停止进食。”杨珍说,因为坚持自然生态养殖,她农场里的甲鱼真正长大到一至两斤可销售,起码得花四到五年,普通商品鳖市场销售价在60多元一斤,可同等大小,杨珍的产品却能卖100多元一斤,还依旧供不应求。

  起初,杨珍的创业路却并不如此平坦。辞职回乡后,得知父母已为自家养殖的生态鳖注册了商标,杨珍便着手产品推广。她拎着自家产品流转于各个水产市场,也逐渐对整个甲鱼养殖行业有了了解。原来,普通的商品化甲鱼养殖,往往都在室内,从幼苗孵化到甲鱼长成商品鳖,用不了一年时间,这种速成的工厂化养殖,让商品鳖的质量大打折扣。

  要想产品卖得好,还得用品质说话。如今,在杨珍的养殖场里,放眼望去,一个大棚都没有,全是露天塘,生长环境模拟野生环境,且甲鱼每长一年,就要进行翻塘,养殖剩下的尾水也将引入专门的尾水池,利用生态种植水生植物等方法对水质进行净化,再用到育苗池中,如此便形成了一个循环的生态养殖闭环。

  虽然说露天生态养殖,时间长成本损耗大,但这么多年,杨珍依旧顶住压力坚持了下来,如今产品质量在业界有口皆碑。前两年,借助互联网的东风,杨珍又搞起了网上销售,如今她的客户群遍布全国,西藏、新疆都有客户。“现在快递方便,一般寄出隔天能到。”杨珍说,这两年周边地区稻田养殖火热,她有调整理念,开展中华鳖种苗繁育,去年苗种销售也有近400万元销售额。

  这两年,家乡开展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缪家村拿出村部北面2500亩的土地,高标准统一规划,分出了4个农业生产功能区,杨珍的农村正位于300亩水产养殖区里。土地整治让杨珍看到了更多发展的可能性。“甲鱼生产养殖大部分转移,把这里改建为一个渔业休闲观光基地,塘边再种些果树,搞采摘游。”杨珍带着我们在一个个甲鱼塘间穿梭,又聊起了改造规划。

  “农村大有可为!”杨珍说,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身农业,回归农村,杨珍也想用自己的故事,鼓励更多年轻人,找对方向,坚持做一件事,就一定能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