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社区大排查 打响抗“疫”保
战疫情党旗飘扬 他们和病毒、时
扼住源头的武汉社区阻击战
崔洪刚以普通党员身份到社区报到
切实维护正常经济社会秩序

战疫情党旗飘扬 他们和病毒、时间赛跑

2020-02-10 19:10 主页 来源:未知
战疫情党旗飘扬 他们和病毒、时间赛跑




“针对每一个确诊病案,我们需要还原患者在西安的行动轨迹,探访他们走过的路,找到他们见过的人。”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刑警大队民警林浩说,“就像侦破案情,尽最大努力去寻找每一个接触者,切断病毒传染源。”

在全市吹响疫情阻击战号角的同时,34岁的林浩第一时间申请加入了分局成立的疫情防控“突击队”。这支和时间赛跑的防疫“突击队”每天要找到大量隐藏在城市里的亲密接触者或二代接触者。除了工作量大、强度大、压力大外,感染风险也大。林浩说:“我是一名党员,也是一名刑警,这个时候理所当然应该冲在最前面。”

2月5日,林浩所在小组接到对确诊病例杜某进行核查的任务后,他带领小组成员先后核查地点7处,找到人员百余人,确定病毒消杀点两处,对所有人员进行密切关注及告知相关注意事项。“早一分钟找到亲密接触者,就能早一分钟切断可能形成的传染源。”林浩说。

自1月26日突击队成立以来,林浩已半个月没回家了。林浩妻子王娜也是警察,夫妻俩都在坚持工作。林浩说:“两个孩子一个五岁,另一个三岁,忙里偷闲视频的时候最怕他们问我啥时候能回来。我们终将打赢这场防疫战,那时再回家好好补偿这两个小不点。” 华商报记者 谢涛

市民泰国购5万只口罩 捐陕西6家医院

大疫当前,行胜于言。西安热心市民杨桦和朋友筹集十万余元,在泰国采购5万只口罩,定向捐赠给陕西6家医院。2月8日,5万只口罩运抵陕西省民政厅。

“通关”困难求助媒体 华商报记者伸援手

1月27日下午,杨桦联系到华商报记者,称在泰国购买口罩想捐给陕西的医院,但根据中国海关方面的规定,医院不能作为受赠人直接接受海外捐赠。“怎么把口罩给到医院,我实在没办法了。”杨桦说。

杨桦去年年底听说湖北有不明原因的新型肺炎,1月16日开始密切关注疫情,“武汉封城之后,医疗物资紧张起来,我就想捐赠口罩给医院。”1月26日大年初二,杨桦来到泰国普吉岛,开始购买口罩。开始他一家家药店一盒盒地搜罗,后来联系上一些药商,同学和朋友也慷慨解囊,5万目标的进度条才快起来。

筹集到口罩之后,杨桦的捐助面临一个问题:中国海关此前发布了海外捐助物资免税的消息,但是不清楚如何具体办手续。于是他求助媒体。

1月28日上午,华商报记者了解到,陕西省符合免税受赠人条件并已与西安海关建立联系配合机制的受赠人有陕西省红十字会、陕西省慈善协会。华商报记者随即联系陕西省慈善协会、陕西省红十字会,二者均表示愿意帮助完成捐助。2月1日,财政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联合下发通知,将省级民政部门及其指定单位列入针对此次新冠肺炎海外捐赠的受赠人。

不过,随后的捐赠之路,却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而被延宕。2月4日,泰国商务部将口罩等列为管控品,除非收到商务部秘书长或其特派人员的许可证书,否则一律禁止任何人一次性带500个或更多数量口罩出境。因此,之前愿意免费承运的泰国航空公司也表示爱莫能助。2月5日和7日,杨桦在华商报记者和朋友的联系下,分别找到了中国驻泰国大使馆以及泰国驻成都领事馆的工作人员,他们都表示愿意帮忙,但过程可能会比较长。

口罩到西安当天 医院就用上了

与此同时,杨桦在泰国朋友的帮助下,联系到春秋航空公司市场管理部产品管理处的丁佳妮,她表示,货运方面已经收到泰国限制防疫物资出口的通知,但暂时走客运路线还是可行的。不过,春秋航空没有普吉飞西安的航班,只能先抵达上海浦东机场,再从上海虹桥机场飞西安。杨桦当即决定:走!

随后,华商报记者迅速对接陕西省民政厅慈善事业促进与社工处,联系办理相关进口证明。从海外物资捐赠意向书递交到民政厅,到盖章发放《受赠人接受境外慈善捐赠物资进口证明》及随附的《捐赠物资分配使用清单》,仅仅用了一个小时。

2月7日当地时间20:15,航班从普吉起飞。北京时间2月8日01:55,航班抵达上海浦东机场,杨桦又搭乘当天6:55的航班,9:30将5万个口罩运抵西安,12:00左右,口罩被运送到了陕西省民政厅。

这是陕西省民政厅在此次疫情中,被海关指定为免税受赠人后,接收的首笔海外捐赠物资。随即交大一附院从民政厅领取到定向捐赠的一万只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