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城区:产业的转型迈出新步伐
通信电子等行业受到严重冲击
破解信创产业落地“最后一公里”
50年钟表大亨:积压45万只手表
加速建设汽车金融新生态

通信电子等行业受到严重冲击

2020-04-29 14:51 主页 来源:未知
通信电子等行业受到严重冲击

受疫情、石油价格战等影响,全球股市出现巨震。而美国及世界其他股市的暴跌可谓史无前例,其中美股8天3次熔断可谓前所未闻。而美联储的紧急行动让原本已经风声鹤唳的金融市场陷入更为罕见的恐慌局势,从而引发了投资者对于“全球性经济危机是否即将到来”的焦虑。

对此,腾讯新闻、新京报联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打造的《首席直播课》,邀请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华创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牛播坤表示,

1、当新冠疫情冲击全球供应链,供给和需求同时停摆,中国面临的主要问题还是需求,也就是出口,压力非常大。

2、各行业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程度取决于以下三个维度:投入要素:进口VS自给;进口投入要素:集中VS分散;产业链全球分工形态和复杂程度。

3、国内市场参与全球产业链的方式,预计将朝着简单产业链全产业链化结合下游低附加值环节转出,较复杂产业链趋向区域化,极复杂产业链仍然延续全球化的格局。

一、国内市场在全球产业链当中的角色

首先来看全球产业链的变迁。从总量的角度看,对国内市场而言, 全球贸易的负面冲击主要体现为需求冲击而非供给冲击。

供给的视角下,国内市场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一大供应链中枢,并已经成为了亚洲的绝对产业链中心,取代了2000年时日本在亚洲的中心地位。

需求视角下国内市场的中心性要小得多。需求视角下,美国对全球产业链需求端发挥的作用已经远远小于2000年,而国内市场的作用仍在提升,处在美国的去中心化和中国市场在亚洲中心化的此消彼长过程。

当新冠疫情冲击全球供应链,供给和需求同时停摆,中国面临的主要问题还是需求,也就是出口,压力非常大。

以纺织业全球产业链为例。国内市场在全球产业链中供需位置的不平衡主要是由简单产业链行业的高度市场占有率带来的。在纺织业,国内市场已成为绝对的全球供给中心,没有一个任何国家可以与之抗衡。

纺织业需求端,国内市场在全球产业链中起到的作用小的多,因此在类似纺织这样的行业,国内市场几乎是绝对意义的供给方,全球贸易的负面冲击几乎完全体现为需求冲击。

以信息产业全球产业链为例。从信息产业(ICT)这类复杂产业链行业来看,国内市场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供给与需求地位的差距并不大,全球贸易衰退对国内市场的冲击是双向的。

在信息产业的产业链中,国内市场依然是第一大供给中枢,但中心性要小于纺织业中的位置。

国内市场在信息产业链需求上的作用要大于纺织业,因此在信息产业领域,国内市场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供给和需求地位差距不大,疫情带来的冲击不仅会体现在外需冲击,还会明确体现在上游供给冲击。

需要关注的是,事实上, 2008 年以来产业链的全球化已经处于停滞不前,更多的被区域化深化所取代。从全球产业链参与度来看,虽然全球平均关税在2008年短暂回升后继续下降,但产业链的全球分工程度并未回到增长的轨道。

总体来说,从全产业链的角度来看:

l 供给的视角下,国内市场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一大供应链中枢,而需求的视角下国内市场的中心性要小得多;

l 需求视角下,处在美国的去中心化和国内市场在亚洲的中心化的此消彼长过程;

l 全球贸易的负面冲击主要体现为需求冲击而非供给冲击。全产业链角度国内市场供需角度的不对称主要由简单产业链带来,简单产业链国内市场已成为绝对的全球性的供给中枢,需求则相对作用较弱,复杂产业链供需的差距较小,但供给来源较集中,需求来源则分散得多;从地理维度看,全球产业链的分工正趋向于区域化,区域分工正在边际上不断替代全球分工;国内市场参与全球产业链的方式,预计将朝着简单产业链全产业链化结合下游低附加值环节转出,较复杂产业链趋向区域化,极复杂产业链仍然延续全球化的格局。

二、全球对国内市场制造业的依赖程度有多深?

从SITC大类贸易品的进出口数据看,国内市场四大类工业品出口占国内市场总出口金额的83%,其中又以机械及运输设备和杂项产品为主。

全球主要用于固定资本形成和直接消费的机械及运输设备和杂项产品(主要是各类消费品)接近半数由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出口,由国内市场出口的部分分别达到了16.8%和26.4%。

主要作为中间产品投入各行业生产的化学品或相关产品和原料分类的制成品分别有7%和18.2%的出口由国内市场贡献。

从SITC三位代码贸易品国内市场出口占全球比例和出口金额(气泡大小)看,国内市场有大量基本工业品、机械与运输设备及杂项产品细分项出口占全球总出口三分之一以上。

简单用贸易金额表示的依赖情况事实上低估了全球对于国内市场制造业的依赖,例如,呼吸机与口罩。

哪些行业出口压力陡增?从2008年金融危机次年2009年全球各类贸易品的进出口变动看,全球经济衰退使除了第0部门的食品和活动物、第7部门中的电子产品以及第8部门的杂项制品贸易有小幅减少外,所有工业原材料、中间品和主要用于资本形成的机械门类和其他运输设备的贸易数据都出现了大幅萎缩。

总需求下行,资本品和中间产品的顺周期性较高,从各行业的用途流向和外需占比能够基本判断行业所受外需冲击的程度。我国出口以最终产品为主,结合出口份额,受影响较大的行业是资本品和耐用消费品为主的行业,即机械电气设备和杂项类产品。

所受冲击依次为:计算机电子光学产品、家具行业、电气设备、机械设备、其他运输设备、纺织服装等。产出主要作为中间产品的行业,如化工产品和金属制品、橡胶塑料等作为原材料的工业制成品行业,全球层面需求萎缩明显,但并非我国主要出口类别,这些产品面临的产业链传导冲击存在一定时滞。

三、哪些行业可能面临供给冲击?

各行业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程度取决于以下三个维度:投入要素:进口VS自给;进口投入要素:集中VS分散;产业链全球分工形态和复杂程度。

其中,计算机电子光学产品生产对全球产业链的依赖程度非常突出;电气设备、机械设备、化工、制药、纺服皮革和其它运输设备行业的投入品来自进口的比例并不大,但进口来源国比较集中;焦炭及成品油、基本金属、非金属矿物等行业,供应链形态相对简单,且进口来源比较分散。

按投入产出表视角的依赖度测算,从投入产出表中的各行业进口投入品分布看:国内市场地区大多数行业,除食品饮料烟草和焦炭及成品油,都有来自韩国、日本较高比例的中间投入品;美国、澳大利亚、巴西、俄罗斯和加拿大提供中间品较多的是自然资源加工类的制造业;欧洲国家如德国、法国和英国,主要提供的是机械行业、运输设备行业的中间品。

按贸易数据视角的依赖度测算,国内市场在SITC第七部分机械与运输设备上的供应链相对集中,而需求方分散的多。美国是该品类的全球需求中枢,而国内市场是该品类的全球供给中枢,国内市场为韩国、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等几个东亚东南亚经济体带来大量的顺差,而这39个经济体中超过三分之一最大逆差来源是国内市场。

四类机械贸易品主要进口自日本、德国、美国、韩国、法国等。72章专业机械(主要是最终品中的资本品)和 74章通用工业机械(主要是中间品)是四类机械贸易品中进口较多的门类。专业机械子门类中进口最多的一类是SITC728 其他特种工业专用机械设备及零件,进口金额达362亿美元,其中主要是特种工业机床和半导体设备。

看一下通信、电子行业。在SITC77 电力机械装置及零部件4341亿美元的进口额中, 半导体集成电路进口3120亿美元。半导体产业链中, 欧美的供应链是可以被日本、韩国替代。东南亚这部分产业链是较为低端的,完全可以被国内的产能所替代。疫情明显冲击在需求,目前压力最大的是低端的半导体小公司,这些小公司跟东南亚的半导体产能处于同一生态位(中低端),由于客观上产能过剩,中长周期的角度,这些公司的倒闭是必然的,值得关注的是失业的压力。

电力设备行业。电力设备中771、772、773、778四类属于电力设备制造业产品,2018年进口金额达712亿美元。电力设备方面的进口主要是772和778两部分贸易品,其中分别对应的大宗进口是各种用电设备和电池及零部件。用电设备方面,国内大部分用电设备实现了国产化,主要在科技、学术研究领域应用的精密仪器用电设备依然是用海外,但不难替代。电池及零部件方面,锂电池产业链公司主要分布在国内市场、日本、韩国,国内市场锂电池产量占全球50%以上,其中动力锂电池产量占全球60%以上, 锂电池及电池材料产业链大部分环节已实现了国产化,主要材料均为本土供应。

汽车行业。78章陆用车辆的细分贸易品中,绝大部分进口来自SITC781小汽车和其他为客运

设计的车辆(最终品)和SITC784机动车零部件及附件(中间品)两类贸易品。由于国内市场汽车市场全球最大,从 规模效益、就近配套的规律出发, 绝大部分零部件都实现了本土生产。但仍有部分零部件需要进口,越高端的车型进口件占比就越高,普通自主及合资车型进口件占比在5%-10%。汽车零部件进口最多的四类产品分别是 传动系统零部件、车身及其附件、发动机零部件、电子电器零部件,按2017年进口金额分别占进口总量的37%、19%、12%、8%,其中传动系统包含进口变速器,发动机零部件包含发动机整机,一般用于高端合资车型,以及部分自主车会用到进口变速器。

四、主要国家和地区停摆对供应链的影响

各国对国内市场地区海外供应链的影响程度大致分为三个梯队:

第一梯队:日本、韩国等与国内市场生产活动联系极为紧密,尤其是计算机电子光学门类最为突出,在多数工业品门类中对国内市场都存在大量出口主要作为中间产品。

第二梯队:美国和德国对国内市场供应链影响比日本、韩国小,在机械和医药、化工、动力机械、专业机械、通用机械、公路车辆、其他运输设备(飞行器为主)等多领域对国内市场存在大量出口,从投入产出表上可以看到国内市场供应链对德国的依赖要比对美国更高,进口自德国的贸易品有更多用于工业生产,如其它运输设备中,美国对国内市场出口以制成品(大飞机)为主,而德国对国内市场出口大量高铁及飞机船舶发动机等零部件。

第三梯队:欧洲主要工业国对国内市场供应链存在一定影响,但影响比美国德国小得多:英国影响最为突出的是基本金属制造,机械设备、电气设备、运输设备有一定影响;法国影响最为突出的是其他运输设备(大飞机),机械设备、机动车辆、计算机电子光学也有一定影响;意大利影响较大的是机械设备、基本金属制造,纺服皮革、电气设备、机动车辆也有一定影响。

五、全球第五次产业转移浪潮或提速

以纺织纺服业为例。纺织业同下游服装行业的比较优势呈现不同趋势:

服装产业的劳动密集程度较高,比较优势不断降低;

纺织业整体的比较优势稳定,纺织业中依赖化纤产业的人造织物等细分贸易品比较优势

在提升;

纺织纺服产业的产业转移将呈现下游服装产业转出、中游纺织业受益。

从2014年开始,纺服业和纺织业的出口呈反向背离,2018年以来纺服产业固定资产投资的负增长趋势明显。

产业转移可怕吗?其实并不可怕,2017年中国的比较优势产业和1995年日本的比较优势产业非常类似,都是集中在鞋包、汽车等产业上。

中国产业转移的方向类似日本,从下图可以看出,机械及运输设备、基本工业材料和化工产品的优势增强,最终消费品行业中大量附加值较低的行业将会转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