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公园要怎么完善产业链?
德邦难改财运:盈利不足前年一半
主力资金护盘坚决,融资客借机出
聚焦新基建等领域,对房地产的影
银保监会回应中行“原油宝”巨亏

德邦难改财运:盈利不足前年一半

2020-05-01 17:52 主页 来源:未知
德邦难改财运:盈利不足前年一半

号称中国“大件物流老大”的德邦,日子有点难过。

4月的最后一天,德邦股份公布了其2019年的业绩。年报显示,德邦股份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59.22亿元,同比增长12.58%;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24亿元,同比下滑-53.82%。

仅从财务表现来说,上市不久的德邦股份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困顿之中。

德邦股份,全称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德邦)于2009年8月6日在上海成立,实际控制人为崔维星,2018年1月成功登陆上交所。截至2019年12月31日,德邦基本实现了全国地级以上城市的全覆盖,乡镇覆盖率高达 94%。

德邦以大件快运起家,号称中国“零担物流老大”。一直致力于为中小企业提供高品质的公路快运与快递服务,主要产品包括快运及快递业务。

在头部快递服务企业当中,德邦是与顺丰控股一样,为数不多采用直营模式的快递服务企业。如今看来,同为直营模式的顺丰已经成为A股首个营业收入破千亿的快递服务企业。而诞生于2009年的德邦却总给外界透传递出一种“掉队”的感觉。

转型快递,但能力跟不上野心

2018年对德邦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

2018年1月16日,德邦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挂牌,成为中国首家通过IPO 登陆A股的快递服务企业;2018年7月2日,德邦在水立方召开战略发布会,宣布将品牌名称由“德邦物流”更改为“德邦快递”,全面发力大件快递业务。

从时间线上,2019年是德邦转型的第二年。但从业绩的表现来看,德邦的转型之路并不顺利。

德邦表示,2019年公司净利润及利润率下滑的主要原因系为提升战略业务大件快递的核心竞争力,公司在运输、分拣、末端派送等环节加大资源投入,故营运成本增幅大于营业收入增幅。

数据显示,2019年德邦拥有网点28725个,其中直营网点数量6238、合伙人网点数量2535。

据财报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德邦新增自有车辆2105辆,叠加2018年已经拥有的运输车辆,2019年德邦现存车辆12980辆。即便如此,德邦的运输成本中依旧包括着外请运力的费用。

德邦运力采购的费用可以通过应付账款体现出来,德邦的应付账款主要分为运力采购及货款、装修工程款及设备款三大部分,其中运力采购及货款从2017年至2019年占比均超过77%,且2018年及2019年同比增长均超过54%。

2019年的年报中德邦并未披露其运力采购占比,但在2019年半年报中,德邦披露其外请运力占比高达69%。

外购的运力,很难保证其“认同并遵守”德邦的服务理念及服务质量。据天眼查显示,目前德邦所涉及的法律诉讼多达224条,其中,仅有31起是劳务合同纠纷;剩余193起案件中,有90起运输合同纠纷,28起公路运输合同纠纷及11起合同纠纷。

此外,目前的德邦已基本实现全国地级以上城市的全覆盖,乡镇覆盖率高达 94%。在如此高的业务覆盖率下,德邦需依赖运力采购才能完成其承接的业务量。从运力上说,德邦的能力似乎跟不上其野心。

快递合伙人?是直营还是加盟?

典型的直营模式,就是如同顺丰一样,资产都是自有的,对业务的各个环节拥有绝对的控制。但德邦定义下的“直营”却是直营和事业合伙人的模式。

2015年8月,为更加有效地覆盖业务区域,实现运输网络的广泛延伸,德邦正式启动了事业合伙人计划。针对网络覆盖相对薄弱的地区,德邦邀请具备物流配送能力的个人或商户作为快运或快递业务的事业合伙人,通过与公司直营网点良性互补与共同合作,实现共同成长。

德邦的事业合伙人制度,虽是合伙人,却又透露出一股加盟制的味道。有意思的是,德邦一直表示坚持直营模式。但这种直营叠加事业合伙人的模式,更像是吸收了直营和加盟模式两者特色的产物。

此外,直营模式的一大特色就是重资产,如同顺丰一样“能买就买”,相比之下的德邦并不是。

德邦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在业务快速发展阶段,为加快资金运转效率,公司全部营业网点及分拨中心采取租赁形式取得而并非自有。

既是租赁,德邦不可避免地会产生租赁合同到期、房租涨价等不确定因素的影响。德邦在网点覆盖率方面,2019年的乡镇覆盖率虽然高达94%,但相较于2018年的95.2%有所下滑。

德邦“含糊”的直营模式,亦给其口碑带来了冲击。据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9年快递服务满意度调查结果通报》显示,在被调查10家全网型快递服务品牌中,德邦快递排在第9位。

物流、快递二选一?

2019年12月26日,德邦在广东佛山举办的发布会上表示将推出一套升级版家具物流解决方案,为提升用户体验,德邦快递从仓储到末端配送,推出一系列措施。然而,措施的背后德邦瞄准的是家具物流市场。

正如德邦物流改名德邦快递一样,德邦想做的是将大件物流快递化。改名之后的德邦,亦开始在快递业务发力。

业务量方面,2017年至2019年,德邦快递业务分别完成2.73亿票、4.47亿票、5.2亿票。值得注意的是,据2017年及2018年财报披露,德邦分别完成业务量3.13亿票及4.83亿票,也就是说,快递业务量在公司总业务量中占比超80%。

从业务量的绝对值来看,德邦在快递业务战绩喜人。但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及2018年德邦快递业务量分别以69.41%及63.87%的速度增长,但在2019年快递业务同比增长仅为28.86%,增长速度大幅下滑。

收入方面,快递业务的营收占比已超越其深耕多年的快运业。数据显示,2019年德邦快递业务创造营业收入146.67亿元,同比增长28.69%;快运业务创造营业收入107.46亿元,同比下滑4.11%。

无论从业务量数据还是造血表现,2019年,德邦的快递业务增长明显乏力,其传统的快运业务也开始呈现下滑态势。

事实上,将大件物流快递化,二者可以齐头并进、相互扶持,德邦在大件物流领域的优势和经验可以在快递化的过程中发挥效用。而目前的德邦,在加足马力冲刺快递业务的同时,更像是“抛弃”了其深耕多年的大件物流,没有发挥其原本就具有的优势,在转型的关口做了一道非此即彼的单项选择。

据虎嗅报道,2018年德邦在水立方发布会中亦宣布,“未来三年,德邦将每年投入35亿元,用于构建大件快递的整个运营配送体系,打造大件快递的核心竞争力,给电商赋能。”照此计算,三年累计下来,一共要投入105亿用于快递业务的市场争夺。而截至30日上午收盘,德邦市值仅为92.93亿元。

现金流方面,德邦2019年经营活动实现现金净流量仅为6.596亿元,相较于2018年的15.87亿元大幅减少。

既然自有不足,便只能靠外力弥补。2019年德邦为筹集资金所产生的本金偿还、利息支出等活动的现金流出34.32亿元,已超出其吸收投资、取得借款等筹资活动带来的32.11亿元现金流入。而货币资金方面,截至2019年德邦账面货币资金13.17亿元,略大于其短期借款11.62亿元。

整体而言,德邦的资金链并不富裕。2019年是德邦105亿元三年计划的第一年,无论成果如何,德邦都在为未来铺路、买单,但鉴于其造血能力,是否能如愿以偿,还存在很多悬念。

此外,受2020年春节期间突入起来的疫情冲击,德邦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92 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0.43 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