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暴中寻求蝶变的中国葡萄酒
香椽发布跟谁学做空报告第三部分
中国唯一的可以垄断全球的巨头
王健林下命令不改目标
宜人贷突遭监管清理整顿?

香椽发布跟谁学做空报告第三部分

2020-05-08 09:04 主页 来源:未知
香椽发布跟谁学做空报告第三部分

香椽研究公司(Citron Research)周四发布了针对跟谁学(NYSE:GSX)的做空报告的第三部分内容。跟谁学回应香橼第三份做空报告:谴责通过不实指控,达到做空获利目的的行为

在此以前,香橼公司在4月14日首次发布做空报告称,在其跟踪支付的20%课程中,该公司发现跟谁学虚增营收70%。随后,香橼研究在4月30日发布了做空报告的第二部分内容,指称跟谁学2019年虚增40%注册用户,而且存在刷单行为。

截至周四收盘,跟谁学股价上涨4.82%,报40.87美元/股。

以下是香椽做空报告第三部分内容的概要:

这项调查是由多个信源准备的,他们都是中国教育营销方面的行业专家。我们很乐意向监管机构提供所有顾问的姓名和人数。

特此提交给:

·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

·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总会计师萨加尔·特奥蒂亚

·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公司财务总监威廉·辛曼

·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投资管理部主任达莉亚·布拉斯

· 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

· 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主席威廉·杜克三世

· 中国证监会

· 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

中国在线教育提供商跟谁学从事着活跃的、持续不断的欺诈行为。香椽研究公司已经提出了压倒性的证据,表明跟谁学上报的收入和学生注册人数是伪造的。我们将继续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合作,提供更多关于客户“刷单”的信息,并将在不久的未来提供更多有关这个话题的信息。

这封信将集中在跟谁学业务的成本问题上。这一点之所以很重要,是因为跟谁学因其运营效率而被吹捧为一家可靠的公司。我们将会证明,这种效率无非是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

想要理解跟谁学的欺骗和谎言文化,我们只需看看该公司昨天公布的财报就行了。尽管跟谁学的基础盈利继续保持着“好到不真实”的表现,但该公司还是以病态的不诚实态度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声称,它既是全球市值最大的在线教育公司,也是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K-12在线教育公司——这两个叙述都不是真的。

是什么引起了我们的怀疑?是这张图表:

尽管跟谁学面临着世界级的竞争压力,却声称其客户获取成本比同业公司低一半。

除了我们在上周报告中强调的三个未披露关联方(北京家蒙、百家云图和家长村)之外,我们又发现了四个此前未披露的关联方。

其中一个新发现的未披露关联方的所有者是前跟谁学员工贾扬洋和跟谁学联合创始人张怀亭。张怀亭是仅次于跟谁学首席执行官陈向东的最大个人股东,拥有近1000万股票。据报道,张怀亭于2019年12月从跟谁学辞职,但现在他拥有的未披露的相关实体正在很积极地为跟谁学获取客户。

上周,陈向东在回应我们之前的报告时公然撒谎,声称跟谁学与家长村和百家云图没有任何关系,而不是编造一个可信的故事来解释这些关系。我们将在下文提供进一步的证据,证明这些实体不仅为跟谁学及其管理层所知,而且还在积极地从事仅为跟谁学获取客户的活动——正如我们所写的那样。

我们认为,这些未披露的关联方只是跟谁学用来将成本从公司账面上转移出来的空壳公司,同时大幅少报了成本。跟谁学的管理层正在齐心协力,在损益表中用捏造的财务数据欺骗投资者。

我们发现,有许多空壳公司被用来将成本从跟谁学的账面上转移出来:

北京熊点点科技合伙企业:这家公司的所有人是前跟谁学员工贾扬洋和跟谁学联合创始人张怀亭所有。

武汉奥邦图灵科技有限公司:直接告诉我们其母公司是跟谁学。被列为公司联系人的人告诉我们,她不相信该公司正在运营。

友书共读教育科技(烟台)有限公司:直接向我们披露其母公司是跟谁学。

孝义市锦绣窗帘城:孝义市锦绣窗帘城的法定代表人正在发布高途课堂(即跟谁学)的招聘信息,但中国政府的商业登记显示,其所从事的是窗帘销售业务。(星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