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地产17亿入股科华生物
财政政策必须加大宽松力度
学位房调查:每平米均价超10万元
建设教育集聚区工作推进会
带货3亿,董明珠加冕带货“女王

财政政策必须加大宽松力度

2020-05-12 11:45 主页 来源:未知
财政政策必须加大宽松力度


全球疫情仍在蔓延:截至北京时间5月10日,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400万例。相较之下,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全国两会召开在即,财政和货币政策走向成为关注热点。
 
4月17日召开的中央会议指出,要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和实施力度,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财政政策应从哪方面入手,才能体现“更加积极有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要进一步落实落细减税减费政策,将已有的和即将实施的政策力度统筹起来,让财政政策的力度一目了然。“已经实施的减税降费政策在2020年还会继续,再加上新的减税降费政策,2020年减税降费规模将进一步加大,可能突破3万亿元。”
 
具体而言,杨志勇认为,可适当加快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的进程,各税率再分别下调1个百分点,进一步降低税负。同时加快消费税改革,通过消费税税目、税率的调整,更有效地促进中高端消费,推动境外消费回流。
 
3%左右的经济增速更有实现可能
 
时代周报:全国两会召开在即,是否需要设定经济增长目标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你的看法如何?
 
杨志勇:我认为仍然有必要设定经济增长目标。目标是宏观经济管理所需,代表方向。当然,经济增长目标的设定要综合研判,兼顾需要与可能。理想的经济增长目标,是在高质量发展的前提下越快越好。
 
如果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在5.5%-6%这一区间内,2020年要完成的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就都会实现。不过,由于疫情影响时间较长,在第一季度GDP增速下降6.8%以及国内外各种挑战仍在的情况下,0-3%的经济增长目标都是可以接受的。相对来说,3%左右的经济增速对未来的经济增长要求不会太高,更有实现的可能。为了争取更好地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只要有条件,符合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我们还是要争取尽可能快的经济增长速度。
 
时代周报:为了达到3%左右的目标,是否需要大胆实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辅之以扩张性的货币政策?
 
杨志勇:是的,无论设定什么样的经济增长目标,都要实施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同时必须辅以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双松”的经济政策,可以让宏观经济运行环境更加宽松,让经济增长目标更易实现。
 
财政政策必须加大宽松力度,效果才会更好。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是扩张性财政政策所必要的配套,没有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流动性就会出现问题,因此,更大幅度的降准降息都是接下来应该采取的措施。
 
要防止专项债一般化
 
时代周报:4月17日的中央会议还提到,要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目前部分地方政府债务负担已经较重,应如何在增发新债以及控制地方政府债务规模中取得平衡?
 
杨志勇:需要注意的是,地方专项债债券的发行仍要考虑财政风险。专项债应该有项目对应收益,且收益可以覆盖成本。如果项目收益不足以覆盖成本,那么只有在财政注入足够多资金情况下,让债券资金收益可以覆盖成本,专项债券才可以发行,要防止专项债一般化,这里的一般化是指专项债实际上变成了没有收益的一般债。
 
地方债规模仍有扩大空间。但考虑到风险,应该更多关注项目自身因素。地方财力困难有许多要靠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来应对,因此,抗疫特别国债可以考虑部分转归地方使用。
 
时代周报:去年国内财政赤字率为2.8%,有专家建议今年的财政赤字率可扩大到4-5%的水平。你则提出今年可将财政赤字率提高到3.2%左右。为何是3.2%?
 
杨志勇:财政赤字率的提高必须考虑财政风险,一方面财政收入下行压力大,另一方面财政支出的刚性摆在那里,这就要求提高赤字率。死守3%的所谓国际警戒线没有意义。实际上,欧盟成员国早已纷纷突破3%。什么样的赤字率适合中国,就应该选择什么样的赤字率。
 
考虑到财政支出中的资金积压问题,也考虑到财政支出中的各种约束因素,筹集到的资金需要有合理的去处。因此,我选择了较为保守的3.2%左右的赤字率。
 
其实,在疫情没有发生之前,我就是这么认为的。现在,宏观政策调控已经明确三箭齐发,特别是发行抗疫特别国债,疫情影响部分可以在特别国债中体现,这样一来,财政赤字率还是可以维持在3.2%左右,不必有太大的变化。按3.2%计算,相对2019年,至少可以多释放出4000亿元的可支配财力。
 
其实更重要的不是具体选择什么样的数字,而是财政政策要保证足够的灵活性。在国内外经济形势复杂多变以及全球疫情影响因素仍在的背景下,财政赤字率如未来有必要,还可以调整。总之,需要强调的是财政政策“因时因势而变”。
 
财政赤字货币化关键在操作
 
时代周报:最近,“财政赤字货币化”成为争议性话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主张实行财政赤字货币化,由央行直接购买特别国债,而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则认为,首先要看财政政策是否足够有效率。在你看来,现在是实施“财政赤字货币化”的时候吗?
 
杨志勇:正统的财政学教科书反对财政赤字货币化。我们的改革开放经历了从允许财政赤字银行透支到不允许的过程。《中国人民银行法》也不允许财政透支,主要担心财政赤字货币化可能引发通货膨胀。
 
但只要物价能够稳定,那么政策实现手段的多样化是可以接受的。关键是具体的操作方法。如果一定要以央行购买特别国债的方式实现,一定要做到发行方式和发行规模的确不会引致通货膨胀。
 
时代周报:“财政赤字货币化”的前提是财政政策充分有效。应该如何提高当前财政政策的效率?
 
杨志勇:首先,财政支出项目要能真正落地。不要债借了,资金要下拨了,但资金就是趴在账上。要打通阻碍资金流动的各个渠道。政府也要过紧日子,厉行节约应体现在预算支出绩效的提高上,让财政资金发挥最大的效率。
 
其次,财政支出项目的落实不只是财政部门的事,还涉及到政府各相关部门。只要一个部门动作慢了或停下来,那么项目就无法落地或落地效率较低。只有通过充分的激励,不让做事的人吃亏,项目落地率才会更高,财政政策效率才会提高。
 
时代周报:你曾表示,我国的货币政策还有继续发力的空间。如何评价目前的货币政策力度?
 
杨志勇:疫情全球蔓延,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应互相协调,共同指向如何有效扩大内需。
 
货币政策的扩张应以提供合理的流动性为目标,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为导向。3月26日起,美联储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降到0,相比之下,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还处于10%左右的较高水平上,仍有很大的下调空间,更大幅度的降准应是政策的可选择项。
 
中国人民银行于1月6日实施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多亿元;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此外,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应该说,此前的一系列降准保证了合理的货币流动性,但实际上目前的降准空间仍然较大。
 
利率也是如此,降息空间也很大,常规或其他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工具还可以继续调配。目前货币政策已经表现出扩张的趋势,但还有待加强。当然,货币政策还应关注价格稳定。虽然物价有一定压力,但从趋势来看,需要提防通缩,因此货币政策还有较大的继续发力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