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卖力“演出”,买单者寥寥
经济学家总能说对 为什么不是首
夜经济“开张” 配套保障不能“
贾跃亭所持乐视网股票拍卖流拍
聚焦贵州:织梦成金奔小康

经济学家总能说对 为什么不是首富

2020-06-15 09:07 主页 来源:未知
经济学家总能说对 为什么不是首富

     经济学家尽管不是历史学家,但论起说历史故事的热情,却并不比后者低。经济学界谈到英国,或者说近代经济史,经常会涉及两个故事,工业革命的发生和维多利亚时期英国经济的沉沦。
 
  凯恩斯在20世纪20年代首先挑起了对维多利亚时期英国经济的指责,认为因此导致了英国经济走下坡路,并引发了霸权消退的严重后果。这种指责在之后还被陆续多次提及。而在20世纪60、70年代,来自美国的一批经济学家又反过来认为,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经济发展不存在值得指责的突出问题。于是,这样的指责、辩驳之争,之后又反复出现。
 
  上述争论,究竟谁对谁错,其实很难得出一致意见。但有趣的是,不同观点立场的经济学家在描述19世纪英国经济变迁时,往往会采用不同的叙事方式。
 
  著名经济学家、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经济学、历史学特聘教授迪尔德丽·N.麦克洛斯基在其所著的《如果你那么聪明:经济学家的叙事》一书中就谈到,一些经济学家对发达资本主义的运行健康水平有所怀疑,因而钟爱用医学隐喻来描述出错的地方,常常说“苦痛”、“英国病”、“诊断”。而诸如戴维·兰德斯等历史学家则喜欢用比赛来描述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常常采用“赛跑”、“领先”等词汇来指代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增速加快的国家及时期,并且他们在描述国家之间经济发展的竞赛时,习惯套用军事方面的词汇。
 
  兰德斯等人指出了英国在19世纪晚期因为经济发展水平逐渐被统一后的德国赶上,所以感到焦虑。对此,麦克洛斯基认为,经济发展的竞赛,其实与军事竞赛、体育比赛的相通性并不是那么强。而经济发展的第一名,也并不能像体育比赛头名那样成为通吃的赢家。如果仅仅从普通英国人、英国企业家、英国银行家的角度来看,19世纪晚期的英国经济并没有出现部分经济学家渲染的那些致命问题,而是同时期内美国和德国赶上了英国的发展水平。
 
  尽管如此,这也并没有妨碍部分经济学家将发展落后描述成不亚于输掉比赛、军事失利的大灾难。麦克洛斯基再度举例指出,经济史读本中经常还会出现荷兰的失败案例,即荷兰在获得海上霸权后,又迅速失去了霸权,走向了衰落。问题是,荷兰究竟失败在什么地方了?这个国家从近代一开始就一直是世界上收入最高的国家之一,国民生活质量很高,企业创新活力在欧洲也首屈一指,整个国家在今天的欧盟体系中也获得了其实远超国家经济分量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麦克洛斯基指出,“讲故事的方式塑造了一个人对维多利亚时代失败的印象。”按照有些经济学家的描述,英国19世纪后期的失败,造成了这个国家在20世纪的“沉沦”。但如果拿出数据,英国1987年的人均GDP比1900年增长了228%,1987年的绝对值仍高于韩国、苏联。根据数据还可以发现,从1900年到1987年,几乎所有的工业化国家的增长,都要比发展中国家迅速,但这并不影响经济学家撰写出一个又一个旨在论证“富国发展停滞不前”的故事。反过来,一些经济学家也会完全没有心理负担地讲述因为主动接纳了“华盛顿共识”的那些新兴市场国家的美妙发展前景,哪怕这些国家在此后被卷入国际金融危机,甚至陷入发展危机,彻底失去了增长活力。
 
  《如果你那么聪明:经济学家的叙事》详细解读了经济学家爱讲故事的这个现象。经济学家所讲的故事,有时也会被戏谑地称为“经济学家的黑话”。麦克洛斯基说,经济学家讲故事有四样修辞法宝:事实、逻辑、隐喻和故事,往往必须结合起来使用,或者至少要将隐喻和故事结合起来讲述。而那些成名的经济学家往往擅长重新梳理并讲述非经济学家早已经阐释过的故事:比如古代的某个国家,经济很不错,国家很富强,就是因为一个不受重视的货币问题,导致国家开始变得贫穷。又如,某个国家的政府为了推动完全就业,降低税率,但公众预知到政府的行动,所以自作聪明的官员就没能斗过聪明的老百姓,政策红利会被很少数的人赚去了。再如,像韩国、新加坡这样的国家最初底子很薄,就是努力学习了西方的发展理念,吸引了很多外国投资,所以后来才变得富裕起来。
 
  在这些所讲的故事中,经济、货币、商业、贸易的重要性得到了强调,经济学家会按照自己的需要梳理故事情节,省略不利于证明自己观点立场的事实,然后使得能够证明自己观点的事实,包括一些牵强串联在一起的事实细节具备说服力。当然,经济学家的这种兜售故事的方式,未必永远管用。这本书就包含了公众对于经济学家的质疑:如果你总能说对经济,那么聪明,为什么你不是首富?
 
  也就是说,无论是什么学派的经济学家,讲述的故事其实更多的是故事与隐喻的结合,外加一部分事实,却缺乏符合科学的逻辑。虽然那些故事可以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已经发生的经济现象,但这种理解却未必是正确的。就像英国19世纪后期的经济发展,被不同经济学家解读成完全不同性质的进程那样,麦克洛斯基认为很多故事已经偏离了基本的常识,也因为缺乏逻辑,所以并不能让人对经济规律和经济现象产生更为深刻的认识。
 
  经济学故事还常常不自觉地滑入了虚构类叙事的领域。也就是说,经济学家有时会变成说书人。这并不难以理解,主流经济学的假设和理想模型,在现实经济中都是不存在的。麦克洛斯基在书中还不无讽刺地指出,经济学作品尤其是经济史作品,还经常出现格言式、金句式的表达,就是借助概括得很精炼的结论来加深读者印象,同时还能掩盖经济故事缺乏逻辑的问题所在。
 
  那么作为读者,该如何鉴别经济学家所讲的故事呢?麦克洛斯基提出的建议是,使用修辞的其他三个门类,也就是事实、逻辑和隐喻来判断。首先,事实会起到限制故事的作用。如果故事经不起事实推敲,不符合数据体系,其说服力无疑就大打折扣。其次,用逻辑来推敲故事的严密性,可以帮助我们鉴别故事的真伪,或是判断编造程度。第三,经济学家有时引用的隐喻,恰恰导致与故事相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