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养老仅“一碗汤”距离
山东“挑山工”入川斗蜀道
数字经济激发新的活力
全国每年查处醉驾犯罪30余万起
“吐槽找茬窗口”不能“只拉弓不

山东“挑山工”入川斗蜀道

2020-06-16 13:06 主页 来源:未知
山东“挑山工”入川斗蜀道

        17岁嫁到山里时,是丈夫背着她,攀藤条爬天梯,手脚并用,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进了村,这也让她担惊受怕了一辈子。从那以后,今年92岁的兰明秀就再也没有下过山。
 
  6月13日,在二道坪与斑鸠嘴之间的索道吊厢里,记者恰遇兰明秀,这是她嫁进古路村以来第一次出村。她去女儿家玩了13天。老人虽然患有高血压,但经不起家里人劝,终于尝试了一下。“做梦也没想到,我能坐索道进出村!”她说。
 
  以前日子苦,裤脚磨破了,能补就补,实在不行就挽上一点,一条长裤最后穿成短裤。如今,国家政策好,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过得很好。现在就是扔掉的衣服,以前都没有享受过。更没想能体会到坐索道这个滋味,坐观光车也是人生头一遭儿。
 
  古路村,是一个典型的彝族村落,坐落于四川省汉源县永利乡,有100多户,500多人。据当地人讲,古路其实是“咕噜村”的音译。当地海拔1300米以上,山高路陡风急,村旁就是咆哮奔涌的大渡河。不只是大石,稍有不慎,滚到山下的,也有牛羊,甚至孩童。
 
  这是一座近乎与世隔绝的村庄。2004年,当地政府拓宽了狭窄的骡马道,虽然只有4公里长,但高差太大,异常险峻,进出村庄至少半天。为了尽快打通脱贫致富路,留住乡愁,当地政府决定在保留骡马道景观基础上,修建一条索道。
 
  2016年,来自泰山“挑山工”的家乡,山东泰建集团索道公司的工人们,历时不到一年,修成了最大离地高度800多米、水平长度748米的高山客运、货运索道,并打破常规,把货运索道留给了当地的人民群众。
 
  “村民可以免费坐客索,货索虽然收费,但收费也不高,村里的经济一下子活起来,我们真得是一步跨千年。”村党支部副书记骆云莲高兴地说,“村民通过索道把石材运上来,盖起了砖混瓦房,生活质量提高了。”
 
  借助索道,古路村乡村旅游发展起来,外地游客越来越多,2018年,该村成功实现脱贫。
 
  “靠旅游,每年能增收4万元!”55岁的申绍华头一个在古路村头建起了10个床位的小旅馆。索道建成后,有一段时间,每周都能来一个大巴车的客人。他的客人来自北京、南京、广州、成都等地,还有来自英国、日本、韩国、俄罗斯的。还有江苏的老师专门带着孩子们前来体验彝家生活。
 
  在他带动下,这个村头,还开起了“咕噜岩农家乐”“古路彝家天梯饭店”。
 
  6月13日,申其友一家正忙活着装运物料过吊索,他告诉记者,三四吨的沙石,因为有了货运索道,可以一次性运送进村。如果像以前那样走骡马道,需要雇用全村十多匹骡子,三天来回四五趟,光运费就得几千元。现在村里正在改厨改厕,已经改了一半了,完工后可以拿到9300元补助。
 
  一定程度上,货运索道对村里的发展作用更大些。古路索道站李志站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块39斤的空心砖,砖价1块9毛钱,但是骡子驮上去,运费就增了5块钱。但是用索道运输,50块钱能拉200块砖,太省钱了!
 
  尤其是2018年,古路村到斑鸠嘴索道站之间,修建1.85公里的柏油路的时候,挖掘机、压路机就是通过货运索道运上来的。那条急拐弯、阶梯路的骡马道,根本无法通行这些大型机械车辆。
 
  在悬崖对面的二道坪,索道的这一边,教了几十年学,退休不久的向开强也开起了“向老师农家乐”。皇木腊肉、坛坛肉、石磨豆花等特色菜,让游客大快朵颐。建设索道时,几十名工人曾借住他家,至今印象深刻:“做事认真,敢于担当。不管是下雨还是酷暑,不管带班工长在不在施工现场,都一样出工,一样干活,这在当地可不一定做得到。”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索道公司的工人们,来到这里,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行路难。
 
  据泰建集团索道公司副总经理徐帅介绍,2018年6月13日,两年前的今天,他们完成了设备整装验收。回忆当年施工时的情景,他说,这里山高路陡、道路狭窄,大型机械车难以开到施工现场。
 
  有一次,运送吊厢的车辆,遇到山洞,高度就差了那么几公分,死活过不去。无奈之下,先把车胎放放气,又用上千斤顶助力,这才涉险过关。
 
  从马坪到二道坪,不过700多米的山路,却是羊肠小道,卡住了索道工程的脖子。没法,他们在两地之间架起了一条货运索道,运送工程物料。
 
  因为工期紧,任务重,第一个吊厢走货索时,体积过大,从下午6点一直干到12点多,遇树砍枝,最终运过去。
 
  在二道坪到斑鸠嘴之间,他们照例先架货索,再修客索。千钧重的钢索,怎么飞越高山峡谷?他们利用无人机,先放细绳再换粗绳,先放细索再放粗索,倒腾好几遍,顺利解决难题。
 
  “修索道这个活,好汉子不稀干,赖汉子干不了!”徐帅说,这是个苦活累活,他和工友们奔波在全国、全世界的各个工地,风餐露宿,全年在家不超过一个月,十分辛苦。
 
  “这个活,好汉子可能也干不了。”泰建集团董事长亓玉政说,建设索道,不仅要有相应的专业知识,还要有挑山工的可贵品质。
 
  凭着这股精气神儿,泰安索道人的足迹已遍布祖国大江南北。1983年,从国内首条高山客运索道——泰山索道起步,到线路最长的贵州梅花山索道,到海拔最高的达古冰川索道,到高差最大的大理苍山洗马潭索道,到最险的华山索道,到第一条海南猴岛跨海索道,目前,全国已建成的近千条大型客运索道中,泰建索道人承建了70%以上。
 
  如今,他们的工程还延伸到了也门、蒙古、朝鲜等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