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会城市群又有新进展!
中低收入阶层的宏观经济政策出路
朱保卫 :把握企业复苏的神秘人
速8酒店获得行业高度认可
电子竞技娱乐化背后是什么

中低收入阶层的宏观经济政策出路

2020-06-28 18:46 主页 来源:未知
中低收入阶层的宏观经济政策出路

6月18日,财政部公布全国1-5月累计财政数据,没有提供单月数据,但根据历史数据推算,5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10%,环比下降3.8%,而以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为主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表现出强劲的增长态势,5月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同比上涨13.3%,环比上涨13.1%。同一天,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在上海举行,新闻报道传出会议声音“一些消费零售指标也出现积极变化,车市和楼市均在回暖”,也就是说,楼市回暖被认为是疫情下经济恢复的一个重要标志甚至是幸事。
 
刘穷志
 
此前6月15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在回答“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话题时说,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9年数据,低收入组和中间偏下收入组共40%家庭户对应的人口为6.1亿人,年人均收入为11485元,月人均收入近1000元。其中,低收入组户月人均收入低于1000元,中间偏下收入组户月人均收入高于1000元。由此,关于6亿人每个月人均收入1000元的论断,可以从全国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数据得到印证。
 
结合二者,本文认为,疫情下率先恢复的是房地产,而不是实体经济,占中国人口近一半的中低收入者既买不起房,就业也困难,仍然处于困境之中,亟待宏观政策支持。
 
一、疫情下中低收入者收入下降更快
 
受到疫情最大冲击的阶层是中低收入者。中低收入者多在中小微企业工作,企业抗风险能力低、破产概率大,失业者多;或者在大型企业从事临时性工作,是裁员的主要对象。疫情过后,企业往往采用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机器排挤工作,失业群体难以找到工作。一些低收入家庭、自由职业者、个体户是自我就业,经营小店或者其他经营主体,产业链条断裂使其复产复工困难。
 
调查数据证明了疫情对中低收入者的极大冲击。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蚂蚁金服集团研究院于4月21日联合发布《疫情下中国家庭财富变动趋势-中国家庭财富指数调研报告(2020Q1)》,调研时间为2月21日至3月10日,报告显示,税前年收入低于5万元(含)的家庭工作稳定性指数最低,仅为69.1,而30万元以上家庭的工作稳定性未受影响,达105.2。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对上海市民发放在线问卷调查,时间为3月26日至4月7日,问卷结果显示,月收入在3000元到5000元的群体中有47.74%的受访者表示其收入下降,而月收入在20000元以上的受访者中仅有24.60%表示其收入下降。
 
二、经济恢复缺乏有效需求
 
在外需受阻的情况下,中国未来中短期将主要依靠内需,但从国家统计局6月10日公布的PPI和CPI数据观察,有效需求严重不足。
 
5月PPI环比下降0.4%,同比则下降3.7%,创下了2016年3月以来的最大跌幅。自2月以来,PPI同比增速一直为负,且负增长幅度逐步扩大,表明新一轮工业萧条显现,订单大幅下滑,有效需求不足,复工复产企业面临持续亏损甚至破产,尤其是与服务业(住宿、餐饮、娱乐、旅游等)相关的消费需求不足。
 
从CPI数据看,5月份核心CPI(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因素)同比上涨1.1%,涨幅与4月相同。早前3月核心CPI同比上涨1.2%,整个一季度核心CPI上涨1.3%。核心CPI持续低位,对比PPI趋势,表明通缩压力加大,有效需求不足成为当前宏观经济面临的一个核心难题。
 
从CPI和PPI未来走势看,CPI短期较难回到3时代,而是继续呈现下跌态势;PPI今年大概率处在负值区间。外部需求仍将疲弱,大宗商品价格也将保持低位,并将传导至消费品需求环节。
 
三、宏观经济政策建议:抑制房地产,提振实体经济,建立收入再分配机制
 
(一)勇气割舍房地产,智慧提升中小微企业
 
房地产偏好应该是暂时的,未来必须割舍。中国地方财政收入40%以上来自房地产经济,一些经济落后地区的这一比例达到70%以上,疫情下房地产经济对地方财政收入的贡献不可或缺;房产是私人财产的重要构成,甚至是主要构成,保持房地产经济稳定对于家庭来说同样不可或缺。但是,从国民经济总体结构来看,房地产经济与实体经济存在替代关系,未来必须鼓足政策勇气,抑制房地产,提振实体经济,释放出中低收入者所期待的就业需求。
 
提振中小微企业,与大型企业中性竞争。分割特大型企业,减少其在份额和价格上的垄断。国有与民营地位平等,大中小微企业地位平等,展开中性竞争。对中小微企业开放领域,特别是在通讯、电力等公共领域。对中小微企业进一步减税降费,增强其竞争力,扩大其获利空间。智慧地制订政策,振兴中小微企业,将增加中低收入者就业机会和可支配收入,增加恢复经济的有效需求。
 
(二)构建收入再分配机制
 
如果初次分配不能保证中低收入者收入实质性增长,从而不能增加恢复经济所需要的有效需求,那么还可以设计再分配机制。
 
相对于中低收入者税负,高收入者的税负是轻的,必须提高高收入者税负(不是税额);同时,为了防止高收入者因国际税收竞争而外流,对高收入者改善营商环境,开放领域。将提高高收入者税负所获得的税收用于供给中低收入者所需要的教育、医疗、住房等公共服务。再分配机制将缓解中低收入者的住房、教育、医疗等支付压力,提高其支付能力,增加恢复经济的有效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