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神车”刚刚被诉至法院
224户经租房被收归国有强制上锁
以优质服务全面打造旅游强省
调控趋紧成主流 金九银十受影响
设置“陷阱厕所”与拦路抢劫无异

224户经租房被收归国有强制上锁

2020-09-17 11:09 主页 来源:未知

224户经租房被收归国有强制上锁

 

2020年7月9日,平遥县的警察和城管来到赵城的客栈,要将客栈上锁,把原先退还的经租房屋,重新收归国家所有。赵城事先并不知情,客栈里还有房客,经过一番沟通,第二天被上了锁。

 

客栈的大门被安装上新锁后,赵城把锁剪断了。之后,工作人员再次装上新锁。最后,赵城干脆把客栈大门上的铜环卸了下来,“也不用再锁了”。

 

“这是我的房子,有房产证、规划建设许可证,凭什么收走?”赵城说。

 

这并非赵城一人的遭遇,在近期,平遥古城内有224户曾落实私房政策退还的经租房要重新收归国有。据了解,平遥县落实私房改造政策自1992年开始,即退还符合政策规定的经租房,1998年后落实进度加快,共分30批次退还了598户。

 

编者按:经租房,是指中国城市中的一些私有房产,这些房产在1958年前后由地方政府的房管部门统一经营管理,收取房租,并将一定比例的租金交与房主,这类房产称为经租房。

 

2018年,晋中市对平遥经租房退还问题进行专项巡查。巡查组认为,在退还过程中,错误地为“地富资”落实了私房政策,违反了国家制定的“地富资”无起点改造的政策。此外,违反了“单位占房必须有县级政府和地营以上企业动员报告”的规定。这些问题在此次整改中涉及224户,其中66户是“地富资”,158户用货币置换方式退还单位占房。

 

无论成分如何,多位房主向《等深线》记者强调,当年经租的应是“出租”的房屋,他们并不符合这一条件。经历半个多世纪,他们的祖屋被占用经租,失而复得,又得而复失。

 

记者了解到,关于此次相关事件的善后措施,首先会有第三方评估,评估房主在里面的后期投入。此外,房主有优先租用权,而且租金也不一定有多贵。最后,会把房主交的货币置换的钱退还。

 

失去

 

9月,是平遥古城的旅游旺季,来自全国各地的旅游团队,在古城的大街小巷中穿行。平遥古城内有东、西、南、北四条大街,赵城的客栈位于东大街,是一处临街店面,地理位置优越。但客栈内却空无一人,两个月过去,地面上掉落的枯叶没人打理。

 

2020年6月28日,赵城收到了《关于撤销“落实私房产权通知书”的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落款为平遥县人民政府。告知书称,赵城院内的房屋,曾按照中共山西省委总号(58)289局字6号和山西省人民委员会(58)晋贸武字第822号等文件的规定,进行了社会主义私房改造。

 

所谓社会主义私房改造,即根据1956年中共中央批转中央书记处第二办公室“关于目前城市私有房屋基本情况及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意见”中指出的,对城市私人房屋通过采用国家经租、公私合营等方式,对城市房屋占有者用类似赎买的办法,即在一定时期内给以固定的租金,来逐步改变它们的所有制。

 

据此,在中共山西省委总号(58)289局字6号文件中,山西省提出的意见是,在改造起点上确定,太原、大同、阳泉、长治、榆次五市凡出租房屋100平方米以上的,其他城镇凡出租房屋60平方米以上的,可以作为改造对象进行改造。“至于工商业资本家出租的房屋虽未达到改造的起点,亦应当进行改造。”

 

对房屋出租的改造,一般采取国家经租的形式为宜。即由国家进行统一租赁、统一分配使用和修缮维护,并根据不同对象给以定租。在适当的时候,停止付租,完全为全民所有制。

 

张源今年69岁,2020年1月,他收到了平遥县政府的告知书和决定书。此后,他开始学习相关法律,进行诉讼。

 

在民国二十九年,也即1940年,张源的父亲买下了平遥古城内的一处两进院,有里院和外院。张源说,买下的时候,也是一个旧房子,应该是明末时建成的,“形制都是明代的”,后来学校扩建占用了外院,并拆了一部分,现在只剩下一个院子。

 

2020年1月10日,收到告知书的几天后,张源又收到决定书,两份文件主要内容大体相同。告知书称,这处院子曾按中共山西省委总号(58)289局字6号文件和山西省人民委员会(58)晋贸武字第822号文件的规定进行了社会主义私房改造。

 

 

平遥古城内东、西大街上的街景 《等深线》记者 万笑天 摄

1958年,张源家的院子除留下5间自住房外,被全部经租。那时,张源的父亲是一个铜铺的掌柜。铜铺的帮工有自家的一些亲戚,他们也住在张源家的院子里。除了张源一家外,还有张源的舅舅、姑姑,共3户。

 

张源说,当时家庭不太富裕,房子都是自住,1958年,把亲戚们住的房子都经租了,他们就回到农村去了。

 

在一些老房契上,被经租后,在上面会留有一个“国家经租专章”,并用笔注明经租的时间。

 

“1958年,国家要发展经济,发展工业。小型工厂没有场地,就利用老百姓空闲的房屋当车间。有棉织厂、针织厂、五金厂、木器厂、油漆厂等,各种各样的小手工业,什么都有。”张源说。

 

在那几年,张源父亲的铜铺也停产了,仅销售过去生产的一些库存产品。在张源的印象中,铜是稀缺金属,当时要赎买。“就这样把所有的原材料和工具都拿走了。”张源的父亲也没了工作,由于原来是掌柜的,有管理和记账的基础,就被安排到了做家具的小作坊当会计。

 

经租

 

多名房主告诉《等深线》记者,他们的房子在经租时,被用作棉织厂的厂房、职工宿舍。这类房屋在退还时,依据的应是晋政发(1986)18号文件《关于私房改造中若干遗留问题的处理意见》第八条,20世纪50年代凡是经当地政府和县级以上办厂单位,动员房主腾挤出租的房屋,已经纳入改造的,应予退还。

 

在1988年,山西省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厅关于处理私改遗留问题的补充意见(晋建房字[1988]544号)中,对上述一点补充道,50年代,凡经当地政府动员出租的房屋,是指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不包括乡政府和县属单位动员出租的房屋。

 

赵城的院子,是妻子李瑞继承自她的二姑。在赵城提供的老契上,1940年,李瑞的二姑花1500元整,买下了这处三进院子。“当时应该是做生意,有一点钱,不过听母亲说,当时这个院子也不好,房子比较破。”李瑞说,买下以后也在不断地修缮。李瑞表示,其二姑的成分为中农。

 

1958年,这处院子被平遥县棉织厂三厂占用,留下了9间自住房。1960年棉织厂扩建,整个院子全部被占用,李瑞二姑一家只得搬到城内的娘家。在上世纪60年代初,李瑞的二姑去世。到90年代,李瑞的母亲得知有政策,可以去要回原来被经租的房产,于是也开始四处奔走,想要回这处院子。

 

后来,李瑞的母亲将这一任务交给子女。2003年,由赵城接手。又过了6年,2009年12月30日,平遥县落实私房政策领导组办公室(以下简称“平落办”)给他们出具了《落实私房产权通知书》。该通知书称,根据晋政发(86)18号文件精神,将这处院内的20间房屋、592平方米的产权退还,且通知书为办理房产登记、变更房屋所有权证的依据。

 

目前,已有部分房主的房产证被注销。在2020年4月23日,平遥县政府对县自然资源局的函中表示,县政府已撤销部分落实私房产权通知书和退房决定,并收回错退的房屋,请其依据相关规定依法注销闫某等人的房屋产权证明。

 

但并非免费得到了退还,还交纳了19万元,名义是支援古城建设。“当时想着如果能要回来就不错了,也没有多想。”赵城说,在后来才得知这是货币置换的政策。

 

记者采访了解到,货币置换是用来补偿那些应该退还房子,但房子已被拆毁,或是房子自然倒塌的房主。这一政策自2008年前后开始实施,是平遥房管局的内部政策,主要是解决单位占房的问题。

 

而在赵城收回房子时,还有开关厂、土特产店以及推光漆器店,在占用这处院子。但房管局并不管租户的处理,租户不愿搬走,要求给钱,于是又花费20万元。

 

由于缺乏资金,且当时的旅游还不甚兴旺,到2013年,通过贷款等方式筹集到资金。2014年,赵城开始重新修缮,并建成客栈,共有30多间客房。2014年,还取得了建设规划许可。2015年客栈正式开业,并拿到了房产证。赵城说,前后资金投入了600万元。

 

李瑞说,开始的时候也并没有经营经验,对客人热情、送礼物,希望获得好评。经过1年多的用心经营,客栈的生意也渐渐有了起色。到2018年前后,由于李瑞的身体原因,将客栈交由他人经营,一年能收取40多万元的费用。

 

除办厂占用外,还有一部分经租房被房管局统一安排出租给无房住的人。

 

分配

 

“经租以后,当时就成了国家的了,国家分配这个房子给谁住,国家安排租给谁,谁就来了。”张源说。

 

 

被贴上封条的临街店面 《等深线》记者 万笑天 摄

张源家的房子,租给了一些没有地方住的人。张源记得,分配了两家人去住,里院有一户,是在三间经租的西房,外院也安排了一户。

 

经租后的房屋,房管局出租后,会将一定比例的租金给房主。按照中共山西省委总号(58)289局字6号文件,对改造的房屋,不论工商业或住宅用房,一律按原定租金总额的25%至40%付给房主固定的租金。具体的租额,由房屋质量、用途等情况确定。在适当的时候,停止付租,完全为全民所有制。

 

在记者看到的一份“规定房租价格表”中,将经租房屋分为甲、乙、丙、丁、其他五个类别,不同的类别对应不同的租金。在该表上,租金总额为2.95元,按30%给房主租金,为0.89元。每月收到租金后,会留有收据存根。

 

一些房主表示,没有听老人说过曾收到过租金。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租金就停发了。

 

张源的父亲则是主动拒绝领取租金。“我父亲也挺顽固,他就认为,这个房子是我的,也不用你给我钱,不跟你分成,因为这是我的房子。”张源说。

 

在此后,张源才明白,父亲的举动给家人带来了更大的伤害。

 

1961年,一些经租后的房屋被退还。这一年,中共山西省委批转省财委《关于私房改造中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61)140号文件中显示,一些市县对私房改造工作提出了问题,问题主要是,把一部分不应当列入改造范围的房屋,也进行了改造。

 

如有些生产大队向群众动员临时租用的房屋,有些机关、团体动员群众出租的房屋,有没有出租的空闲房屋,有贫农下中农分到的房屋等。如有些房主在改造时已按在家人口留足了自住房,现在因人口增多要求多留等。

 

此提出的意见中有,住宅房屋以一座院(如系前后相连的几节院,一节院按一座院计算)为单位计算,凡全院房屋出租者进行改造;部分房屋房主自住、部分房屋出租者,不进行改造。属于地主、富农、资本家(以工商业改造时确定的为准)出租的房屋,不受起点限制,出租多少,改造多少。

 

张源一家有十口人,7个姊妹,还有张源的父母、奶奶。在1961年,又退还了几间自住房。此后,直到2004年,张源家拿回了完整的里院。

 

退还

 

2020年1月,张源收到的告知书称,2004年4月,平落办作出的《落实私房产权通知书》,将张源家里院西房三间房屋退还。经核查,在私房改造时房屋产权人(张源的父亲)成分为资本家,私房改造时已留自住房,退房类型为自住。

 

按照晋政发(1986)18号文件第十五条规定:“私房改造时,没有给房主在本城镇留自住房的,由市、县按私房改造时当地房主家庭人口和当地居住水平,拟定统一标准,退回部分自住房。”《落实私房产权通知书》不符合该条规定,现拟定撤销该通知书。

 

张源按照告知书的要求,在三天内到平落办进行申辩、陈述,几天后,收到了决定书。决定书要求,撤销原发出的落实私房产权通知书,将2004年退回的三间房屋,收归国家所有,统一由房管部门管理。并限在收到决定书起15日内腾退房屋,如不按期腾退,将采取强制措施收回房屋。

 

张源先到榆次市申请行政复议,很快收到了晋中市人民政府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决定不予受理的通知。该决定书称,经审查认为,《关于撤销“落实私房产权通知书”的决定》系为行政机关对落实私房政策等历史遗留问题作出的处理;平遥政府的职权依据来源于政策,而不是法律、法规。故不符合行政复议受理范围。

 

之后张源向吕梁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平遥政府的决定书违法并予以撤销。吕梁中院于2020年4月立案。

 

令张源疑惑的是,为何其父亲的成分为“资本家”。在起诉中,张源认为,平遥政府作出的行政决定书将资本家和小业主混同,而且将其父亲(小业主)所购买的房产错误地认定为资本家遗产。

 

在平遥政府提供的证据中,包含一份阶级成分登记表,以证明张源父亲的成分为资本家。这是一份2018年填写的“平遥县落实私房政策分批分户情况表”,在表中成分一栏,一行写着“家庭 资本家”,另一行写着“小业主”。

 

张源说,“定我父亲的家庭出身是资本家,可是我爷爷1933年就死了,不可能给他确定成分吧”,爷爷去世后,其父亲才买了房子,和他的爷爷也没关系。

 

上述情况表中的成分内容,来自一份1966年的“居民阶级登记表”,在这份表中,张源父亲的家庭出身为资本家,本人成分为小业主。此外,在前述情况表中备注一栏中,1998年,居委会证明张源的父亲私改时无成分,阶级成分登记表为小业主。

 

落实政策

 

1986、1988年,山西省发布了前述两份文件,处理私房改造中的遗留问题。从1992年开始,平遥县落实相关政策,但处理得非常缓慢。

 

1997年12月,平遥古城被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古城内一些原本破败的院落,有了更高的价值。古城居民有更强烈的意愿,要求落实处理私房改造中遗留问题的政策。

 

1998年1月,平遥县设立了平遥县落实私房政策领导组办公室,办公地点设在平遥房地产管理所。

 

大约从这时起,张源一家开始申请落实私房政策。张源说,在要求落实经租房退房的时候,查档案发现原来外院有自留房,但是被拆了,就要求把原本的自留房补回来,最后就把里院经租的三间西房退还了,里院的面积大约有480平方米。

 

1965年,与张源家院子相邻的实验小学要扩建校舍,于是将外院拆除了一部分。“拆得不成样了。也不归我们管,想维修也不行,后来就都塌了。”张源说,两个院中间原来有一个门楼,1976年被水淹过一次,也塌了。

 

张源说,国家掌握产权的时候,对这些房子不修、不处理,一直是随它塌下去,1958年之后没管过,交给个人的时候,不成样了。“实际上当时的平遥古城真的没样了。”

 

让房主愤怒的地方也在于此,返还时,房子老旧破败,有的投资上百万元后修缮一新,如今却要被重新收回。

 

据张源的《落实私房产权通知书》,2004年,平落办根据晋政发(86)18号文件精神,经县落实私房政策领导组研究决定,将张源家里院西房三间房屋的产权退还。

 

张源认为,其符合晋政发(86)18号文件第七条,即私房改造时,对于原自住房或空闲、出借或虽危险塌坏经修理后尚有利用价值的房屋,不应计算在出租面积内,已经改造了的应予退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