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金融科技监管先行区
央行副行长发声!完善科创金融体
费县农商银行金融活水浇灌
互联网汽车金融「退潮记」
金融先行助推新发展格局

央行副行长发声!完善科创金融体系

2020-10-11 14:02 主页 来源:未知
央行副行长发声!完善科创金融体系


 
 
  金融如何助力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日前在《中国金融》上撰文指出,推动形成“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是未来一段时期经济发展的首要任务,也是“十四五”时期金融改革发展的着眼点。
 
 
  陈雨露强调,从国际看,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发生深刻调整。世界范围内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升温,国际贸易投资格局和产业链布局受到冲击,未来我国外部发展环境将更加严峻。在关键领域独立自主是应对外部不确定性的有效途径。从国内看,我国正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社会生产力水平显著提高,更加突出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尚不足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应通过畅通“双循环”实现高质量发展。
 
  重点一:以独立自主为着眼点
 
  畅通国内大循环
 
  陈雨露认为,独立自主的国内大循环是新发展格局的主体。这要求以扩大内需为战略基点,补短板、疏梗阻,着力打通国内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
 
  一是发挥科技创新的引领作用,加快制造业转型升级。制造业在我国经济体系中占据重要位置,是畅通国内大循环的关键。应进一步激发科技创新活力,着力提升制造业核心环节、关键要件的自主化水平,解决“卡脖子”问题和其他短板,提升制造业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的适配性。
 
  二是提升资源利用效率,优化大宗商品供需结构。应利用科技创新,提升资源产出和利用效率,加强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扩大西部地区大宗商品产能,实现大宗商品进口来源地多元化。
 
  三是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进一步启动国内消费潜力。内需是推动大国经济增长的关键和最大动力。应继续加快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社会保障安全网,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更好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旺盛需求潜力。
 
  重点二:通过改革
 
  和高水平对外开放优化国际循环
 
  新发展格局是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陈雨露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更加凸显维护我国在全球产业链地位、推动产业链从中低端走向高端的迫切性。国际循环的目标是通过高水平对外开放,更好支持和畅通国内循环,优化结构,激发活力,实现国内国际循环相互促进。
 
  比如,要提升“走出去”质量。陈雨露表示,我国是世界第二大对外投资国,但知识技术密集型行业在对外直接投资中占比较低,且对外直接投资集中于亚洲,对非洲等潜力地区投资力度有待提高。应进一步优化对外投资行业结构,拓展海外投资区域范围,加大与非洲、拉丁美洲等的投资合作,实现互利共赢,降低对单一海外市场的依赖。创新对外投资方式,提高对外投资绿色化水平,减少“一带一路”煤电项目投资和贷款。
 
  与此同时,要优化引进外资结构。陈雨露认为,我国是全球第二大外资流入国,连续28年居发展中国家首位,但外资流入主要集中于中心城市和东部沿海省份。与我国经济规模相比,FDI(国际直接投资)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重点三:坚持金融供给侧改革战略方向
 
  陈雨露强调,坚持金融供给侧改革战略方向,以金融科技引领的金融体系集成创新服务“双循环”新发展格局。
 
  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对金融高质量发展提出更高要求。陈雨露认为,金融发展的核心在于以人民为中心、以服务实体经济为根本,坚定不移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完善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既积极支持经济发展,又防止货币超发导致通货膨胀、债务扩张和资产泡沫等问题,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长期均衡,为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长期稳定的货币金融环境。
 
  具体来看,陈雨露认为,新发展格局下的金融发展可着眼于四个层次:一是通过金融科技引领,推动金融体系集成创新,服务第四次工业革命。二是立足新发展理念和新发展格局的循环路径及战略基点,着力提升金融服务能力。三是以内外循环相互促进为目标,深化金融业高水平开放,同时注意防控系统性风险。四是结合国家重大发展战略,优化金融改革开放布局。
 
  重点四:完善有中国特色的
 
  科创金融体系
 
  陈雨露认为,考虑到我国金融改革发展的历史逻辑和现实条件,为适应“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推动金融业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当前仍需要关注若干重点问题。
 
  比如把握第四次金融革命机遇,引领金融科技健康发展;完善有中国特色的科创金融体系;建设独立自主的高质量金融基础设施;构建绿色金融体系,支持绿色发展;构建新能源发展和能源供给体系战略调整的金融支持体系;以可持续为基本前提大力发展普惠金融,着力缓解小微和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发展适应“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产业链金融;做好金融支持民生发展;推进金融业高水平对外开放,加快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全面提升系统性风险管理能力等。
 
  具体看,陈雨露认为,要完善有中国特色的科创金融体系。支持金融机构按科技创新生命周期规律,为科技创新企业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务。加快培育形成各具特色、充满活力、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的创业投资机构体系。多渠道拓宽创业投资资金来源。充分发挥主板、科创板、中小企业板、创业板和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功能,畅通创业投资市场化退出渠道。
 
  在宏观政策协调方面,陈雨露表示,探索构建矩阵式管理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逐步扩大宏观审慎政策的覆盖范围。不断完善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风险监测与评估框架,加强对重点领域金融风险的监测、评估、预警和处置。定期开展金融机构稳健性现场评估,做好中央银行金融机构评级和金融稳定压力测试工作,切实引导金融机构稳健经营。
 
  另外,陈雨露称,加强金融基础设施的法制建设、管理统筹和规划建设,推动形成布局合理、治理有效、先进可靠、富有韧性的金融基础设施体系。加快中央银行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和可控试点,保障支付安全。推动征信市场和信用评级规范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