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产业链金融玩出了新花样
全链条式营造供应链金融生态圈
亚博科技控股爱心传递筑梦希望!
山东济南一装有硫磺的罐车发生泄
加强金融监管是不妨碍金融创新

全链条式营造供应链金融生态圈

2020-10-30 08:46 主页 来源:未知
全链条式营造供应链金融生态圈

科技与金融碰撞,迸溅的火花有多少可能性?
 
物联网、区块链、大数据、AI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正助力供应链金融转型升级。在天津自贸区,你就能看到这样一副场景:
 
一批批从天南海北运送来的货物,在进仓库前,货主会将货物相关的品类信息、物流信息等录入系统。待仓库管理员确认并审核后,称重地磅会称重显示货物重量,门口的移动小屋通过显示屏端口RS232连接中控机,实时传输数据至仓储系统,后者用于仓库出入库、盘点、库存、效期、计费等功能。
 
接着,智能叉车将货物运进仓库,仓库门口上方设置的读写器、天线会根据叉车上的电子标签智能识别。出入库的入门、闸机前方、进入库内的地上则均设置了地感线圈,出入库均需触碰地感,触发读写器工作,通过接口返回的信息决定闸机的开启和关闭。
 
仓库进门口两边还装有红外对射,无人作业的时候开启布防,人员闯入会自动报警。摄像头也会全天候无死角实时监控,为货物的安全保驾护航。
 
在此过程中,货物的一切数据包括变更均记录在链。区块链技术赋能下,每批货物都形成电子化的仓单并拥有独一无二的身份标识。由于数据信息真实可信,这张仓单又被称为“可信仓单”,成为银行确认货物信息的关键凭证,以仓单实现融资,帮助中小企业快速获得资金支持。从数仓建设到可信仓单,供应链金融创新得以实现。
 
上面这副场景,正是中信梧桐港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信梧桐港)用于存储稀有矿产的天津仓库的日常工作场景。
 
在中国(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下称天津自贸区),依托于中信梧桐港等头部企业的技术和系统优势,这样的场景正逐渐落地并大范围推广。无论是矿产、汽车还是冷链,不同的动产仓库将依据货物的性质针对性进行数仓建设,开展数字化改造升级。而可信仓单将助力中小企业纾解融资困境,盘活存货资产。相关的基础设施和生态体系也将成为天津供应链金融创新和仓储物流产业附加值提升的利器。
天津自贸区是由国务院批准设立,涵盖天津港东疆片区、天津机场片区和滨海新区中心商务片区,面积119.9平方公里。其中,天津机场片区43.1平方公里,重点发展航空航天、装备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等高端制造业和研发设计、航空物流等生产性服务业;滨海新区中心商务片区46.8平方公里,重点发展以金融创新为主的现代服务业;天津港东疆片区(以下称“东疆片区”)30平方公里,重点发展航运物流、国际贸易、融资租赁等现代服务业,供应链金融的创新发展也将在这里率先启航。
 
打造可信仓单:数字化动产质押融资
 
可信仓单确保了货物的真实性、唯一性。
 
区块链技术下,所有货物相关数据不可篡改,一旦改动加密字符串也会随之改变。
 
“从出厂或者从海关外进入到境内,会有相应的数据,包括进口关单、出厂证明、检验检疫合格证,这些留痕通过区块链进行分布式记录,再通过智能算法逻辑对数据相互比对校验,就可以判断真假。”中国(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政策与产业创新发展局(下称“创新发展局”)副局长刘宇表示。
可信仓单解决了银行对动产质押可能出现的重复质押、欺诈质押的担忧。
 
中信银行天津分行副总经理李凯捷表示,传统质押出现过一些相应的操作风险和市场风险,例如银行线下的控货手段比较单一,可能会出现一些重复质押问题。可信仓单是借助线上的数字化转型趋势,把相关的信息挪到了线上,银行也可以在线上随时看到客户的交易数据,帮助银行风险模型判断,以此起到一定的支持和警戒作用。
 
动产质押融资一度兴盛过,但2010年后,动产质押融资行业接连爆雷。例如,2012年,上海钢贸事件暴露出了钢贸行业重复质押问题,虚假仓单问题公开化。2014年,青岛港地区也被曝出发生大宗商品融资诈骗案件。此后,大宗商品动产质押几乎销声匿迹,但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仍然存在。
 
随着天津自贸区仓库数字化改造的推进,以可信仓单为标的载体的新型动产融资业务也将在天津大范围落地。
 
数字赋能仓储:强化风险管理
 
数仓建设是可信仓单形成的基础。
 
中信梧桐港副总经理田威宇表示,数字仓库就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对仓库设施、设备工具、货物、人员、单据进行系统集成管理的仓库。数字仓库有两个作用,一方面提升仓库的管理水平,另一方面为金融机构进行风险管理。
 
田威宇指出,风控的数字化仓库建设重点是保障数据的准确与完整性。中信梧桐港制定了数字仓库管理与运营规范,遵循诚实守信、数据真实、校验一致、安全经济四个原则,对数据进行采集、校验,核勘、整理、分析、构建风险识别与预警体系,与银行、资产方面、工商机构等主体对接,线下进行辅助管理。数字化仓库能极大解决银行对货物真实性、安全性的担忧。一方面物联网、区块链等高新技术保障了数据的溯源、采集的真实性,另一方面实时的监控设备也全方位监测货物的安全。
 
在数仓建设上,天津自贸区积极寻求与各方合作。
创新发展局、东疆片区积极推动数字仓储发展,与中信银行合作,把基于数字仓库、区块链仓单的供应链服务体系纳入其中,创新投融资方式、拓宽融资渠道。全力支持中信梧桐港、天津港集团、港大冷链、丰驰物联网等企业开展仓储数字化升级、供应链金融服务等业务。
 
除中信梧桐港,天津自贸区也在寻求与小米金融合作建设数字化仓库。
 
另外,丰驰物联网管理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李仰乾表示,丰驰物联网投资建设的丰驰汽车保税仓储物流中心已经竣工,整个作业流程和作业程序设定方面动态可视,作业指导能够在线显示,通过采集实时反馈。
 
盘活存货资产:天津重构金融业务逻辑
 
“企业对金融就是两类基本需求,一个是融资,一个是风险管理。发展供应链金融是中小微企业资金需求很好的解决途径,我们会把它作为提升金融供给的重点方向,结合金融科技的运用对传统物流、仓储做一些数字化的改造,为新型供应链金融提供支撑。”刘宇说。
 
天津自贸区发展新型供应链金融的优势明显,拥有包括港口、物流、仓储等众多供应链上的核心企业,并且拥有海量动产。其中,东疆片区位于天津港东北部,占地面积31平方公里,分为码头作业区、物流加工区、综合配套区,具备集装箱码头装卸、集装箱物流加工、商务贸易、生活居住、休闲旅游“五大功能”。天津港则是中国北方最大综合性港口和目前中国唯一拥有三条亚欧大陆桥通道的港口,已同全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00多个港口建立贸易往来。
传统的供应链金融主要依托企业之间的信用分发,核心企业和上下游企业,通过实际的贸易或者交易形成了应收账款,应收账款成为信用分发的载体。
 
但刘宇指出,这样的供应链金融在实践中会导致核心企业的核心作用、核心优势越来越强。“应收账款可能是核心企业对上下游企业进行应收账款的贴现或者贴息,银行不敢对这些没有主体信用的小微企业授信,但是可以对核心企业授信,然后通过核心企业对上下游、合作伙伴进行信用的分发,核心企业链上优势进一步强化,不利于供应链生态健康发展。”刘宇说。
 
以动产为载体的供应链金融更具优势。动产的融资业务,本质上是让没有主体信用的小微企业可以直接获得金融系统的支持。解决了传统金融的供给不足。“通过技术手段也好,通过一些业务的重构也好,把银行的资金或者把其他金融机构的资金引入到小微企业,就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
 
尽管动产质押优势明显,但真实性、唯一性问题,包括仓储过程中物权的变化等问题不容忽视。也由此,天津自贸区提出数仓建设和可信仓单概念。
 
创新供应链金融:全链条式营造供应链金融生态圈
 
天津自贸区对供应链金融创新的规划远不止于此。
 
随着数字仓库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和可信仓单技术日益成熟,货物的确权、标记、追踪技术使得仓单的真实性、货物的安全性保障进一步升级,身为抵押品和流转标的仓单认可度日益提高,不仅中小企业融资机会增强,金融机构的风险防控和资产保全问题也将得到解决。
 
刘宇指出,天津自贸区希望运用新的金融科技优化重塑业务流程,以融资为核心,帮助有动产的企业征信、融资,同时匹配其他一些金融服务,包括场外的风险管理业务与交易流通,最终在天津形成一个供应链金融的生态圈。
从出资方角度看,动产质押除了真实性、唯一性问题外,还存在抵押物的处置问题以及质押动产的价格变动问题。
 
“质押货品价格的波动,对银行而言构成风险敞口,对于后续的一些方面可能会有一些影响。货物最后的处置,对于银行来说,可能也很难去对相应的一些货物进行处置,还是要借助一些专业的渠道和途径。这些问题都是以前传统质押出现过的问题。”李凯捷称。
 
因此,天津自贸区也在规划建立大宗商品流通交易市场,帮助银行快速处置货物,并且规划建设场外风险管理市场,通过场外的掉期、期权,帮助实体企业进行价格的管控。
 
刘宇希望,天津自贸区能够集聚大量的拥有小贸易商或者终端用户的核心企业或者生产企业,一旦货物需要处置可以及时地变现。此外,通过建设电子化的场外业务报价系统提供风险管理服务,金融机构能在平台上提供相应场外工具的报价,系统则根据企业经营的数据、业务习惯进行智能推送,智能化撮合相应的金融机构为中小企业服务。
 
据刘宇透露,初期,天津自贸区将依托线下的一些大企业实现贸易流通的需求,通过系统对接仓单,一旦有抵押品需要处置就优先推送给有大量采购、销售需求的企业,实现处置功能。集成式的系统建设也正在推进中。
 
未来,天津自贸区将以“供应链金融综合创新生态体系建设”作为金融创新的主攻方向,通过电子平台搭建,形成各类金融机构与实体企业对接的桥梁,促进供应链金融业务不断创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