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纸张“看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金融委是否在回应马云演讲?
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
創新金融服務,助力“四鏈合一”
构建中国特色金融集团公司治理机

金融委是否在回应马云演讲?

2020-11-02 14:39 主页 来源:未知
金融委是否在回应马云演讲?



10月24日,马云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表的这些言论,在金融行业里引发了大量的争议。有人力挺转发,也有人怒斥马云什么都不懂。
 
10月31日,刘鹤主持召开国务院金融委会议,学习十四五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建议之余,特别讨论了近日热议的金融科技、金融创新问题。会议的新闻稿,用了三分之一的篇幅讲如何监管金融科技、金融创新,内容与马云演讲的主题内容,与近期蚂蚁集团、陆金所等金融科技公司陆续上市,似乎存在一定的相关性,也许可以视为国务院金融委对马云演讲的主题内容和对蚂蚁集团等金融科技公司上市的回应和表态。
 
国务院金融委: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
 
 
 
根据金融委新闻稿的相关内容,本次会议上可能会涉及到蚂蚁集团的内容主要是以下几点:
 
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
 
要落实五中全会精神,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原则,尊重国际共识和规则,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既要鼓励创新、弘扬企业家精神,也要加强监管,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有效防范风险。
 
监管部门要一视同仁地监管
 
监管部门要认真做好工作,对同类业务、同类主体一视同仁。
 
企业要完善治理,履行社会责任
 
要监督市场主体依法合规经营,遵守监管规则,完善公司治理,履行社会责任。
 
增强业务信息披露
 
要增强业务信息披露全面性和透明度,保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加强投资者教育。
 
上市公司使用募集资金要说明用途
 
要督促上市公司规范使用募集资金,依法披露资金用途。(蚂蚁集团“A+H”上市,将募集资金约2300亿元,有望成为目前为止全球最大规模IPO。巨额募集资金如何使用,也曾在资本市场引起热议,《招股说明书》所描述的4个项目,均非常笼统宽泛,不符合证监会和交易所对于A股上市公司募投项目的审核要求)
 
加强反垄断,不能搞不正当竞争
 
要健全公平竞争审查机制,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司法,提升市场综合监管能力。
 
加强个人信息保护
 
要建立数据资源产权、交易流通等基础制度和标准规范,加强个人信息保护。
 
光明网:马云的问题不是张冠李戴那么简单
 
由中共中央主办的光明日报旗下的光明网10月26日发表了题为《马云所言或未危言耸听却张冠李戴》的评论员文章,称马云问题不是张冠李戴那么简单。
 
 
 
如果看看当下中国金融业里昨天“跑路”今天“爆雷”的景象,马老师所言指的中国金融业监管存在问题,当为不虚。但是,究竟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却不是“问题”二字所能涵括。显然,如果真如马老师所言“这个不许那个不许”,那么就不会有支付宝、蚂蚁金服。如果事实上就是存在“这个不许那个不许”,中国手机支付的用户规模却能“弯道超车”至全球前列,同时也存在此起彼伏的“爆雷”,那么只能说明金融监管管的不是地方,该管的没管,不该管的反倒管了。
 
可是,如果说金融监管是不该管的管了,该管的没管,那么,支付宝、蚂蚁金服这样的金融创新应该归类于“老年人俱乐部”下的“该管”项,还是“该管没管”项呢?
 
“这样的逻辑矛盾,非有先置的张冠李戴而不可。当然,问题可能还不是张冠李戴这么简单。因为马老师上述演讲,并非是茶余课后的闲篇,而是在蚂蚁集团就要上市(IPO)大背景下的有的放矢。“文章称,最近一段时间,蚂蚁集团的估值不断攀升,其最新数值已超3万亿,将成为有股票市场以来规模最大的IPO。然而,所谓市值者,股民的钱是也。
 
这么多股民的钱,怎么监管是个问题,没有监管则是万万不行。
 
文章称,巴塞尔协议是否为“老年人俱乐部”是一回事,该不该由“老年人俱乐部”管则是另外的问题。正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巴塞尔协议(III)对蚂蚁金服类的金融业务一并纳入监管。没有这种监管,IPO规模和“爆雷”的声响肯定会成正比。
 
证券时报:不能简单地把监管对立化
 
 
 
人民日报主管的证券时报10月27日发表了题为《把金融监管对立化有失公允》的文章,指出“简单地把监管对立化,甚至抱怨监管的硬约束在根本上阻滞了金融业务的发展和创新,于逻辑、于现实都很难讲得通,且显失公允。”
 
文章称,不惟银行像当铺,马云最为钟爱的“蚂蚁”,和当铺也不存在基因层面的差异。前者主要围绕有形的抵押资产做文章,而后者更多接受的是无形的信用抵押。就“抵押约束”和欠钱要还而言,无论是像当铺的银行,还是以未来为己任的“蚂蚁”,实在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就外部监管的出发点而言,监管的目的,显然在于对监管对象安全的维护,只有在安全的基础上,无论是银行,还是当铺、“蚂蚁”,才能更好地生存、发展,才能更好地为实体经济、社会以及贷款人提供各自的服务,并在这个过程中实现各自的利益和发展。外部监管的初衷,显然不是把一个人或者一个系统束缚住、限制死。
 
“在可预见的时期内,来自外部的监管和约束,不会有本质性地放松,而且随着技术手段的进步,监管将更有效率。只有在有效监管的框架内,金融业务的发展和创新,才有可能,才有足够的拓展空间。”文章称。
 
金融监管,兹事体大。马云充满争议的演讲内容,确实获得了很多阿里巴巴利益相关人员、互联网从业者、以及一些对银行抱有强烈不满的人的支持。另一方面,多方权威声音表态,证明也有很多人并没有完全认可马云的观点。
 
各位读者,欢迎留言与我们互动,谈谈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