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金融要坚持“土里刨食”
监管风暴将全面向互联网存款蔓延
金融科技业务拆分成大势所趋?
文化艺术产业如何数字化发展
小学语文教材里的古诗背错了?

监管风暴将全面向互联网存款蔓延

2020-11-17 10:31 主页 来源:未知
监管风暴将全面向互联网存款蔓延




监管风暴即将全面向互联网存款蔓延。
 
在此前叫停靠档计息的基础上,接下来监管将围绕业务门槛和规模上限展开进一步的治理。过去两年来的互联网存款发展大潮,终于要告一段落了。
 
当前,信用风险上升,监管力度加强,导致商业银行在资产端的压力日渐凸显,这亦决定了中小银行在负债端的狂飙突进进近乎饮鸩止渴。
 
尤其令监管层忧虑的是,一些高风险的地方银行已经将互联网存款作为主要负债来源,极易引发流动性风险,乃至波及中小银行整体的稳定与安全。
 
可以预期的是,受影响的不只是部分中小银行的负债业务,对相关互联网平台的财富管理业务也会造成一定冲击。
 
山雨欲来。
 
01 来龙去脉
 
互联网存款是一个宽泛的概念,理论上所有在线销售的存款产品都可以纳入。
 
本文所探讨的是狭义的互联网存款,特指商业银行通过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推出的存款产品。
 
参照助贷业务的概念,其实不妨称之为“助存”业务:银行出产品,互联网平台出流量,用户直接与银行建立业务关系,银行向互联网平台支付导流费。
 
互联网存款的火爆,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微众银行。2018年9月,该行推出“智能存款+”,基本随存随取,靠档计息,年化利率最高可以达到4.5%,并且额度限制宽松。
 
在货币基金收益率持续走跌的背景下,上述优点令智能存款+迅速走红,并推动微众银行存款余额从2017年末的533.60亿飙升至2018年末的1544.78亿,全年新增超过1000亿。
 
虽然微众在当年末就下架了智能存款+,但是存款产品的创新热潮就此被点燃。由于一般中小银行并不具有微众所拥有的品牌和流量优势,他们不得不寻求与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
 
从去年起,以吉林亿联银行、山东蓝海银行、福建华通银行为代表的一批中小银行,大举进军互联网存款领域。凭借靠档计息、随存随取再加上存款保险保障,令这些知名度并不高的银行同样大杀四方。
 
据财报披露,2019年,吉林亿联银行的存款余额从86.56亿元增至250.58亿元,山东蓝海银行的存款余额从108.85亿元增至225.43亿元,福建华通银行的存款余额从14.36亿元上升到70.77亿元。
 
监管介入不断升级。去年末,监管部门下发《关于全国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规范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有关要求》的通知。今年3月,央行再次下发《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存款利率管理的通知》,要求整改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等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
 
受此影响,靠档计息很快销声匿迹,支持转让的产品越来越少,互联网存款产品的吸引力被大大削弱了。
 
不过,一些存款吃紧的中小银行,已然对互联网平台产生了较大的依赖。2020年以来,虽然货币市场利率持续下行,它们还是给出了接近5%的年化利率,以高收益和零风险为卖点,继续保持扩张态势。
 
加入互联网存款战局的玩家越来越“下沉”,诸如贵州乌当农商银行、新疆哈密银行、云南曲靖市商业银行和四川自贡银行等。
 
叫停靠档计息并没有真正令互联网存款刹车。
 
02 山雨欲来
 
在新一轮监管风暴降临的背景下,互联网存款被进一步收紧板上钉钉。
 
11月13日,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的一篇署名文章《线上平台存款:数字金融和金融监管的一个产品案例》,通过官方渠道及各大媒体被广泛传播开来,可谓意味深长。
 
在文章开头,孙天琦指出,部分地方银行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得以从全国吸收存款,从负债业务看已成为全国性银行,其流动性特点也有别于传统储蓄存款,风险管理和监管要能跟得上。
 
据官方统计,目前11家头部平台上展示的银行,涉及存款在售的银行50多家,绝大部分为中小银行。
 
从该文来看,监管部门对互联网存款的调研与了解已经相当深入。诸如孙天琦提到:
 
(一)部分银行互联网平台存款增长迅速,规模较高。有的中小银行从今年4月才开通互联网平台存款业务,短短几个月时间已吸收存款200多亿元;某银行通过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总额甚至占到其各项存款的70%。
 
(二)部分银行依靠互联网平台吸储,存款结构大变。某家银行的储蓄存款基础相对薄弱,储蓄存款占各项存款的比例在2019年末时仅为36%,而目前这一比例已经飙升到85%,平台存款占各项存款的比例达83%。
 
(三)部分高风险机构通过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有的占存款的比例已达70%,进一步增加了其负债资金的不稳定性,饮鸩止渴,流动性隐患突出。
 
据此,孙天琦总结了监管关注的主要问题:1、互联网平台模式为客户提供了存款购买接口,实质是存款营销行为;2、地方法人银行突破了地域限制,存款业务已拓展至全国;3、有意突出存款保险保障的宣传,歪曲了利率溢价机制;4、互联网平台存款的特有属性,对中小银行流动性管理带来挑战。
 
尤其是流动性问题:一旦银行或平台出现负面舆情并在网上传播,极易导致“存款搬家”,快速消耗掉高风险银行本已脆弱的流动性。
 
对此,孙天琦指出,需要明确这类互联网存款业务的准入条件、风险管理等要求,根据监管评级、经营情况、资本金及风险管理能力等设定业务门槛及业务规模上限,尤其需要明确哪类银行不能做该类业务。
 
他同时建议,研究滥用存款保险50万法定偿付标准、搞资金价格竞争的应对之策;严格规范互联网、APP等数字平台涉及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各类行为;研究线上挤兑与线下挤兑的不同特征和处置预案。
 
每一句话都蕴含着巨大的信息量。监管层不仅关注到了地方银行的跨区域展业与流动性风险,还将互联网平台的合规问题纳入了视野。
 
这恰恰体现了最近金融委会议的核心精神: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
 
暴风雨将比以往更猛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零壹财经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