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梦原,艺术观念与社会介入
社会保险降率减费新策正式施行
冯骥才:文学是对时代的记录
牛奶和豆浆,能不能一起喝?
居民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每年不低于

易梦原,艺术观念与社会介入

2019-05-12 14:12 主页 来源:未知
易梦原,艺术观念与社会介入

近日,易梦原的首个个展在位于加拿大温哥华唐人街的沙甸咸水埠艺术空间举办,展出她近期对于摄影边界问题的反思。她以中国儿童故事《神笔马良》作为切入点,探索作为兼职商业肖像摄影师的工作,艺术家的劳动,以及对摄影和绘画在“写实”问题上错综复杂关系的探讨。

易梦原出生于北京,自小随家人移民温哥华,属于第一代,也是新一代移民。2014年,毕业于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视觉艺术系,对当代艺术的理解受到Marina Roy、Christine D’Onofrio、Dana Claxton、顾雄等一众名师,也是活跃于加拿大艺术界声名卓著的当代艺术家的影响。自上世纪60年代起,北美观念艺术的兴起,使温哥华在尚未书写的世界当代艺术史中占据尤其特殊的位置,如70年代观念摄影主义运动中崛起的Vancouver School温哥华学派,以及后继难以尽数的艺术家都延续了以观念作为当代艺术主轴的理念,直至今天。作为在这片土地生长起来的新一代艺术家,易梦原也不例外。



2014年时,她的作品《我们都是冠军》,她利用一台超市的购物车承载满满的白色乒乓球,近看发现这些乒乓球都是已经被打坏了的。她通过乒乓球和购物车两个元素组织起作品以外所传达的语意:被挤压的乒乓球传达大国荣耀和被掩盖的个体劳动的关系,购物车则指向西方文化中的消费主义和无家可归,包含对个体疏忽和剥削扩展到消费文化的阅读;而两者又形成互为转换的关系产生出更为隐晦的新旧移民之间的博弈问题,反应出艺术家对既是第一代移民,也是新一代移民的身份在内心的映照。该作品也让人联想起美国雕塑家杜安·汉森于1971创作的《超市妇女》的作品,不同时代的语境造就了两者的巨大离异感:汉森讽刺的是美国盛世下的消费主义浪潮所带来的过度消费与浪费;而易梦原则把矛头指向了购物车作为街头露宿者赖以生存的工具,既是交通工具,也是收集物品的工具,却承载着一堆无用的乒乓球所产生的荒诞感,与中西文化差异为观众带来的错愕感。

她的另一个作品《我知道你所寻找的在哪一方》,双屏录像,2014年,一个画面是一只手指向温哥华海滩的远方,另一个画面则是一只手指向桂林的山水。不难看出,作者依然在中西文化之间,现实与未来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困惑,也对被“特定”指示所产生的反感进行控诉。不禁让观众想起当代艺术家Ai Weiwei的图式传达某种体制批判式的抗议。

2018年,她在温哥华美术馆正门的Robson Square罗伯森广场创作了一个为期一个星期的临时性公共艺术作品《生活的艺术》:一个由工地围栏围蔽起来的区域,被一个伪造的地产广告所包裹,上面除了有艺术家精心设计的中英文地产标语外,她还特意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假扮成地产咨询电话。在这期间,作者还真收到不少咨询的来电,询问美术馆会否推倒变成房地产项目等相关问题。面对地产利用艺术作为宣传手段,而艺术机构借助地产企业维持运作这种看似矛盾的互反关系,艺术家以一种近乎粗暴的方式进行发问。这几年正是温哥华地产经济起飞的时代,但同时也带来物价飞涨,楼市过热等社会负面问题,而主流媒体却简单地把矛盾的源头指向了华人。而事实上地产商却热切地吸纳着华人带来的资金,地产广告里所大量使用中文,仿佛中文成了温哥华的第二语言。而这样的销售手段却加剧了白人民粹者对华人的反感。作者敏感地把握住这种“双重标准”下所产生的违和感——源自西方的“生活的艺术”的哲学理念却成为了移民生活中尴尬的情景。另一方面,温哥华美术馆的前身是卑诗省法院,罗伯森广场是公民集会、抗议、表达自由的场所,在这一个月里,作品静静地占据着广场核心位置与一波波集会的民众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作品无声抗议的属性被作者巧妙地赋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