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痛咳嗽才3天就住进ICU!千万要
易梦原,艺术观念与社会介入
社会保险降率减费新策正式施行
冯骥才:文学是对时代的记录
牛奶和豆浆,能不能一起喝?

咽痛咳嗽才3天就住进ICU!千万要注意!

2019-05-12 16:25 主页 来源:未知
咽痛咳嗽才3天就住进ICU!千万要注意!

最近,珠海有一位青年男性,30多岁,也是发热、咽痛,咳嗽不过三天,就直接被医生送进了ICU。

能不能治好,医生也没有十足把握,最后到了连呼吸机都没有用的程度。

在命悬一线的危急时刻,市人民医院医生果断祭起一门“神器”,最后这名男青年成功康复出院。

啥情况?以下是惊心动魄的过程。

PS:「记得去年,微信圈里有一篇刷屏的文章,叫《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很多人都看过。医哥下面要讲的这个故事,你可以理解为《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珠海版

1

病毒性肺炎

2018年与2019年之交,冬春季的珠海,一如往常的温暖。

阿青(化名)有些嗓子有些痛,偶尔咳嗽,还有发热。

大概过了两天,他咳的更厉害了,而且伴随着一个更不好的症状:大喘气。用力吸,但总感觉吸不进气。

人到了吸不上气的时候,那种恐慌一般人很难理解。

因为喘不上气,阿青被老婆直接送到珠海市人民医院看急诊。

急诊医生通过问诊、一般检查后,告诉阿青:

「你这不是普通感冒,很有可能是流感。」

流感病毒是病毒大家族的一员,人中了这种病毒之后,会出现类似感冒的症状。

但流感并不是感冒。流感轻症可在家隔离治疗,重症可危及生命

医生给阿青做检查,甲流、乙流啥都查了,啥都不是。但拍CT发现肺上面有明显的一片一片白色区域

人刚出生的时候,正常的肺颜色是粉红色,以后随着年龄增长,会逐渐变成深灰色。

如果拍CT出现白色区域,就证明此处必有“妖”。好像一个战场,人体免疫力与病毒交战的战场。

病毒性肺炎!医生基本确定。

「不是流感吗?病毒性肺炎怎么办?」

看到这种情况,家属亲友疑惑中透着一丝恐惧。

陪同阿青来的人除了老婆还有他的一位好哥们。这个时候能来医院的绝对都是铁杆。

病毒性肺炎,顾名思义就是人的肺遭到某种病毒袭击

我们所说的流感肺炎就是其中一种,成年人的病毒性肺炎严重程度轻重不一,可以表现为轻症,也可以严重到需要住院治疗,甚至于机械通气,病原学很难获得,目前为止人类对抗病毒的武器都不多。

病毒性肺炎的致死率是世界级的。

2

氧合指数200

医生们见过这种情况。思路很明确。先看肺炎到了什么程度,抽血一测试,氧合指数接近200

负责给阿青主治的医生是珠海市人民医院急诊医学部主任医师贺艳

看到200这个数字,贺艳的脸不经意间一丝抽动,转瞬即逝。

肺的重要作用之一是吸入氧气,随后氧气会与血液中的血红蛋白结合,输送到全身各处,为人体提供能量

与此同时人体代谢产生的二氧化碳会极快地由血液弥散至肺,由我们呼气呼出人体。

每一次呼与吸都是生命延续的重要工作。

医生可以通过抽血化验、以及监测指标,比如氧分压、氧合指数、脉氧饱和度来确定氧气与血液的化合程度,从而判断肺功能到底是否正常。

正常人的氧合指数是500以上,如果低于200,可以确定为呼吸衰竭,如果小于100,那是重度呼吸衰竭。

阿青血气检测氧合指数200,急诊医生果断下了决定,进ICU

这个时候的阿青除了走几步路就要喘气之外,其他与常人并无明显区别,头脑清醒,对话流畅。

但要进ICU的消息让他脸色立刻白了。

阿青被拉入ICU,妻子在外不断的各种打电话,通过人脉关系寻找专家询问。

眼下病人的肺功能已经不足以支持人体对氧气的需要,先上高流量氧疗装置,把更多的氧气冲入肺部,才可支持。

另外一方面,虽然不知道是哪一种病毒,但医生也必须凭借经验覆盖。奥司他韦联合莫西沙星、达菲以及其他支持治疗。

一个城市流感爆发的时候,达菲会很快变成稀缺用药,好在阿青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但每种药用多少,用哪几种药,却需要医生根据经验做精准的判断,像诗人写诗时用词一样,“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

如此这般,大概过了48个小时左右,阿青感觉好多了,人也不大喘气了,轻轻一吸,一口清气,凉凉的进入气管,那种感觉,真好。

阿青坚持要回普通病房。ICU里的密密麻麻的针管、仪器、各种数字,看得人有种瘆得慌的感觉。

医生们反对离开ICU,认为情况还不稳定。

最后,医生拗不过患者,阿青回到普通病房了。

3

一位女医生与患者的共识

仅仅一个晚上,阿青高烧到39度,刚刚有所恢复的呼吸窘迫又来了,程度更甚于前。

氧合指数一度下降100。这种病专业术语名叫ARDS,翻译成中文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

家属一看这架势,吓得手足无措。

医生开始安抚家属,虽然当初不该出来,但就算他不出来,也会出现这种情况,病程到一定程度就会这样。

医生决定继续使用原先的治疗方案,先加码氧气,在人体免疫力与病毒激烈交战的时候,人体如果出现供氧不足,其他器官受到损伤,会出现一连串的并发症。

阿青上了呼吸机呼吸机使用起来非常讲究技术。

人体的肺就像一个气球,当肺部发炎受到损伤时,其弹性会变差。

呼吸机进气量太大,很容易把气球撑破,进气量太小,又不足以满足人体需要。

分寸拿捏必须准确。

就在医生们绞尽脑汁,全力苦战ARDS的时候,阿青妻子来了,说要转院,已经在广州找好了医院,要马上转。

医生们反对转院。理由很简单,这个时候转,非常危险

两个小时后,阿青妻子和广州方面已确定好交接事宜,转院的救护车也安排好了。

贺艳决定和患者家属谈一次。反复说明理由后,阿青妻子理解并认可了贺艳的说法,当即决断不转院。

重症面前,医患沟通真的很重要。

4

病人开始到处吐口水

「病人失控了,我们几个人拦不住他。」年轻的护士急匆匆跑进办公室,满身口水。

「啊!啊!我要回家!不在这里啦!我不呆啦!」

阿青不断大吼,对着ICU各个仪器狂吐口水,四处乱跑,几个护士想从后抱住腰,根本没用。

两天前,事情已有征兆。阿青有些轻度躁狂。这种情况医学术语叫做谵妄

简单来说,就是病毒入脑,开始侵袭中枢神经。

一根镇静打进去,阿青缓和下来了,躺在床上,身上插着管子,年轻粗壮的身躯被闪烁着各种数字的机器包围。

妻子无法探视,隔着玻璃在外,眼睛盯着病房里面。

氧合指数还在降,高碳酸血症也来了,肺不仅不能氧合,排除二氧化碳的能力也明显下降,这说明阿青的肺已经弱到在呼吸机的帮助下都无法满足人体需要。

如果连呼吸机都不管用了,那就只有一个办法,用ECMO。

这种用于治疗肺病的“大杀器”院方使用之前都非常慎重,经过仔细的讨论,医生们依然果断决定上ECMO。

5

ECMO 人工膜肺

人工膜肺,英文叫做ECMO,世界级的抢救产品。

其基本原理很简单,既然肺无法提供血氧,那就把人的血抽出来在机器里面氧合,氧合完成后再输送回人体内。

通俗点说,其实就是人工肺

道理和很多机器一样,比如人的肾没用了,无法清除血液毒素,就用透析,把人的血抽出来排好毒再送回去。

不过,人工膜肺虽好,在使用中可能产生的并发症也是极危险的。

更重要的是,市人民医院全院只有一台。

这台机器虽然名叫人工肺膜,但也可以支持心脏治疗,所以用的并不只有急诊医学部或呼吸科。

就在医生们发出紧急请求后,得到的答复却是机器正在用于支持一位病人的心脏。阿青用不了了。

照眼下这个趋势,如果不能及时用上ECMO,阿青的生命可能进入倒计时。

想用,只能借,但这种机器很少很少,一般的广东地级市,全市也多半只有一两台。

借,也很难借到。但那也得借。

现在是与死神抢时间,要借的话自然是越近越好。

医生首先想的到是中山、江门,回复都是正在使用,无法借出。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医生们把目光转向深圳。很快获得了消息,深圳的ECMO可以借出!

凌晨3时,汽车缓缓地驶入珠海市人民医院,车上载着救命的机器

6

医生和病人共同给出答案

ECMO用一次要花七八万。这个数字足够很多家属商量好多天了。

不过,阿青生活的城市叫珠海。ECMO在珠海医保覆盖范围内,报销比例还不低

人民医院麻醉科派出了最强的骨干医生,分秒必争地联系兄弟医院,借到机器并完成装机。

一根比手指还粗的管子插进阿青的颈静脉,血从这里流出来进入机器进行氧合,再从另一端股静脉流回去。流量开到了4L,这是很高很高的量。生命的流量。

血从人体流出来会很快凝固,要维持血液在体外循环,必须使用抗凝手段

抗凝用量给多少也很讲究,考验医生的技术。用得少了,会让血液凝固形成血栓,用得多了,会引发出血风险,需要定时监测、滴定、调整。

更可怕的是,如果病人血液出现继发感染,很容易引起其他器官的并发症。

而在肺与病毒苦战的关键时刻,最需要的就是其他器官的鼎力支持,一旦肝肾出现衰竭,后果是灾难性的。

ICU里的各类机器实时显示着阿青的各种生理指数,医生需要根据这些指数随时调整方案。

ECMO要用多久?不知道。

ECMO会不会出现并发症?不知道。

ECMO支持后,肺到底能否康复?没人能回答。

这一切的问题,需要医生与病人共同给出答案。

《北京流感下的中年》一文中,作者曾上网查阅使用ECMO抢救后的生存率。

有资料显示,使用ECMO抢救的存活率大概为30%他又统计计算了使用ECMO抢救后存活且生活能够自理的概率,计算结果是3%到7.5%

阿青的命似乎捏在医疗团队手里。这是医生这份职业极为特殊的一面。

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很多和你素不相识的人,会突然跑到你面前,把命交到你手上。

7

广州呼研所专家来了

人民医院最强悍的抢救团队围绕着阿青,各类抗病毒抗炎药物没有停,ECMO持续支持中,48小时,72小时,96小时生命与死神的较量进入白热化。

这时候,广州呼吸病研究所的专家来了。

专家查看了阿青治疗过程中全部的检查结果和医生用药。得出结论:

诊断及时,总体治疗思路好,一开始就弄清了方向,之后的用药,品种和用量都非常准确,选择人工膜肺的介入时机也恰当。治疗方案很好。

即便如此,医生与病人还在苦战疾病。

ECMO使用进入第三天。

ECMO能不能成功取决于肺部的恢复情况,当然更取决于医生的用药和对机器的使用。

在多项指标恢复正常后,医生决定降低机器流量。流量降低后,阿青的指标维持平稳,说明肺部功能在逐渐恢复。

医生拍胸片后发现,白色区域已明显缩小。一缕阳光正隔着玻璃,从窗帘缝里透了进来。

8

光明降临后的沉思

2019年1月18日,ECMO使用进入第5天,流量已经降到最低,一切平稳,达到脱机标准。

阿青从说胡话中醒了过来。

肺部的战争宣告胜利结束

隔离5天,妻子再次看到阿青,一切恍如隔世。

接下来的问题有很多,肺接下来要康复,特别是中枢神经受到的影响也需要后续治疗,不过这些没有悬念。

阿青从鬼门关回来了。

过了半个多月,后续治疗基本结束,阿青康复出院。离开医院前,他很诚恳地要求和护士、贺艳合影

为了这一天,阿青使尽了顽强的意志;

为了这一天,市人民医院和整个急诊、麻醉医疗团队拼尽了精力和医术;

为了这一天,亲友们受尽了煎熬。

合影之后,妻子一脸真诚的对医生们说:

「谢谢你们,没有你们,他活不下来

阿青则忙不迭的跟护士们握手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吐口水那事我真的不知道

这就是珠海版的《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其发病、治疗整个过程,大体一致,只是结果略有不同。

那篇文章的老人不幸离世,阿青则迎来了曙光。

为什么同样是病毒性肺炎,同样是ECMO,有的人活下来了,有的人却没能赢得生命?

医生的解释是这样的:

因为病毒种类太多,到目前为止全世界抗病毒药物的种类都非常有限,人类对抗病毒的武器并不多

其次,每个人的免疫力能力不同,有的能战胜病毒,有的则不能。阿青正当盛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这也是取胜的因素之一;

第三,虽然医生的治疗方案非常重要,但患者以及家属的配合理解也是非常重要的,只有医生、患者、家属结成同盟,成为统一战线,风险共担,才是对抗残酷疾病的最好武器。

只是咽喉痛一下就进了ICU。这种不幸应当如何避免?医生说:

病毒容易找哪种人?免疫力低下的人。

人的免疫力并不是恒定不变,熬夜、作息不规律、饮食不规律,免疫力会降低。

按时休息、规律饮食,保持好的生活、作息习惯,才能保持健康。

活着不易,且活且珍惜。你我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