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城妖刀又演快乐足球!
法兰克福的“足球上帝”谢幕
中国男篮人才建设需靠他
推动产业及消费业升级
CBA35岁老将提前开始训练

法兰克福的“足球上帝”谢幕

2020-01-29 17:55 主页 来源:未知
法兰克福的“足球上帝”谢幕

不久前刚度过37岁生日的前德甲射手王亚历山大·迈尔昨天宣布挂靴,“到此为止,我挂靴了!”在长达19年的职业球员生涯里,这位身高1.96米的中锋或前腰总共代表圣保利、汉堡、法兰克福和西悉尼流浪者4支球队参加了458场正式比赛,打进152球,其中在德甲出场276次,打进93球,在德乙出场105次,打进39球。

1580282450216099599.jpg

2018年5月5日与汉堡赛后,亚历山大·迈尔向法兰克福球迷道别,如今他向职业生涯作别。

金右脚与双料射手王

迈尔出自汉堡青训营,在同城俱乐部圣保利出道,随后又短暂回归汉堡,直到2004年夏天加入法兰克福后才步入正轨,最终成为法兰克福球迷心目中的“足球上帝”。“他右脚破门,他头球破门,他想怎样就能怎样进球,他甚至可以用鞭子进球。足球上帝,足球上帝,亚历克斯·迈尔是足球上帝。”这是商业银行竞技场多年来一直传唱的球迷歌曲。

1580282508318095270.jpg

2003/04赛季,稚嫩的迈尔在汉堡与巴巴雷茨以及拜因利希并肩作战。

效力法兰克福长达14年间,最后3季担任队长的迈尔出场379次,打进137球,出场排名队史第9,进球排名队史第3,仅次于1974年世界杯冠军赫尔岑拜因(201球)和1980年联盟杯冠军贝恩德·尼克尔(160球)。尽管身材高大,迈尔并非以头球见长,右脚才是他最厉害的武器。小时候,他每天骑车去一个简陋的森林球场里面苦练右脚射门,“我跟着父亲练习脚弓射门,是他让我练的,因为这是最稳妥的射门方式。”成为职业球员后,迈尔坚持加练射门,他会让队友或教练反复做球,然后不作调整地用脚弓、脚尖或者脚背直接射门,最终练就了这只“金右脚”。

2011/12赛季,司职前腰的迈尔以17球成为德乙射手王。2014/15赛季,在沙夫手下改任中锋的迈尔又以19球力压罗本和莱万多夫斯基(同为17球),捧走德甲最佳射手“小钢炮”,成为法兰克福队史第3名德甲射手王——如果不是因伤提前告别赛季,最终只在德甲出场26次,他的进球本该更多。也正是在那个职业生涯最佳赛季期间,已经32岁的迈尔一度接近德国国家队,但勒夫始终没有向他敞开大门。于是,迈尔只有代表U21队和国家二队各出场2次的国字号经历。

1580282606663027646.jpg

射术精湛的迈尔在2014/15赛季成为德甲射手王。

2017/18赛季,即效力法兰克福的最后一年,迈尔终于收获了职业生涯唯一一个冠军——德国杯。不过由于饱受伤病困扰,迈尔当季仅在联赛倒数第2轮主场3比0击败汉堡一战象征性地替补登场,并成功收获了最后一球,而3比1击败拜仁慕尼黑的德国杯决赛并没有出场。不过在颁奖仪式上,他与代理队长亚伯拉罕一同首先高举奖杯。

离开法兰克福之后,迈尔一度赋闲半年,直到上赛季冬窗才决定回归圣保利,后半程在德乙交出16场6球的成绩单。但冬歇期前排名第3的圣保利最终升级失败,而且不职业的氛围令迈尔大失所望,上赛季结束后双方就决定不再合作。

1580282629957057782.jpg

迈尔的西悉尼“流浪之旅”草草收场。

去年9月,迈尔签约由同胞马库斯·巴贝尔执教的澳超球队西悉尼流浪者,首次出国闯荡。但去年12月某天前往赛场的途中,他突然感觉自己不想继续踢下去了,于是跟巴贝尔协商解约事宜。后来巴贝尔在1月20日因战绩不佳下课,迈尔也随即与西悉尼解约,只在澳超留下出场12次,打进1球的记录。

退役后会最想念更衣室

对于挂靴的决定,迈尔表示既伤心又解脱,“伤心是因为我无法再去做我做了和热爱了19年的事。解脱是因为我终于可以去干自己想去干的事情。晚上可以晚点睡,以普通球迷的身份去看球。”迈尔表示自己会想念更衣室,“对我来说,球队就像是家庭。我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跟伙伴们一同度过的,总是很快乐。每天上午走进更衣室,听大家聊过去几天所发生的趣事,然后欢笑,这是无价的。更衣室永远是让我感觉最舒服的房间。”

1580282680661090431.jpg

2017/18赛季,迈尔收获了职业生涯唯一一个冠军——德国杯。

迈尔认为职业生涯的最糟糕记忆是2011年随法兰克福降入德乙,而最佳记忆则是2013年8月随队前往阿塞拜疆参加对卡拉巴赫的欧联杯附加赛,“我在那里进了两球,但那根本不重要。整个旅程实在是太酷了。与法兰克福参加欧联杯是非常特别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迈尔一度无限接近于中超。2015/16赛季冬歇期,他收到一家中超五强俱乐部发出的邀请,对方为其提供了一份总值约700万欧元的2年合同,还有续约1年的选择权,而当时在法兰克福年薪还不到300万的迈尔一度动心,“我跟布鲁赫哈根先生(时任董事会主席)以及教练谈了,但一分钟之后,这个话题就结束了。”

1580283048026034988.jpg

迈尔会以何种身份回归法兰克福?

按照此前与法兰克福的协议,迈尔退役后将回到法兰克福从事管理工作。2月中旬,他就会与经纪人米莱夫斯基跟法兰克福体育董事博比奇协商,以确定究竟会做些什么。迈尔打算考取教练证书,但“我不清楚法兰克福会怎样安顿我。”此外,迈尔还想代表由俱乐部传奇人物克贝尔挂帅的法兰克福元老队比赛,“能与查理(克贝尔)一同比赛将是我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