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中国特色足球青训体系
中超新政漏洞太多!租借避限薪令
敢在女篮更衣室”喊叫“的人是谁
CBA记录王!一半的记录都归他
为什么无法打破广东队的统治?

中超新政漏洞太多!租借避限薪令

2020-02-08 19:08 主页 来源:未知
中超新政漏洞太多!租借避限薪令


从申花春节之前连续官宣姆比亚、赵明剑和秦升加盟以来,中超的冬窗终于有了热闹的迹象。虽然中国足协的条条款款“束缚”着中超引援,但各队还是有着不少逃避的办法。恒大“清洗”高薪老将,不仅免租借费,而且为了让老将离开,甚至开启租借模式承担部分薪水,不让老将们遭遇降薪的命运。
 
 
 
 
 
 
 
 
 
本土球员的转会费都踩在2000万的红线之下,甚至为了满足对方俱乐部的要求,还要以引进预备队球员来“补偿”对方,国安从泰达引进杨帆就走的这条道。所谓上有政策,那下绝对有对策。
 
什么样的球员卖2000万?国脚级后卫or预备队替补
 
在中国足协出台调节费政策之前,国内球员的身价已经被炒至大几千万,想要从转会市场上引进国脚,不付出过亿的代价几乎不可能。中超烧钱最厉害的时代,甚至出现直接预支球员合同期内大部分薪水的现象,虽然天海如今已经落魄,但当年财大气粗的束昱辉就这么干过,不过束昱辉锒铛入狱之后,几乎领完了合同期内薪水的那名球员如今已经离开了天海。
 
但足协的调节费政策规定,本土球员的转会费不得超过2000万人民币,便随后有了转会市场上奇葩的一幕,稍微知名的球员,转会费上限都踩在2000万。2019赛季的冬窗,恒大引进了5名U-23国脚,但无论是韦世豪还是高准翼,身价都没有超过红线,恒大如何操作这些转会,坊间也是议论纷纷,甚至有高层施压的说辞在里面。
 
尽管足协加强对各俱乐部的财务监管,希望将漏洞逐渐堵死,但仍然难以阻止这一奇怪现象的发生。大连人引进了2名97年龄段国奥球员童磊和吴伟,转会费都是清一色的2000万。而国安要么不出手,出手就是国脚级的球员,从泰达引进了杨帆,虽然杨帆和泰达只剩下最后1年的合同,但想要轻易让泰达放人并没有那么容易。
 
尽管有消息称,国安为了得到杨帆,除了付出了2000万的转会费(《转会市场》记录为257万欧),还要搭上原本球队的主力后卫雷腾龙。然而就在国安官宣杨帆的同时,《转会市场》还记录了一条泰达和国安之间的交易,两队预备队之间出现人员流通,名不见经传的22岁球员李镇秦居然和国脚级的杨帆身价相同,都为257万欧。
 
李镇秦的名字不要说国安球迷,甚至连死忠的泰达球迷看,恐怕都没有听说过,国安为了这样一名算不上潜力股的球员,花费了转会的顶格数字,其中的奥妙恐怕只有国安和泰达心里清楚。
 
租借模式回避限薪令,恒大才将老将“出手”
 
恒大此前冬训集结之前,就已经通知包括郜林、冯潇霆和曾诚在内的老将离队,2020赛季球队没有他们的位置。虽然这些恒大功勋老臣已经步入职业生涯尾声阶段,但只要接受降薪要求,中超对他们求贤若渴的球队并不在少数。然而直到申花官宣冯潇霆和曾诚2名,恒大“清洗”老将的任务才步入了正轨。
 
 
实际上,2018赛季的夏窗,恒大就开始着手将老将送走,然而面对恒大方面索取转会费,以及这些老将们在恒大享受着超高待遇,能承受的球队却寥寥无几,导致恒大一边完成更新换代,一边还要“养着”部分已经打不上主力的老将。
 
从通知老将离队,到最终申花官宣冯潇霆、曾诚加盟,期间的谈判无非就是这些功勋“舍不得”在恒大的高薪,尽管合同只剩下1年,但却是这些老将最后一笔高额薪水。甚至有消息称,恒大的部分老将宁可2020赛季在预备队待一年,都要得到这份薪水。恒大最终不得不“舍弃”租借费,甚至还要分担这些老将的部分薪水,才最终“送神走人”。
 
根据足协的限薪令要求,2020年1月1日之后签署合同的国内球员,都不能超过税前年薪1000万,而包括曾诚、冯潇霆在内,年薪数字远远超过1000万。而租借模式,两人的工作关系依旧在恒大,只是被租借到申花,尽管恒大需要付出一定的薪资代价,但总比付出全额工资还用不上这些老将要合算。
 
在三方关系上,最终受益的自然是申花和球员,申花只需要付出不多的薪水就能得到两位前国脚补强防线,而且支付的薪水甚至达不到1000万/年。唯一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的只有恒大,球员已经不能为己所用,还要“掏腰包”。
 
当然,从足协的角度来看,“处理”薪水超过规定的合同并不容易,即便球员更换东家,一招“租借模式”就让新政“无处下手”。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守规矩让足协头疼
 
从U-23政策开始,足协最近几年频频出台新规定,但U-23政策随着97国奥无缘东京奥运会,已经彻底成为败笔。足协的初衷,是让年轻球员能打上比赛,而俱乐部的追求则是锻炼年轻球员的情况下不能耽搁成绩,“糊弄”就成了绝大部分球队的无奈之举。到头来,政策被各种诟病,国字号球队的成绩也没有任何长进,年轻球员得到的锻炼有限。
 
随后的调节费政策,刚出炉外界就在“思考”如何钻漏洞,中超过去2年重磅引援不少,但缴纳调节费的球员真正有几人,只有足协心里自己清楚。至于限薪令,实际上2018年底就已经出炉,但整个2019赛季几乎无人提及,有多少球队在上级不督促的情况下认真执行,已经成了未知数。
 
此外,四大帽规定中对于球队支出、投资人注资都有着明确的规定,并且还有支出超标等一系列处罚措施,但同样没有下文。进入2020年,部分有年报的俱乐部具体花了多少钱,就将呈现在球迷面前,超标的俱乐部在引援方面将受到限制,不过足协却没有说法,起大早赶早集的申花已经用完了5个无年龄限制的内援名额,一旦申花2019赛季的支出超标,已经签下的球员还能否“毁约”?
 
足协制定各项政策的目的,是为了让转会市场回归理性,让各队理性投入,但在中国足球畸形的只要成绩面前,所有的条条款款都被各队拿着放大镜寻找漏洞。这是中国足球的悲哀,也是中国足球管理者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