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工资帽启动在即,1人比周琦更
足球已经忘了最初的模样
捐款50万,是中国男篮领军人物
外援规定 球队可调整留队外援工
CBA外援离队名单不断加长

足球已经忘了最初的模样

2020-03-05 17:53 主页 来源:未知
足球已经忘了最初的模样

直播首页>足球新闻>特别报告:贫富悬殊与竞争失衡,足球已经忘了最初的模样
特别报告:贫富悬殊与竞争失衡,足球已经忘了最初的模样
2020-03-05 17:00:16 独立报 已有72条评论
 
 
目前足球这项运动正在经历一个前所未有的时期——足坛贫富悬殊、竞争失衡。《独立报》记者MiguelDelaney就通过大量的采访和调查,分析了足球为何会发展到这一步,并谈论了超级富豪主导足坛的情况是否会持续下去。
 
“我们并不想要更多的‘蓝狐奇迹’。”这是一位英超BIG6球队的高级官员,在伦敦一家高档酒店里发表的言论。而你听到这样的言论,肯定能够想象他当时的情绪。
 
“足球历史表明,球迷们总是喜欢大球队赢得最终的胜利。”这位高级官员对在场的商界人士和媒体记者说道,“一定程度上的不可预测性是好事,但更平民化的联赛,对足球商业没有好处。”
 
那么,这是损害了谁的商业利益呢?为什么人们会有这样的看法?显然,这就是目前足坛遇到的最大问题之一。
 
其实英超BIG6球队并不必为此感到担心。原本“蓝狐奇迹”就是一个特例,现在想要复制它,已经难上加难——换而言之,一支非精英球队想要夺得一个重要赛事的冠军奖杯,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也正是因此,2015/2016赛季的故事会如此特别,如此让人惊讶。
 
前皇马主席卡尔德隆在接受《独立报》采访时所坚称的那样:“足球一直都是这样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卡尔德隆的说法是有问题的。足球并没有一直保持原来的样子。足球的每一项指标都表明,它处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糟糕得多的水平。而且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甚至有无法复原的危险。
 
本次特别报告将揭示:足球已经投入了超级资本的怀抱,并已在足坛造成了日渐悬殊的财富差距,它正在摧毁这项运动最具魅力的不可预测性。当下足球比赛不可预测性的消失,并非是因为顶级球队能够毫无悬念的赢得比赛(就如同以往那样),而是因为一小部分超级富豪球队拥有巨大的财富,为他们的前进保驾护航,使得他们赢得的比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进球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打破的记录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足球比赛,导致足球这项运动发生了变化。
 
这就是资本涌入足球世界所带来的结果,它意味着你甚至需要达到最低门槛(根据德勤的数据,2020年的最低门槛为4亿欧元)才能够在各项赛事中展开竞争。另一方面,当像利物浦、曼城这样的球队将自身优势发挥到极致,这种差异就会产生放大效应,使他们与其他球队在比赛中的差距就变得更大。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看到如此之多的历史纪录,一次又一次被刷新。
 
 
 
曼城这样能够将自身优势发挥到极致的球队,将会越来越强
 
过去十年间,超级球队的崛起几乎伴随着巨额财富的增长,就如同下面所列举的情况一样:
 
● 西甲再次出现三冠王
 
● 德甲首次出现三冠王
 
● 意甲首次出现三冠王
 
● 英超首次出现本土赛事三冠王
 
● 四年内,法甲三次出现本土赛事三冠王
 
● 42年来,欧冠联赛首次出现三连冠
 
● “赛季不败”的壮举接连在意大利、葡萄牙、苏格兰以及其他七个欧洲联赛中出现
 
● 目前,欧洲54个联赛中,有13个联赛存在一家独大的情况
 
往前几十年,这样的壮举看起来真的很难实现。然而在过去的十年间,它们开始频繁出现。或许在未来还会有更多类似的事情发生。而且即便不说,我们也能猜到,这样的壮举几乎都是由最富有的球队来完成的。
 
巨额财富能够帮助球队收获更多表现出众的优秀球员,从而为球队带去成功。
 
虽然还有曼联、阿森纳和莱斯特城这样的特例存在——前两支球队在转会市场上投入很多,可本赛季表现并不理想。莱斯特城投入较少,但表现却让人眼前一亮——但用这样的特例来驳斥金元时代足球已经变味,就好比用几天的寒冷来驳斥全球变暖的趋势,这是站不住脚的。
 
强者越强,弱者更弱,这种大趋势是毋庸置疑的,而且这种趋势在顶级球队之间也形成了巨大的争论。
 
 
 
曼联的情况只是一个特例,并不能反映当下足坛的大趋势
 
日益增长的担忧
 
欧足联主席塞弗林在谈论2020年度基准报告之时,就说到“足球全球化导致的收入两极分化”会带来的“威胁”和“风险”。当德勤在足球财富报告中警告“足球比赛的结果受到现有财富的严重影响”,以及对这项运动的长期价值至关重要的“诚信”和“不可预测性”产生威胁之时,事情就真的到了最紧要的关头。
 
西甲主席哈维尔-特巴斯的言辞则更为激烈,他表示:“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个问题,不出几年时间,我们整个行业都会崩溃。”
 
目前它正在悬崖边摇摇欲坠,因为这个核心问题还引起了太多其他正在发生的问题:精英阶层以外的球队财务状况变得更加不稳定;超级球队与其他球队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各联赛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欧足联与国际足联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之间发生冲突。整个足球世界,都变得暗流涌动。
 
《独立报》了解到,财政不平等的问题是目前足坛一直争论不休的话题,且这问题在上个月有了明显的爆发。一位来自于高层的消息人士更是直白的表示:“我们现在必须遏制这种趋势。球队财富差距在每个赛季都呈指数级增长。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尽快做出应对。因为这样的趋势有可能破坏世界足球生态系统。”
 
虽然这个“生态系统”目前还处于一个平衡的状态,但它远没有我们所想象的,比赛所反映出来的那样平衡。
 
金元时代的足球,原本足球最独特的魅力——不可预测性——已经被侵蚀。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明白。
 
众所周知,足球是一项任何人都可以参与的运动,任何球队都能够去赢得比赛。进球之所以珍贵,是因为有时候只要一粒进球,就能够让比赛在令人满意的表现与惊喜的结果之间找到完美的平衡。
 
 
 
拜仁在德甲的霸主地位已经很难被撼动
 
纵观足球比赛的历史,大部分时间里,足球的不可预测性能够带来更大的“意外”。因此曾经德甲冠军并非总是属于拜仁,有时候也会属于凯泽斯劳滕、不莱梅和沃尔夫斯堡这样的球队。
 
正如克鲁伊夫曾经说过的那样,足球是一场“由失误左右的比赛”。这就体现出了足球不可预测性的重要性,然而超级资本正在侵蚀它这独特的魅力。
 
被欧足联形容为“国际联军”的超强球队,在比赛中犯错的可能性已经降到了最低。也正是因为如此,人们才会如此关注洛夫伦在对阵什鲁斯伯里之时错犯下的错误——任何一次失误都变得更加引人注目,因为这样的失误在当下足坛真的太罕见了。
 
南安普顿前执行主席尼古拉-科特斯曾说:“现在可能还会有一些奇怪的惊喜,但现代足球就是这样发展的。那些顶级球队已经成为了金钱怪兽。”
 
虽然所有球队都希望扩大自己的全球影响力,但事实上这样的情况又使得越来越多的资源汇聚到少数顶级球队的身上,因为它们是唯一有能力实现这一目标的球队。
 
与其说这样的球队有1%,不如说这样的球队其实只有0.01%。
 
金钱并不能够确保成功,但问题是,大量的资金——到2020年,估计起价就是4亿欧元——是竞争中最重要的“必需品”。
 
 
 
当今足坛存在11支超级球队(收益情况和商业收入数据)
 
强者衡强,弱者更弱
 
为了理解巨额财富对足球比赛到底产生了多大的影响,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曾经足球的模样。上世纪八十年代,可以说是金元足球刚刚萌芽的阶段。正如许多人所说的那样,在那个时代,足球“几乎不以盈利为目的”。
 
那个时代的利物浦所向披靡,而且看起来他们的“统治”是如此自然。他们并没有投入过多的资金。1982年英甲联赛的电视转播合同仅为520万英镑,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所有赛事的国际转播费用仅5万英镑。最富有的顶级球队,他们的球员工资也没有超过最差球队的三倍。这也意味着曾经一段时间里,英格兰收入最高的两名球员,居然是来自于布莱顿和埃尔比恩的迈克尔-罗宾逊和史蒂夫-福斯特。
 
同时这意味那时候能够跻身英格兰顶级联赛前四的球队多达13支。在欧洲冠军杯层面,有机会夺得冠军的球队多达12支,包括阿斯顿维拉、布加勒斯特星、埃因霍温和贝尔格莱德红星这样的球队。
 
事实上,当时足球只不过是一个资金投入很小的行业,并不会出现类似如今这样的不平等问题。
 
而现在,这样的情况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一些简单的数字就足以说明其中的问题。
 
目前英超联赛2019年到2022年的电视转播权总价84亿英镑。目前,欧冠联赛的奖金总额为20.4亿欧元,而10年前仅为5.83亿欧元。世纪之交的曼联,营收只有1.17亿英镑,但到了2018/2019赛季,他们的营收达到了6.271亿英镑。同时,整个足坛都在经历着这样的变化。正如大卫-戈德布拉特在《足球时代》一书中所描述的那样,欧洲足球如今产生的收入超过欧洲大陆的出版业或者电影业。
 
金钱造就了这一切,而更多的资金涌入足球世界,将进一步拉大这样的差距。
 
再说球员工资的问题。英超联赛最高球员工资与最低收入之间的差距已经从1992/1993赛季的2.85倍上升到了上个赛季的4.7倍。在西班牙,这一差距高达17.2倍。而在一些中等规模的联赛中,“贫富差距”更是超过了20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