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观赛!CBA旧将伤愈复出
CBA外援集体“出走”的背后
各队闭关训练 多种方式为抗疫鼓
郭士强揭幕战威胁广东的X因素
半决赛11分!CBA小将前往美国打球

CBA外援集体“出走”的背后

2020-03-07 15:00 主页 来源:未知
CBA外援集体“出走”的背后


北京时间3月4日,前CBA天津先行者队小外援查森·兰德尔的身影(Chasson Randle)出现在了丹佛掘金的主场百事中心,他代表金州勇士参与了球队客场大胜的比赛,并且获得了12分钟的出场时间。

就在一个星期前,兰德尔还是天津先行者队的头号球星,根据ESPN消息,兰德尔在2月末收到两份来自NBA球队的10天短约合同,由于当时球员仍处于与先行者的合同期内,想要解约必须获得球队的澄清信。几天后,天津先行者队在3月1日官宣了球队与兰德尔解约的消息,让后者重获返回NBA的机会,而金州勇士很快在3月4日与自由身的兰德尔签下10天合同。

尽管2月末各地区逐渐复工,但这不包括集聚性赛事活动,CBA和中超等体育赛事的回归遥遥无期。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诸多CBA停摆造成的问题浮出水面,例如对远渡重洋来到中国打球的CBA外援们,纷纷开始为生计另谋出路。

受疫情影响,CBA被迫进入无限期停摆,这对球员意味着没有奖金和比赛机会,兰德尔们的离队和CBA停摆有直接关系。 根据懒熊体育了解,联赛停摆期间国内球员的收入不受影响,不过外援的情况略有不同,首先不是所有外援都已经拿到保障合同,其次长期不打比赛对他们的状态保持也有影响。事实上,离开CBA的不仅是兰德尔,实际上光是在2月份,先后有7名外援更换了东家,其中包括亚布塞莱、哈达迪、拜克斯和斯隆等多位名将。

有别于这7位球员,兰德尔是CBA停摆以来首位受到NBA球队青睐的CBA球员。过去几年,在CBA赛季结束后签约一支NBA球队,已经成为不少球员职业规划的常规操作。原定的2019-2020赛季CBA常规赛将在3月12日结束,而NBA的季后赛将从4月18日开始,给予了球员和俱乐部充分的准备时间。例如上赛季上海大鲨鱼的弗雷戴特(Jimmer Fredette),就在球队季后赛12进8被首钢淘汰后,一周内与菲尼克斯太阳签约,类似的案例还发生在麦迪、泰·劳森(Ty Lawson)和迈克尔·比斯利(Michael Beasley)等诸多球员身上。

3支处于积分榜前8的球队放走了共4位外援。

天津先行者队本赛季至今战绩6胜24负,基本无缘季后赛,如果没有疫情影响,兰德尔本可以顺理成章在3月中旬与NBA球队进行签约,兰德尔加盟勇士后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对我来说是因祸得福,你不想看到任何人受疫情所影响。此时此刻,我的心,我的祈祷与中国人民同在,但对于我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很开心又可以打篮球了。”

和赚钱相比,兰德尔当初来中国的另一个目的是需要大量出场时间,他是典型的NBA边缘人,27岁的他正值当打之年,处在争取一纸NBA长约的关键阶段,因此视作CBA为重回NBA的跳板。2016年,当时效力于山东的比斯利就在CBA赛季后重回NBA加盟休斯顿火箭,这在后来成为了比斯利回归NBA的船票,他在2017年和2018年获得了两份来自尼克斯和湖人的老将底薪合同,总价值达到560万美元。

从外援的局面看待CBA停摆,比起对疫情带来的威胁,让他们选择离开的另一个原因是无球可打。在CBA于2月2日发布的《CBA联盟关于联赛延期及相关工作调整的通知(一)》提到“复赛时间不早于4月1日”,再将时针转向2月末,尽管疫情得到了一定的控制,距离符合恢复集聚性赛事活动的条件仍相去甚远。

兰德尔代表天津先行者对阵北京首钢。

以兰德尔为例,他的经纪人曾向ESPN透露,自从CBA在1月末进入春节假期,兰德尔在1月26日返美以来,除了日常收到关于疫情发展的更新,没有得到任何关于CBA何时恢复的消息。

目前在CBA打球的外援中,大约有40人来自美国,对于这些“外乡人”,无法要求他们像中国球员对疫情和国情感同身受,例如兰德尔团队就对薪水发放延迟表示过担忧,不过真实情况或许与国内部门单位在疫情期间延迟复工有关。但确实对于绝大多数来中国“谋生活”的外援来说,工资是他们最关心也最担心的因素。

对于CBA而言,眼下正在发生的外援离队热潮,是疫情对联赛带来诸多影响的一个缩影。哪怕疫情过去,联赛恢复,各队能否召回或者招募到足够的外援进行余下的比赛,也是一个难题。另一方面,中美航班的数量在疫情爆发后大幅骤降,美联航和达美航空等航班都在1月底取消了飞往中国的航班,并且在欧美疫情状况不明朗的情况下,外援能否如期顺利返回中国,返回之后的自我隔离,球员自身的竞技状态保持等,都是实打实存在的问题。

目前受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和足球欧洲杯两项2020年头部体育赛事,各自存在能否如期风险,东京迪士尼乐园已经宣布将关闭两周,从2月29日至3月15日。

内容方面,比起国内其他的职业联赛,CBA在“无球可打”期间算得上活跃,例如在优酷体育上线名为‘CBA真酷’和‘CBA经典赛事解读’两档节目,邀请球员作客‘CBA真酷’进行视频访谈;另外在虎扑体育,每晚有一名CBA球员空降论坛,与球迷互动。这些举措都是在复赛暂无定论的情况下,对正在流失的联赛热度做一些止损的行为。

不过当前联赛中断的在大背景下,这些努力很可能只是杯水车薪。本赛季是CBA2.0时代的元年,迎来了26家赞助商的鼎力支持,一度连场绝杀的景象让CBA关注度愈发火热,但这一切因为疫情的来袭戛然而止。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协调好各方关系,让本赛季CBA有个算得上圆满的收尾,是留给联赛管理者的一道难题。

北京时间3月4日,前CBA天津先行者队小外援查森·兰德尔的身影(Chasson Randle)出现在了丹佛掘金的主场百事中心,他代表金州勇士参与了球队客场大胜的比赛,并且获得了12分钟的出场时间。

就在一个星期前,兰德尔还是天津先行者队的头号球星,根据ESPN消息,兰德尔在2月末收到两份来自NBA球队的10天短约合同,由于当时球员仍处于与先行者的合同期内,想要解约必须获得球队的澄清信。几天后,天津先行者队在3月1日官宣了球队与兰德尔解约的消息,让后者重获返回NBA的机会,而金州勇士很快在3月4日与自由身的兰德尔签下10天合同。

尽管2月末各地区逐渐复工,但这不包括集聚性赛事活动,CBA和中超等体育赛事的回归遥遥无期。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诸多CBA停摆造成的问题浮出水面,例如对远渡重洋来到中国打球的CBA外援们,纷纷开始为生计另谋出路。

受疫情影响,CBA被迫进入无限期停摆,这对球员意味着没有奖金和比赛机会,兰德尔们的离队和CBA停摆有直接关系。 根据懒熊体育了解,联赛停摆期间国内球员的收入不受影响,不过外援的情况略有不同,首先不是所有外援都已经拿到保障合同,其次长期不打比赛对他们的状态保持也有影响。事实上,离开CBA的不仅是兰德尔,实际上光是在2月份,先后有7名外援更换了东家,其中包括亚布塞莱、哈达迪、拜克斯和斯隆等多位名将。

有别于这7位球员,兰德尔是CBA停摆以来首位受到NBA球队青睐的CBA球员。过去几年,在CBA赛季结束后签约一支NBA球队,已经成为不少球员职业规划的常规操作。原定的2019-2020赛季CBA常规赛将在3月12日结束,而NBA的季后赛将从4月18日开始,给予了球员和俱乐部充分的准备时间。例如上赛季上海大鲨鱼的弗雷戴特(Jimmer Fredette),就在球队季后赛12进8被首钢淘汰后,一周内与菲尼克斯太阳签约,类似的案例还发生在麦迪、泰·劳森(Ty Lawson)和迈克尔·比斯利(Michael Beasley)等诸多球员身上。

3支处于积分榜前8的球队放走了共4位外援。

天津先行者队本赛季至今战绩6胜24负,基本无缘季后赛,如果没有疫情影响,兰德尔本可以顺理成章在3月中旬与NBA球队进行签约,兰德尔加盟勇士后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对我来说是因祸得福,你不想看到任何人受疫情所影响。此时此刻,我的心,我的祈祷与中国人民同在,但对于我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很开心又可以打篮球了。”

和赚钱相比,兰德尔当初来中国的另一个目的是需要大量出场时间,他是典型的NBA边缘人,27岁的他正值当打之年,处在争取一纸NBA长约的关键阶段,因此视作CBA为重回NBA的跳板。2016年,当时效力于山东的比斯利就在CBA赛季后重回NBA加盟休斯顿火箭,这在后来成为了比斯利回归NBA的船票,他在2017年和2018年获得了两份来自尼克斯和湖人的老将底薪合同,总价值达到560万美元。

从外援的局面看待CBA停摆,比起对疫情带来的威胁,让他们选择离开的另一个原因是无球可打。在CBA于2月2日发布的《CBA联盟关于联赛延期及相关工作调整的通知(一)》提到“复赛时间不早于4月1日”,再将时针转向2月末,尽管疫情得到了一定的控制,距离符合恢复集聚性赛事活动的条件仍相去甚远。

兰德尔代表天津先行者对阵北京首钢。

以兰德尔为例,他的经纪人曾向ESPN透露,自从CBA在1月末进入春节假期,兰德尔在1月26日返美以来,除了日常收到关于疫情发展的更新,没有得到任何关于CBA何时恢复的消息。

目前在CBA打球的外援中,大约有40人来自美国,对于这些“外乡人”,无法要求他们像中国球员对疫情和国情感同身受,例如兰德尔团队就对薪水发放延迟表示过担忧,不过真实情况或许与国内部门单位在疫情期间延迟复工有关。但确实对于绝大多数来中国“谋生活”的外援来说,工资是他们最关心也最担心的因素。

对于CBA而言,眼下正在发生的外援离队热潮,是疫情对联赛带来诸多影响的一个缩影。哪怕疫情过去,联赛恢复,各队能否召回或者招募到足够的外援进行余下的比赛,也是一个难题。另一方面,中美航班的数量在疫情爆发后大幅骤降,美联航和达美航空等航班都在1月底取消了飞往中国的航班,并且在欧美疫情状况不明朗的情况下,外援能否如期顺利返回中国,返回之后的自我隔离,球员自身的竞技状态保持等,都是实打实存在的问题。

目前受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和足球欧洲杯两项2020年头部体育赛事,各自存在能否如期风险,东京迪士尼乐园已经宣布将关闭两周,从2月29日至3月15日。

内容方面,比起国内其他的职业联赛,CBA在“无球可打”期间算得上活跃,例如在优酷体育上线名为‘CBA真酷’和‘CBA经典赛事解读’两档节目,邀请球员作客‘CBA真酷’进行视频访谈;另外在虎扑体育,每晚有一名CBA球员空降论坛,与球迷互动。这些举措都是在复赛暂无定论的情况下,对正在流失的联赛热度做一些止损的行为。

不过当前联赛中断的在大背景下,这些努力很可能只是杯水车薪。本赛季是CBA2.0时代的元年,迎来了26家赞助商的鼎力支持,一度连场绝杀的景象让CBA关注度愈发火热,但这一切因为疫情的来袭戛然而止。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协调好各方关系,让本赛季CBA有个算得上圆满的收尾,是留给联赛管理者的一道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