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前赛3战共砍36分后被裁
CBA重启,怎样解开这道题
辽宁找到状态,八一队"寸步难行
山东男篮两外援下周返济
CBA停摆期做好隔离措施

CBA重启,怎样解开这道题

2020-03-15 09:06 主页 来源:未知
CBA重启,怎样解开这道题

  随着疫情向好的方面发展,近日CBA联赛重启开始摆上议事日程。3月10日下午,CBA公司召集20家俱乐部负责人、投资者,召开了联赛复赛讨论会。第二天,有关CBA将在4月初(2日或者6日)复摆的消息被频繁提及,不少人觉得,有球可看的日子要回来了。然而事实并非那么简单,尽管CBA公司拿出了重启预案,但因众口难调,讨论会停留在了论证阶段。CBA重启,谁说了算,目前,还是一桩悬案。
 
 
为何着急重启
  按照国家体育总局此前下发的文件,4月30日之前,禁止聚集性体育赛事的举办。在这一原则之下,CBA四月份重启是不可能的。
  然而,姚明和CBA联赛公司已经等不及,也等不起了。3月13日,距离CBA原定开赛的2月1日,已经过去整整38天,逝去的每一天,都令CBA遭受着巨大的损失。
  众所周知,2019-2020赛季被视为“CBA2.0”元年,姚明治下的一系列改革,试图提升联赛影响力和商业价值。春节前的联赛前30轮取得了进步和突破,整体向好。同时,本赛季也是联赛价值升级的重要一年,许多赞助商此前签下的合约都会在本赛季结束后到期,联赛在新商务周期面临不小的商业开发压力,稳稳的起步非常关键。
  不幸的是,疫情给了CBA一个措手不及。首先,联赛中断,联赛公司对赞助商和版权购买方,面临着巨大的履约风险,如果不能通过合理方案将剩余联赛执行完,不但本赛季将面对一定的直接经济损失,甚至在未来的赞助签约上也会陷入被动的局面。如果影响了整个下一商务周期的赞助开发,将对联赛发展产生长期的不利影响。
  另一方面,如果赛季因疫情草草收场,虎头蛇尾,CBA品牌形象受损,球迷因失望流失,对联赛的未来同样不利。
  因疫情,CBA掉在了空里,进退两难,加上6月底奥运会落选赛的存在,它没办法如中超一样等待疫情结束,唯有尽快重启一条路,尽全力将损失,以及对国家队备战的冲击减到最小。
  根据现有隔离政策,如果CBA要在4月2日复摆,所有参赛队需要在3月18日之前抵达参赛城市,完成为期14天的隔离,留给赛事组织筹备的时间已经非常紧张了。
应该怎样重启
  针对疫情期间的特殊情况,以及总局的相关规定,CBA公司拿出了预案,以期联赛尽快重启。这套预案的核心,是将此前CBA联赛的主客场制,改为赛会制,届时比赛也将空场进行,通过电视和互联网直播提供给球迷。
  据了解,CBA公司计划根据现有战绩,将20支球队蛇形排列分为两个赛区,每个赛区组织10支球队打完剩余的16轮常规赛,原有赛程中的比赛时间和对手都将发生改变。
  考虑到疫情防控的实际情况,以及承办赛事的意愿,北方的青岛、南方的佛山,成为最有可能承办比赛的两座候选城市。
  青岛媒体还列举了岛城办赛的几大优势:第一,青岛有六座球馆拥有承办CBA赛事的能力,办赛不成问题。第二,各个体育馆之间距离并不远,基本都处于市区范围,相互车程在一小时之内,交通便利。第三,作为旅游城市,青岛高端酒店林立,接待不是问题。第四,近两年,青岛先后承办CBA全明星赛、CBA夏季联赛,办赛经验丰富,已经锻炼出一支高水准的赛事承办队伍。
  即便如此,瞬息万变的疫情防控形势,还是给岛城办赛增添了变量。就在3月10日,山东省新增一例意大利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这个病例正出现在青岛,输入型病例的出现,给青岛办赛带来不确定性。
  如果CBA联盟无法同两个城市达成共识,也不排除将所有20支球队集中在一个城市比赛的可能。总体而言,在这件事上,CBA联赛公司说了不算。尽管办赛城市所在俱乐部,能够在转播中为自己的赞助商带货,办赛城市能够通过电视直播宣传城市形象,但特殊时期,更考验办赛城市的胆量:愿不愿意在防疫上冒风险,愿不愿意协调公安、卫生系统进行大力支持。要知道,在当前疫情防控条件下,组织一个10支或者20支球队、几百人参加的赛会制比赛,对于任何一个承办城市而言,都不是一件小事。
重启有哪些问题
  一旦确定办赛城市,进入实际操作层面,CBA面临的问题只多不少。梳理下来,有以下几点。
  第一,重启的联赛如何与奥运落选赛协调。6月24日,东京奥运会男篮落选赛将在加拿大进行,按照原先赛程,CBA常规赛将于3月12日结束,总冠军将于4月底5月初产生。这一时间安排,为国家队的集结和备战留下了充裕的时间。但在疫情冲击之下,联赛与落选赛出现了时间上的重叠,冲突在所难免。
  按照CBA公司预案,剩余常规赛16轮打完后,将为落选赛让路,“常规赛打完,然后国家队集训备战奥运会预选赛,预选赛后,再打季后赛。”按照这套方案执行,这个本就漫长的赛季,将进一步被拉长,常规赛与季后赛脱节严重,对季后赛球队备战十分不利。
  第二,采纳赛会制,票房怎么解决。赛会制减少了主客场制舟车劳顿、容易感染的问题,空场比赛又最大程度上避免了人群聚集。对联盟整体收入和履行赞助商合约有重要意义,但问题是,这种形式对单个俱乐部毫无吸引力。
  在讨论会上,有些俱乐部就表达了不同观点,“一些球迷上座率低的俱乐部对空场没有意见,但一些成绩好,上座率高的球队,球票是一块非常大的收入,不希望空场比赛,他们更倾向原来的主客场赛制,并且能允许球迷入场后联赛再重启。”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外援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目前,CBA绝大部分球队的现有外援都在美国,按照国内目前的隔离政策,外援从国外回来首先要隔离14天,到确定比赛的城市,还需要再隔离14天,这样下来已经赶不上前几轮的比赛。
  直接去比赛城市是一个解决方案,但问题是,目前城市还没确定,行程无法确定。而出于对疫情的担忧,在没有得到联赛准确复摆消息之前,外援们更倾向于在自己国家找工作,将风险降到最小。
  CBA重启,给球迷们释放了一个乐观的信号,但为了重启,CBA公司已心急火燎。这项牵扯面广泛,利益纠缠盘根错节的大工程,也绝不是CBA公司单方面说了算的。CBA的重启,是一道烧脑题,而无论怎样取舍,都不会达到疫前的理想状态,更需要方方面面咬咬牙,做出让步乃至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