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联赛今晚开打 德甲确定复赛时间
中超这项改革27年内首次
中超球队降薪究竟该如何降
千呼万唤中,足球归来了
中超又一巨星外援遭挖角

中超这项改革27年内首次

2020-05-08 14:17 主页 来源:未知
中超这项改革27年内首次

 相比于以往,今年的中超联赛受疫情影响可能会有一定幅度的调整。资料图为广州恒大球员韦世豪在比赛中。

 
 
  疫情之下的中国足球,未来会变成什么样?
 
  8日,中国足球协会发布了《关于男足职业俱乐部与所属球员、教练员合理调整薪酬、共克时艰的倡议书》。
 
  其中指出:建议俱乐部与所有球员、教练员协商确定薪酬调整的幅度,建议参考比例为30%至50%之间,但具体方案应由俱乐部与球员根据实际情况协商一致;建议本次薪酬调整的适用周期为2020年3月1日起至2020赛季各级联赛开始前一周止。
 
  足协主席深夜放大招
 
  7日晚,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亮相央视某档电视节目,他就联赛开赛预案、球员降薪、国青踢中乙、职业联盟筹备等四大焦点问题进行了回应。
 
  在昨日的采访中,陈戌源就已经提到,中国各级别职业联赛俱乐部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财务经营困难。“如果要求足协从现金上帮助各家俱乐部并不现实,我们要在政策、规则上帮扶这些俱乐部,减少俱乐部的基本投入和一些额外开支。”
 
  今日降薪“倡议书”的公布,无疑为各个俱乐部提供了调薪酬的参考。需要指出的是,陈戌源表示:“外援也同样需要降薪,如果国内球员国外球员区别对待那不公平。”
 

 
 
  陈戌源昨日除了对降薪、国青踢中乙、国家队备战等问题进行回应之外,最重磅的新闻还属新赛季中超联赛可能以分组的方式进行。
 
  如若成真,这在1994年中国足球联赛职业化以来的27年内尚属首次,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具有颠覆性意义。
 
  按陈戌源的设想,新赛季中超联赛可能在6月底至12月底进行。他同时算了一笔“账”:假设联赛在6月中旬开始,到12月中旬有半年的比赛时间。这期间有一个月要留给国家队进行世预赛的备战,还有一个月要留给亚冠比赛。在不算足协杯的情况下,留给中超联赛的空间只有4个月,这几乎不可能进行完30轮联赛。
 
 相比于以往,今年的中超联赛受疫情影响可能会有一定幅度的调整。资料图为广州恒大球员韦世豪在比赛中。相比于以往,今年的中超联赛受疫情影响可能会有一定幅度的调整。资料图为广州恒大球员韦世豪在比赛中。
  当然,这些预想的前提是,必须满足疫情防控的要求。如果在6月底、7月初的“最后节点”还未能开启新赛季,那么面临的恐怕不仅是分组比赛这么简单,届时的赛程安排或许还将会进一步进行大调整。
 
  此时中超联赛面临的困境,不得不让人想起2003年的甲A联赛。受非典影响,当季甲A联赛进行到第6轮后就被迫中断,经历了近3个月的休赛后,直到7月初才重启。当时剩余的24轮比赛被压缩到5个月里进行,其中部分轮次仅相隔2天,最终赛季在11月30日结束。
 

 
  相比于当时,本赛季中超面临的形势更为复杂。首先是尚未开赛,有多达30轮比赛将要进行。其次能否在6月底、7月初这个理想节点开赛还是未知,一旦超过这个节点,那中超联赛势必很难在年内完成。
 
  根据目前足协给出的预案,联赛跨年进行基本不在考虑之中,毕竟以中超球队的分布城市来看,冬季比赛存在的困难颇多。所以在多重因素之下,新赛季中超进行分组比赛或许将是大概率被采用的无奈之举。
 
  如何分组比赛是道选择难题
 
  中超分组的大方向很好明确,但具体到如何分组以及怎么比赛,着实是一道复杂的选择难题。
 
  陈戌源透露,将根据排名将联赛分成A、B两个组,第一阶段进行交叉赛,第二阶段进行淘汰赛。第一阶段分组打完之后,两组的前4名组成争冠组,其余8支队组成保级组。
 
  这类似于将中超改为常规赛和季后赛的竞赛性质。对于各队来说,无论是第一阶段还是第二阶段,每一场比赛的结果都将是决定性的。与此前的循环赛制相比,留给争冠、保级球队犯错的余地将会大大缩小。
 
  这个赛制首先面临的问题是如何给球队分组,如果按照上赛季联赛排名分组,或许将会采用早期中国足协安排赛程时的蛇形排位原则(分组见下图),这对于两个分组的实力平衡方面相对公平。
 

 
  除了按照成绩分,在疫情的特殊背景下,采取南北分区其实也是可以考虑的方案之一。如此一来,大大缩小各队客场比赛的距离,可以采取高铁、汽车等现阶段更为安全的交通方式比赛。在密集赛程下,也减少了各队的长途跋涉。
 
  但这样做的弊端是,两个组的实力会出现不平衡的现象。比如南区很有可能云集广州恒大、上海上港、上海申花三支亚冠参赛球队,而北区只有北京国安一支亚冠参赛队。此外,青岛黄海和石家庄永昌两支升班马都在北区组中。对于决定争冠还是保级的第一阶段分组而言,确实不太公平。
 

 
  除此之外,分组之后如何进行比赛也是一道难题。如果第一阶段采取交叉比赛的方式,那么决定争冠和保级命运的第二阶段该如何进行比赛?
 
  如果继续采取交叉比赛,那么第二阶段各队也要打14场比赛,加上第一阶段,整个赛季各支球队将进行28场比赛,比原定的30场联赛仅少了2场,如此一来有违分组比赛的初衷,改变赛制就显得意义不大。
 
  如果第二阶段不进行交叉比赛,采取中乙附加赛的模式,类似由A组第1对阵B组第4、A组第2对阵B组第3的双回合淘汰赛模式,那么各支球队最多会进行20场比赛,这到符合缩短赛程的需求。
 
  不过,这将造成争冠和保级的偶然性陡增。一些本可以争冠或者保级的球队,往往因为一场比赛,痛失冠军或者掉入降级深渊。在争冠方面,这样的赛制给人的观感十分刺激,但对于保级组的球队来说,太过于残酷。
 

 
  陈戌源透露,虽然有三分之一的外援没到齐,有的教练也未能归队,但现阶段不能等待他们全部到齐,只要防疫情况允许,就会开启新赛季。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新赛季比赛的偶然性还会进一步加大。但在特殊阶段,也只能寻求相对公平,最终的方案也会基于这一原则产生。按照6月底、7月初开赛的预期,留给足协做选择题的时间确实不多了。而对于各中超各队来说,新赛季将会面临非常复杂的局面,带来的考验或许也将是空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