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首位金球奖得主无缘国家队
取消升降级或扩军,到底谁支持
足协已对中超开赛日做好最坏打算
中超新赛季取消升降级或扩军?
已对中超开赛时间做好最坏打算

取消升降级或扩军,到底谁支持

2020-05-19 09:02 主页 来源:未知
取消升降级或扩军,到底谁支持

中超联赛赛制即将迎来大变
上周,在中国足协组织各俱乐部总经理召开的开赛会议中,中超联赛的赛制已经确定将有很大的改变,但由于各队的外援回国情况不一,究竟采取什么样的外援政策仍未达成一致,有保级球队以及外援没有悉数回归的的俱乐部就提出,为了公平起见建议取消升降级,虽然当时只有一小部分俱乐部表示同意,大部分俱乐部持反对意见,但消息传出还是引来球迷热议。
此前还有俱乐部提出不取消升降级就效仿日本J联赛扩军,值得注意的是,与过去不同,无论是取消升降级还是扩军,这些建议的主导者已经不是传统印象中“昏招频出”的中国足协,而是部分俱乐部以及酝酿中的职业联盟。
之所以有俱乐部提出取消升降级,很大原因是目前不少球队的外教和外援都无法赶回中国,如果强行开赛,对于这些球队来说显得很不公平。
17日有媒体记者称,在国家相关政策稍有放宽的情况下,中国足协已经第二次为中国联赛的外籍教练员与球员们,向有关部门申请特殊入境签证,申请结果或将在中超联赛开赛时间通过审批之后,得到明确答复。
 
 
 
 
 
 
 
 
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
不过,如果疫情在一些地区有所反弹,相关部门因此不松口子的话,在预计6月底7月初中超开赛之前外援外教仍无法赶回,对于一些保级球队来说,打击就是致命的,因为外援几乎就是这些球队的命脉,而今年足协推出了“注册6人、报名5人、上场4人”的外援新政,不用说全部上场,即便缺一个两个也有很大影响,自然保级压力也会变大,而取消升降级自然也就消除了最大的风险。
但取消升降级给中国足球的打击曾经是毁灭性的,中国足协曾经为了给2002年韩日世界杯让路,取消了联赛升降级,结果出现了臭名昭著的甲B五鼠事件,一些俱乐部也减少投入,强行让收入更低的年轻球员出场,使得很多当打之年的球员提早退役,国内联赛的水平也随之降低。
除了联赛水平滑坡和各种怪相,取消升降级对于中国足球的商业价值也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德转中国区管理员朱艺就表示,2002本是中国参加世界杯之年,为何次年百事中止冠名导致赞助金陡降?就是因为2001年足协突然取消了升降级,导致与甲A商业开发运营商IMG产生了矛盾,随之中止合作。
正是有这些前车之鉴,在某门户网站的调查中,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明确反对取消升降级。
也有俱乐部提出,如果不直接取消升降级,也可以采用扩军的方式,让中超倒数两名增加与中甲三四名球队之间的附加赛来决定扩军名额。其中上个月日本J联赛就官宣2020赛季J1、J2、J3联赛取消本赛季的升降级制度,同时完成扩军。
不过,一些业内人士也有不同意见,进入2020年,中甲中乙已经有不少球队消失,强行让一些一些实力不够中超、中甲水准的球队升级,也会造成联赛整体水平的大幅度下降。
德转中国区管理员朱艺就表示,“中甲中乙扩军过快已经基础薄弱,导致了显而易见的消极结果,还要把优质资源全部集聚中超,进一步削弱中甲中乙,所谓头重脚轻倒金字塔就是如此,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该结构会让适宜中乙层面的球队越来越少,导致中乙水平集体下降,竞技商业双败。”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是否取消升降级或者联赛扩军的问题上,与过去不同,中国足协并不是主导者,反而是部分俱乐部以及酝酿中的职业联盟在扮演着重要角色,足协人士在辟谣时就表示,有的人总想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根本没有从整个中国足球的大局考虑问题。
千呼万唤的职业联盟从2017年至今将近四年都未能成立,不少人都认为是足协不愿意放权,但陈戌源已经明确表示,两个月内推动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的建立。
职业联赛让球队自己当家做主,足协只负责国字号及青训建设是中国足球人一直以来的梦想,但可以预见的是,职业联盟的成立也不会一劳永逸的解决中国足球的问题。
在未来的职业联盟中,中超大俱乐部掌握话语权,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自然希望中超场次更多,影响力更大,而强行扩军或者取消升降级,必将重蹈中国足协的覆辙,结果只能是换了“背锅”的人,中国足球仍旧一地鸡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