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足协高层曾同姚明沟通
俄超最年轻球队诞生无人喝彩
中超申请通过后需1个月准备
中超复赛时间表有谱了?
亚足联官宣出炉!中超重启已落后

俄超最年轻球队诞生无人喝彩

2020-06-20 18:35 主页 来源:未知
 俄超最年轻球队诞生无人喝彩

都说,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相信,看了周五强势硬启的俄超比赛,不仅会感觉索契也不相信眼泪,甚至,仔细观察赛后各方的反应,更会觉得其实整个战斗的民族就不相信眼泪:卖惨是在俄罗斯得不到同情的,因为,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应当对自己的行为后果负首要责任。于是,即使是一场游戏性质的足球比赛,即使是面对一群未成年的孩子,战斗民族的成名球星们也会痛下杀手,取得自己应取得的大比分胜利!

3.jpg

没人会想到,6月19日,俄超重启的同时,会诞生一支历史最年轻的球队:由于罗斯托夫队的一线队及预备队球员全部被封禁,而对手索契队又拒绝更改比赛日期,因此,罗斯托夫队不得不把自己青训营的孩子们派上了场。结果,罗斯托夫队上场的球员中,年龄最大的球员也只是年仅19岁,年龄最小的两名球员甚至才是16岁!
但是,很多人赛前就已经相到,这支最年轻的球队上场之际,就是一场“屠杀式”比赛的开始:尽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孩子们开场就攻入了索契队一球,但最终还是1:10的大比分惨败了下来。而且,在这种屠杀式的比赛中,进球最多的还是去年在牢中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前泽尼特队球星科科林:尽管自称坐牢什么也没学到的他,在孩子们面前还是很会寻找表现机会的。当然,其独中三元的帽子戏法,也玩得还是相当不错的。

2.jpg

也许,在我们看来,10:1这个“屠杀”的过程太过残酷。然而,所有的俄罗斯人却都不会这样认为。因为,战斗的民族生来就有一种救世情结:他们向来认为,自己本来就是为了“救世”而生,而在“救世”的过程中,受苦是一种必然。于是,他们向来只重结果,不问过程。所以,索契队打俄超,就是为了获得胜利这个结果,至于用什么手段,在获胜的过程中又会给对手带来什么样的体验,那都不是值得关注的事情。因此,就连被索契队解除过主教练职务的俄足坛宿将托奇林赛后都公开表示:“谁都知道,这种比赛是不需要的,但索契队不是挑事者。有比赛,有对手,索契队必须出场,打比赛并赢得比赛。索契队成功地做到了这一切而已。至于罗斯托夫队派孩子们参赛,这不是索契队的错。因此,单就这一点真没有好评论的。要知道,比分仍可以更大些的。”
因此,在比赛过程,进场观赛的2807名索契球迷,都很兴奋地享受了这场“屠杀”,而索契队大牌球星们攻破孩子们的球门之后,那种狂喜之余大幅度庆祝动作,也绝对是真性情的一种流露。

1.jpeg

此外,在比赛开始之前,索契队甚至还在自己社交媒体的官方帐号上放了一张《少年困在沼泽》的图片,并配文说:“整个国家都将为中学生们加油。我们就是踢一场球。球场是平的,足球是圆的。我们在某个时候都曾是中学生,只要妈妈不叫我们回家,我们就踢球!”虽然,索契队发文同时也明言:这是在开玩笑。而且,在球迷们评论的压力之下,其也删除了这一搞怪贴子并做了正式的道歉,但是,球迷们的不满只是集中在索契队的胜之不武——搞得跟战胜皇马队似的,而且,索契队的波洛兹进球后未有任何庆祝动作,也得到了球迷们一致的表扬。至于索契队逼着罗斯托夫队按规则派一帮孩子上场这件事,则基本没有球迷对之指指点点。
当然,绝对有人应当为这种“屠杀”负责。可是,负责的不是强行重启俄超的足协官员们,更不是逼着罗斯托夫队派孩子们上场的索契队,而是自己犯错的罗斯托夫队。
“罗斯托夫队所有这一切,应当缘于某个球员个人的愚蠢任为。当一个球员擅自跑去某个地方,这应当引起警觉,要知道,这种行为是可以让联赛停掉的。所以,俄罗斯足协,俄超联盟以及俄卫生部,必须要查明白一切!”已经不当俄罗斯足协主席多年的科洛斯科夫赛后就公开表示,罗斯托夫队和俄罗斯官方机构应当严查责任者。

2.jpg

不过,无论如何,这场比赛已经发生了,而且也创造了新的历史。因此,作为最为尊重历史的民族,已经有人在考虑这件事情的历史意义了:
“因为这种胜利而高兴是非常搞笑的事情。但是,问题却在于:这已经进入了俱乐部的历史。比赛的过程会被人忘记的,但是比分却会永远留在那里。”曾经操盘了索契冬奥会及2018世界杯的的体坛实力派人物穆特科在赛后就曾如此评论道。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战斗的民族在过去、现在以及未来,都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