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小外援首秀9分4失误
赛事版权方如何探索盈利模式?
曼联赛季100球,这才是真红魔!
未定中超第二阶段赛程事出有因
【观察】停摆最受益的东部球队

赛事版权方如何探索盈利模式?

2020-07-10 13:04 主页 来源:未知
赛事版权方如何探索盈利模式?

受疫情影响推迟开赛四个多月,各球队经过史上最长的备战,中超联赛2020赛季终于将在7月25日迎来开战。这对于中国本土球迷可谓是振奋人心的,连带着众多A股市场的中超概念股出现涨停现象。
 
据最新消息,新赛季16支球队将会分为两组,集中在大连和苏州两地进行封闭比赛,赛程也从原来横跨全年的双循环积分赛变成了分两阶段的赛会制。其中第一阶段将会集中在原本是夏歇期的两个月时间内完成,这意味着几乎每天都有比赛上演,中超赛事将成为球迷日常生活的常态。
 
 
为避免人员聚集,新赛季中超联赛将进行空场比赛,球迷们无法入场观看,这样一来,网络或者电视直播成为球迷观看中超的唯一渠道。这让作为中超独家新媒体版权的拥有方的PP体育受到关注。
 
 
近日有媒体爆料,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在近日内部会议上,公开要求PP体育免费尤其是移动端要全部开放新赛季中超直播。一旦实行,这将是PP体育获得中超联赛版权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移动端全场次免费直播。对于本身背负高额版权成本和巨额转播损失的PP体育来说,这样的尝试无疑是大胆的。
 
目前,PP体育对此未作出回应。
 
2016年,乐视体育以27亿人民币从体奥动力手中获得两个赛季中超独家新媒体版权。但到2017年,乐视体育出现资金链紧张,背靠苏宁的PP体育将其只履行到一半的版权以13.5亿收入囊中,并以110亿谈下了10年的中超独家转播权。
 
除此之外,PP体育还手握2018-2023赛季德甲、2018-2021赛季法甲、2018-2021赛季欧冠和2019-2021赛季英超的独家媒体版权。
 
 
其中,光是英超两年的转播费就高达7.21亿美元,这一价格是当时英超联赛海外版权费用最高的。据不完全统计,PP体育一年要在采购版权上花上至少40亿人民币。
 
一直以来,尽管面临高额的体育赛事版权成本,版权方的盈利模式也从未发生过任何根本性质的变化,主要收入仍然来自广告收入、会员付费收入以及版权分销。
 
2018年的中超赛季中,PP体育共推出4个付费产品,分别是6元/场的单场收费、30元包月、248元包年以及98元/月的球队包。
 
2019年则在中超观赛方面推出“苏宁易购&PP体育”联名会员,只需在苏宁易购上进行消费10元,就能成为会员,获得2019赛季中超所有比赛免费的福利。
 
 
除中超联赛版权外,对于重金购入的英超、德甲、法甲、欧冠和亚冠等比赛的转播权,PP体育相对应地提供了通常是258元/赛季的单个联赛包(中超2019年是198元),以及全部可看的518元/赛季的足球通会员。
 
这一会员体系为PP体育带来超过3000万新增用户数,总付费会员数量已经超过了600万,PP体育用户在苏宁易购的购买人次则提升了600%,而目前PP体育的月活用户数在7880万上下。
 
2019年全年,商业广告收入与会员收入比例为2.5:1,广告收入接近6亿人民币,会员收入约2.4亿人民币。但面对每年数十亿元的版权支出,这样的盈利模式想要收回成本简直杯水车薪。
 
 
 
来源:36氪
 
因此,面对运营回报与版权内容成本的巨大差异,必定要寻求新的盈利模式。
 
有观点指出,这次PP体育尝试中超移动端完全免费,很可能意味着PP体育将通过最大化释放IP版权价值来实现用户的获取、黏性提升及商业转化。
 
因此,苏宁也许在尝试调整与PP体育之间商业转化关系。如果说以前PP体育只是一个体育媒体平台,接下来它必然要更多地与苏宁的零售、电商、供应链等优势和业务做深度整合,打造新的泛体育服务和零售场景,搭建一个苏宁商业变现闭环,提高IP变现效率。
 
简单来说,同大多数长视频网站一样,即便是腾讯视频也持续常年亏损,会员与广告收入完全无法填补内容制作和版权所需成本。但却可以通过视频网站锁定品牌的用户,实现流量变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