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办赛典范 成本大幅压缩
在“绿巴萨”主场 踢出巴萨式胜
保利尼奥因伤退出亚冠高拉特补报
球员颠球太业余,李铁都无奈摇头
里皮接受了国内媒体专访

在“绿巴萨”主场 踢出巴萨式胜利

2020-11-16 10:35 主页 来源:未知
在“绿巴萨”主场 踢出巴萨式胜利


意大利与波兰的欧国联小组头名战,选在雷焦艾米利亚进行,背后有一个特别的故事。最终,意大利队令人信服地2比0完胜,抢得进军决赛圈主动权,而比赛中的种种,也总与这座城市脱不开干系。一条条暗线交织,让雷焦艾米利亚,成了作家卡尔维诺笔下“命运交错的城堡”。

35708670-0-image-a-11_1605476668516.jpg

一段历史:波兰国歌“回家”

雷焦艾米利亚在意大利被称作“三色之城”,意甲榜眼萨索洛的主场也以此命名。1797年1月,拿破仑在雷焦艾米利亚一带,授权建立傀儡政府“波河内共和国”。这一政权相当短命,但当时国旗使用的绿白红三色,却一直沿用至今,成为意大利的国家标识之一。五个月后,拿破仑军团的1500名波兰士兵入驻这里,镇压当地贵族反抗新成立共和国的叛乱,骑兵中尉维比茨基被当时蔓延全欧的英雄主义氛围所感染,写出一首玛祖卡舞曲《波兰绝不灭亡》,日后成为波兰国歌。

5fb1a5593b834.image.jpg

时隔两个多世纪后,波兰国歌再次响彻雷焦艾米利亚,而意大利队的国脚们,也在对手阵中看到了一众俱乐部队友和意甲老熟人。比赛进程却不如想象般祥和:整场比赛,波兰队踢得难受、输得憋屈,场上动作也没有收住。上半场莱万对巴斯托尼的肘击,本可招致裁判严厉处罚,而下半场古拉尔斯基在主裁眼皮底下,对贝洛蒂的双脚飞铲,更是无需置疑的红牌动作。比赛第72分钟,贝洛蒂禁区内的射门导致波兰球员手球,一个100%的点球,在没有VAR的欧国联,也被法国主裁漏过。习惯了意甲的从严尺度和对VAR的大量使用,意大利国脚们面对本场的哨子,吃了不少暗亏。

bastoni-lewandowski-italy-poland-nations-league_1rrs7v70g4uhy1aozinzpa00ri.jpg

一场完胜:向“绿巴萨”致敬

判罚不帮忙,球队在门前终结能力稍欠,让意大利错过了一场更大比分的胜利,但场面上的压倒性优势,还是让代理主帅埃瓦尼的球队取得一场完胜。赛后,欧足联官网将7.5的高分送给多达四名首发球员(巴雷拉、若日尼奥、洛卡特利和因西涅),门将唐纳鲁马居然没有评分——米兰门神本来需要面对“世一锋”莱万的考验,但阿切尔比和巴斯托尼抢先一步,合力将拜仁中锋“装进了口袋”。

Em5FBn3XcAE0FgD.jpg

 

因西涅的复出同样至关重要。那不勒斯队长的一脚远射本可以打破僵局,可惜贝洛蒂此前处于越位位置,干扰了意甲老对手什琴斯尼的扑救。比赛第83分钟,因西涅在对方30米区域凌波微步,随后适时地把球塞到右路,让替补登场的贝拉尔迪可以非常舒服地一拨一射,低射近角破门。这粒进球,来自于意大利队连续27次的传递!赛后,因西涅也表示,这样的高传控,正是主帅曼奇尼的要求。上任以来,“曼乔”将自己的足球哲学,一点点地带到了这支球队,最终让今晚的意大利队,在“绿巴萨”萨索洛的球场,踢出了巴萨式的足球。

barella-italy-poland-nations-league_186v0fbsgdsh1uosicdacb2i3.jpg

三位功臣,迎来特别时刻

攻防两端闪耀,离不开中场的衔接。22岁的洛卡特利,迎来了自己的第5场国家队比赛,也是第一次身披蓝衫,回到这块让他实现蜕变的球场。两个月前才迎来国家队处子秀的洛卡特利,在这个国家队的新周期里,已经成长为不可或缺的一员。本场比赛,萨索洛中场核心的长传功力得以发挥,下半场的一次马赛回旋,还差点赚得克雷霍维亚克的红牌。如今,这位米兰青训在场上的大将之风,已经让人忘记了他在米兰早年的毛躁,和几乎为零的国家队资历。

italy-cropped_italy_cropped_vueer3ifitws1qi7bb2i5zob5.jpg

比起洛卡特利的全场高光,俱乐部队友贝拉尔迪在下半场替补登场,只用片刻闪耀,就帮助球队锁定胜局,也打入国家队生涯的正式比赛处子球。作为萨索洛实际上的场上队长,贝拉尔迪在自己的主场迎来这一特殊时刻,是偶然也是必然。如马尔基西奥赛后点评:“这样一场空间充足、不需要过多紧张逼抢的比赛,对于贝拉尔迪来说,正是理想的舞台。”

Italy_Poland_Nations_League_Soccer_96827.jpg

另一位迎来仪式性时刻的,是本场队长弗洛伦齐。因基耶利尼和博努奇缺阵而带上袖标的PSG边卫,四年前正是在这块球场十字韧带受伤,遭遇职业生涯的重要拐点。韧劲十足的弗洛伦齐,最终凭借自己的努力,在法甲班霸站稳脚跟,也迎回了国家队的稳固位置。如球员本人所说,四年如一个循环,四年前他以为自己无法继续征战,四年后却能够戴着袖标、在当年的伤心地率队大胜,享受一个完美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