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尾结局意外 硬实力仍为本
经济办赛典范 成本大幅压缩
在“绿巴萨”主场 踢出巴萨式胜
保利尼奥因伤退出亚冠高拉特补报
球员颠球太业余,李铁都无奈摇头

经济办赛典范 成本大幅压缩

2020-11-16 11:35 主页 来源:未知
经济办赛典范 成本大幅压缩

2020中超大幕已经落下。因为疫情而被摁下了“暂停键”的联赛,在艰难中重启,成为有史以来最晚开赛的一个赛季。三个多月转瞬即逝,似乎给这场联赛又摁下了“快进键”,虽然非议、争吵从来就未曾停止过,但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说,2020中超注定将是中国足球历史发展长河中值得深刻回味的一个赛季。
当我们在总结今年的中超联赛时,不能忘却联赛尚未开启时,众多三级职业俱乐部纷纷宣布退出、破产。过去10年,中国足球在资本的推动上,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烧钱阶段”。受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再加上疫情,原本就不具备自我造血功能的职业俱乐部受背后母公司的影响,在经营方面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因而,从经营角度来说,中超联赛迎来了最佳的调整良机,从上半年中国足协推出的一系列“减薪”、“降薪”举措,到最后选择赛会制复赛,其实很大程度上都是在帮助各职业俱乐部有效控制成本、“去泡沫化”。
很多人反对赛会制方式,除了竞赛本身之外,给出的一个理由就是不利于俱乐部经营,因为在现阶段的职业联赛中,各俱乐部收入来源的一个很关键性项目就是主场门票收入,像广州恒大、北京国安等这些上座率相对较高的俱乐部,一个赛季在门票方面的收入可以达到5500万元人民币左右。而如今采用赛会制,各俱乐部在这方面的收入直接变成了“0”。
但是,如果采用主客场制的话,恐怕不能仅仅考虑门票收入的问题。因除了像河南建业有自己的体育场之外,绝大多数俱乐部都是租用球场,每个赛季光租金就是一笔不小的支出,高的超过百万元人民币,少的也达3、40万元人民币左右。此外还需要支付安保费用,最多也超过100万元人民币。如果按照最高的来计算,仅这两项,一个赛季15个主场就需要支付差不多3000万元人民币。timg (1).jpg
至于客场比赛,一场比赛按照出行50人计算,往返机票一人以1500元计,一个客场就是75000元,15个客场差不多120万元人民币左右。部分俱乐部则有可能超过150万元。此外,按照“前二后一”的惯例,各队前往客场涉及到住宿与餐食问题,哪怕是按照最低食宿600元人民币计算,一个客场差不多为10万元左右,一个赛季15个客场则是150万元人民币。于是,累加起来,差不多一个赛季客场比赛耗费500万元人民币属于正常情况。
再加上主场时的食宿安排,一家中超俱乐部很容易就突破4000万元人民币。除此之外,抛开俱乐部支付的薪资,另外一个支出就是比赛的奖金。以恒大俱乐部往年数据为主,赢一场300万元,去年共赢了20场,光这笔支出就超过6000万元。当然,如果是中小俱乐部,或许数字将至少减半,但相应地门票收入肯定也大幅度下降。
今年由于采取赛会制,各队确实少了门票收入,可其他各种支出也大幅度减少。尽管苏州赛区和大连赛区进行比赛时也需要支付一定的场租费,但因为中国足协出面与地方政府统一协商,场均费用之低廉可以用“便宜到令人发指”来形容。考虑到从球队驻地到赛场距离较远,苏州赛区还安排了特别的交通管制措施,保证球队准时、准点、不受阻碍地抵达赛场和回到酒店。当然,交通管制措施也同样是在当地政府部门统一协调下展开,而且所有的车辆也是由后勤部门统一负责协调,最后统一结算,然后由各队均摊,但这种大批量的采购价格肯定比正常的市场价要便宜很多。
再以食宿为例。大连赛区和苏州赛区专门为参赛队提供了下榻的五星级酒店。以苏州为例,赛区酒店总共有700多间房间,中国足协统一协调,租用了其中的550个房间,分配给每家俱乐部60个房间,如果某俱乐部另有需求,则自己需要单独另外付费,每晚的价格有可能会超过足协与赛区酒店商谈的统一价。但是,赛区酒店为配合足协顺利完赛,多出的房间并未对外销售,不允许其他客人入住,也没有向足协收取任何费用。据了解,不管苏州赛区还是大连赛区,每个房间的价格均价在500元人民币,这其实已经大大低于市场价格。
由于是统一协调,酒店内的所有各种设施全部都免费无偿向参赛队开放。为满足各队不同的需求,酒店方面还专门根据各队提出的需求,临时进行了添置,进而尽可能为各队提供便利。至于饮食标准,拟定为每人每天250元,但整个赛事期间,没有一家俱乐部抱怨吃得不好。至于有球队希望集体换个口味、去酒店内的其他餐厅,则属于自行消费。据初略统计,整个联赛期间,一家俱乐部在食宿方面的开销在450万元以内,这比正常联赛期间仅进行15个客场比赛的食宿费用还低。
而由于赛程压缩,整个赛季才20轮比赛,不少俱乐部在奖金方面也有明显调整,这其实也是帮着中超俱乐部在疫情下节约了支出。以恒大为例,今年联赛单场赢球奖金额度从去年的300万元下调至200万元人民币,全年才赢球14场,总支出为2800万元,仅这一项,今年就节省下几千万元人民币。而其他俱乐部也同样大幅度减少了支出。
可以这么说,今年中超联赛客观上受疫情影响,整个办赛的支出可以说是过去10年来最节约的一次。虽然这次聘请的两名韩国籍裁判执法单场有3000美元的报酬,日常则是有300美元的补助。但是,对照一下去年光聘请三名外籍职业裁判年薪就超过40万欧,再加上后期聘请的其他国家裁判,费用较之去年下降幅度更是明显。
记者在与众多俱乐部领导交流过程中,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今年俱乐部的支出大幅度减少了”,更有俱乐部直言:减少的幅度达到30%-40%!某种程度上,疫情下,中国足球迎来最好的调整机遇,今年中超联赛的特殊赛制客观上帮助众多俱乐部大幅度节省了开支,在“去泡沫化”方面其实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如何让中超俱乐部进一步降低运营成本、能够持续发展?这是中国职业联赛当下所面临的最大的课题,尤其是进一步降低薪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