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神对勇士究竟意味着什么?
卡特:下赛季将是我生涯最后一年
曝卡佩拉戈登塔克至少走一人
NBA73年历史上一个“最准”的纪录
休斯顿今夏遇历史性抉择

汤神对勇士究竟意味着什么?

2019-06-06 11:21 主页 来源:未知


汤神对勇士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样的消息无异于是一记重拳,击打在每位勇士队球员的心上。在外界看来,汤神的座次似乎排在库里、杜兰特之后,即便是格林,凭借火爆的性格和有争议的言论都可以随便抢走汤神的风头。但队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长久以来,汤神是这支球队的隐形守护神……

 

撰文:沈洋

 

 

编辑:潘谨勤

 

 

海报设计:徐静

 

没有人百分百了解克雷-汤普森。

斯蒂芬-库里也不行,过去的八年里,库里与汤普森在一块儿的时间,甚至超过了亲兄弟塞斯。但腾讯体育问库里是否完全了解汤普森,库里笑着摇摇头说,“就算是他亲哥都做不到百分百吧”。

 

这些年来,库里与克雷一路互相陪伴,彼此依靠,一起从无名之辈到功成名就。可是库里有时候仍然对他的行为感到莫名其妙。有时候想想,聊聊,库里也会跟着大家伙乐起来。

“我不知道他在场上是在跟谁说话,又或者是在跟自己说话,总之他有时候就在那里不停地念叨,然而这一刻他是百分之百精力集中的。我不明白他为何如此,但是我喜欢这样精力集中的克雷。”

就是这样的汤神,默默守护着勇士,进入NBA以来,他已经连续打了120场季后赛,是勇士王朝当之无愧的铁人。

人力有时而穷,在总决赛第三场,因为腿筋拉伤,他不得不作壁上观,但他想上场的态度,依然让队友动容,伊戈达拉说:“为什么呢?他为什么要这么拼呢?”

但这就是汤普森。

 

库里与汤神庆祝

 

Part 1

 

横扫开拓者连续五次进军总决赛的那个晚上,有个记者在新闻发布会上问起克雷-汤普森常规赛和季后赛的区别到底有多大。

这位常驻在波特兰的本地记者实在搞不清楚,常规赛时自己的球队还能跟勇士打个平手,怎么到了季后赛里,面对没有杜兰特,没有考辛斯,第四场又没有了伊戈达拉的情况下,他们却一败涂地。

克雷的回答又为他的诸多搞笑时刻增加了新鲜内容和笑料。他还是用那张一本正经的脸孔说道:“关键词就在于常规。”

马上,他的回答立刻跳脱出了推特上那海量的赛后信息中。

“克雷就是这么经典。”“这老兄真特么逗。”“他的关键词就在于非常规。”坐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在座记者,推特底下的无名网友们又一次被克雷的非常规逗比拜倒。

这么多年以来,克雷渐渐变成了媒体最为热爱的球员。他给出的回答总是最真实的,最有趣的,又最不着边际的。有时让人既摸不着头脑又忍俊不禁,最好笑的地方在于,他逗着你的同时却对此毫无察觉。

网上专门有一个频道,全部收录了克雷的有趣瞬间,叫所有跟克雷有关的事。

但事实是,接受媒体采访是克雷最不爱做的事情之一。每天他都像是跟公关雷蒙德打游击战一样。一个躲,一个追,一个不开心不情愿,一个连拖带拽加连哄带骗。

可是怎么办呢,媒体就是愿意听他说,看他的那种有时丧眉搭眼的微表情。不管是他那份不懂得遮掩的直白真实,还是出离神奇的脑回路所支配的行为。人们受够了敷衍了事,而在克雷那里总能听到些真话,有时候问他问题则纯属是为了逗自己一乐。

比如,那个听到自己没有进入三阵时翻的白眼。比如,他跟你说他靠听大自然的声音和冥想来帮助自己找到状态和手感。

这么多年过去,还没有人能摸清楚克雷的思维方式。每当你觉得是不是已经开始习惯了他的特别之后,他总是马上变着法地提醒你,不,你永远无法跟上他的节奏,适应他的风格,进入他的世界,了解他的内心。

“我们有采访需求会去问克雷,但是不会像跟库里、格林那样围着他们聊天,每个人都不一样。我们都了解这一点,所以我们会给克雷自己的空间。”雅虎体育的知名记者海耶斯这样说。

跟勇士球员最好的这些记者,都会觉得库里和格林会更容易跟媒体打成一片,无事聊聊闲天。但是克雷好像总是游离于一切之外,生活在自己的空间里,打完球就回家,跟谁也不算多亲近或者多遥远。而他们也尊重克雷这一点。

“我们没有一个人敢说了解克雷,但是我们尊重他。所以我们在赛后就尽量不去更多占用他的时间。”海耶斯说。

 

汤神在猛龙球员围追堵截中快攻

 

 

Part 2

 

俄勒冈州首府城市波特兰的春天忽冷忽热,一阵风雨袭来竟然有些穿透骨骼的凉意。

这里远不比不算太远的湾区那里总是恒定旖旎的风光。可是克雷却并不在意。西决第三场和第四场的空隙期间,他自己跑到了最爱的快餐汉堡店-Burgerville,一解相思之苦,每次来波特兰他都会吃上一顿。

人们总以为要列数西部最佳汉堡应该是来自加州洛杉矶起家的Inandout,但是克雷却不以为然。这家来自俄勒冈当地的汉堡店是他小时候的记忆,有着童年的味道。这种情份自然是比不了的。

西决的时候,媒体报端都在讲着利拉德和奥克兰的故事,说着他身背的零号和这个城市的渊源,谈论着甲骨文球场给予利拉德的回忆。但是却没有太多媒体点出一个反向的故事。实际上,波特兰对于克雷来说也算是家乡,是最具意义的地方。

你可能熟知于克雷的出生地是洛杉矶,高中回到了洛杉矶,大学去了西雅图。可是不知你是否了解,从两岁到十四岁,整个他有意识的童年时代都是在波特兰度过。

他的父亲迈克尔-汤普森当时在那里打球,克雷就和兄弟一起被带到当时还叫玫瑰花园的球场看球。他记得每次乔丹来,父亲都会带着他们去见一见飞人。第一次的时候,哥哥就大胆的走进了更衣室和乔丹打招呼,而克雷害羞的不敢靠近,一直抓着妈妈的腿不肯松开。

那时候的克雷因为喜欢下西洋棋而被说成是怪孩子。因为在多数人眼里,职业球员的儿子也应该是张扬的,活蹦乱跳的。而克雷则安静的过分,也害羞的过分。这份安静和害羞,从来都没有离开克雷的身体。

“是波特兰养成了今天的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克雷-汤普森又来到了波特兰,站在了当年父亲征战的球场之中。那时的怪孩子已经成为了拥有三枚总冠军的NBA球星。

抛开他花花少爷般的情感世界不谈,只是说他的性格养成。没错,克雷从来都不是好莱坞似的,他是波特兰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