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老窖文化艺术周再启诗酒盛宴
解读文艺作品中的“黄河文化”
2021年重阳节表彰暨文艺汇演
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演郭文景交响作
“我们的节日--重阳”文艺晚会圆

解读文艺作品中的“黄河文化”

2021-10-13 10:57 主页 来源:未知
解读文艺作品中的“黄河文化”

2019年9月18日,总书记在郑州主持召开“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深刻指出,“黄河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要推进黄河文化遗产的系统保护,守好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要深入挖掘黄河文化蕴含的时代价值,讲好“黄河故事”,延续历史文脉,坚定文化自信,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聚精神力量。”在习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两周年之际,中国美术馆策划实施了“在激流中前进——中国美术馆藏黄河题材美术精品展”。这一展览是“文化和旅游部2021年度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项目”,也是中国美术馆“典藏活化系列展”。

10月8日,“在激流中前进——中国美术馆藏黄河题材美术精品展学术研讨会”在中国美术馆举行,此次研讨会以“中国美术馆藏黄河题材美术精品展”为出发点,围绕“传承黄河文化,讲好‘黄河故事’”“赓续历史文脉,绽放黄河光彩”“坚持守正创新,践行黄河精神”“坚定文化自信,讴歌伟大时代”四个议题展开探讨,通过学术的引领,引导艺术创作领域把讲好“黄河故事”的工作做细、做透、做深,推出这个时代歌颂黄河的精品力作,不断弘扬新时代的黄河精神。参加此次研讨会的嘉宾有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诗人吉狄马加,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韩毓海,美术理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所长、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田青,美术理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薛永年,中国文联主席团委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王一川,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向云驹,国家一级指挥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原团长于海,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徐涟,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王克举,民盟中央美术院理事徐惠君等。

研讨会现场

黄河,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千百年来横亘在中国大地上。黄河形象更是成为文人墨客们描绘的对象,留下了诸如“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黄河之水天上来”等气吞山河的佳句。同时,黄河在古代也与一些民俗或神话故事产生了或多或少的联系,自古以来就是中国文艺的重要主题。现当代以来,人们在精神文明的发展中将文化思想融入在黄河里,黄河自然而然地成为承载中华文明的一大载体。正如王一川在研讨会中讲的:“黄河真正成为中国文化的整体性象征形象却是现代的事,众所周知与光未然和冼星海合作的《黄河大合唱》的问世及其历代传唱有着紧密的联系。可以说黄河形象从此同长城、长江、大海等艺术形象一道被投寄了不折不扣的中国文化现代性内涵,赋予了现代世界性视野下的中国性这一重大象征蕴藉。”

展览现场

【黄河承载“和”的思想】

从艺术维度关注黄河,黄河进入艺术史同样可以追溯到古代,古代画家已经将黄河形象表现在画面中,只不过在古代,黄河的艺术形象往往是作为历史故事的附属,绘画的题材偏向于历史风俗画,黄河本身并不具备特殊的文化意义。薛永年在研讨会中提到明代张宏画了《史记》中西门豹治邺的故事,在这里,画家想还原的是一个历史故事本身,再深层次的一面,应该是从战国西门豹兴修水利的角度引发观者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思考,这与古代大禹治水的故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黄河在这其中所扮演的角色,是自然的一部分。在中国古代,便已经产生了“天人合一”的价值观,指出了人与自然的关系,从这一角度来讲,黄河在古代承载的文化意义应该更倾向于中华文明和中国传统本质中万事万物的“和”的思想。

这种从中国传统历史与文化中挖掘黄河精神的艺术创作一直持续到近现代,朱乃正的《青海长云》便是这样一件作品,这件作品取景于距松坝峡不远的地方。松坝峡在黄河的上游,风光险峻雄壮。这件作品的题目取自唐代王昌龄的诗歌《从军行》,诗中言:“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朱乃正用靓丽鲜活的颜色与气势磅礴的笔触表现了王昌龄诗句中的历经千载的意境及戍边战士的英雄气概。

朱乃正青海长云 布面油彩 160.5cm×140.5cm 1980年 中国美术馆藏

【黄河蕴含革命精神】

黄河在20世纪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同时也进入画家们的视野,衍生出一系列绘画题材。这其中,革命精神成为黄河文化中重要的一环,这与近代中国长达十几年的战争相关,同时光未然和冼星海合作的《黄河大合唱》催生了美术界的创作灵感,使得美术界也出现了不少表现中华儿女百折不挠精神的、造型上的《黄河大合唱》。

杨力舟和王迎春的国画《黄河在咆哮》以一艘船由左向右行驶于正在咆哮的黄河水之上的方式,以及船上十三位船工合力摇桨的雄姿,刻画出船工团结的力量,洋溢着一种乐观主义豪情;杜键的油画《黄河激流》,原名为《在激流中前进》,以简练概括的艺术语言,雄健有力的笔触,沉着凝厚的色调,表现了船工们齐心协力搏击于黄河浊浪之中的惊险场景,这是一首“力”的颂歌,是坚强与勇敢的颂歌。同样题材的还有李晓林的版画《黄河的传说》、蒋志鑫的国画《母亲的咆哮》等作品,在这些作品中,黄河的形象变得清晰明朗起来,逐渐摆脱了在画面中附属的地位。在这些强调革命精神,或者说是弘扬中国儿女百折不挠精神的绘画中,“人”依旧是画面的主体,比如在李晓林的版画《黄河的传说》中,一位黄河船工几乎占据了整个画面,他是画面的主要表现对象,同时也是画面意义的直接呈现方式。

杨力舟、王迎春 黄河在咆哮 纸本设色 221cm×293.5cm 1980年 中国美术馆藏

杜键黄河激流布面油彩 200cm×280cm 1993年 中国美术馆藏

李晓林 黄河的传说 石版版画 70cm×50cm 2001年

蒋志鑫 母亲的咆哮 纸本设色 143cm×357cm 1999年 中国美术馆藏

【黄河背后的生活情感】

新中国成立以后,人们的生活欣欣向荣,这种新的生活方式反映在绘画中,画家们同样以黄河为表现对象,创作了一批温馨而又饱含情感的细腻作品。此时,黄河承载的是新中国先进的社会主义文化。

钱松嵒国画《三门峡工地》和《三门峡》在构图和用色上极力创新,都对工业文明带来的新面貌充满憧憬。关山月的中国画《龙羊峡》有意让弯曲的黄河和雄峙两岸的山崖与高悬黄河之上的细长而平直的铁索桥之间形成一种对比关系,既显示黄河气势之雄壮,又突出人类主体力量之强壮和豪迈。钟涵的油画《黄河初醒》就描绘了夕阳下的黄河,此时的黄河是平和的,让人满怀希望,右下角两只大船,船上是衣着朴素的船工,正在向远方夕阳眺望,观者的视线与船工的视线重合,顿时有身临其境之感,耳边是黄河水声,眼前是天光一片,这种平凡的描绘正是现实的写照。此外,尚扬的油画《爷爷的河》、力群的版画《黄河人家》都是同一题材的作品,展现了黄河背后生生不息的生活之景。

关山月 龙羊峡 纸本设色 155cm×130cm 1979年 中国美术馆藏

钟涵黄河初醒 布面油彩 70cm×127cm 1982年 中国美术馆藏

尚扬 爷爷的河 布面油彩 100.5cm×149.5cm 1984年 中国美术馆藏

力群 黄河人家 版画 40cm×35cm 2003年 中国美术馆藏 2006年艺术家捐赠

【黄河是祖国河山的象征】

在浩浩汤汤的历史潮流中,黄河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被赋予了不同的文化含义,但究其根本,黄河还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自然景观,以黄河为主体,主要表现其自然景色同样是美术创作者一个不能忽略的题材。徐涟在研讨会中提到:“上世纪20年代开始,考古发现引起艺术家们对西北地区的关注。特别是对敦煌壁画的临摹与创作,使得艺术家们的绘画题材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黄河上游的雪山冰川与人文景观。”

关山月在1981年创作的《长河颂》,就着重表现了黄河之景的奔腾与豪迈。据了解,关山月的长河颂共创作了三张,第二张跟第一张的整体结构差不多,只是细节做了些许调整,比如画面中的瀑布下的水流回旋萦绕形成漩涡,点景人物变少等等,这些调整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画中“人”的作用,从而使观者的目光跟画中点景人物的目光重合,视线放在了景色的雄浑博大上。关山月创作这幅画时,正值他的“祖国大地”组画创作计划推进中,这样看来,《长河颂》是表现祖国大地的一幅画作,黄河正是最具代表性的祖国山河之一。无论是周韶华的《巴颜喀拉山景观》、吴作人的《甘孜雪山》,还是傅抱石的《陕北风光》、靳尚谊的《陕北高原》、何海霞的《激流》,都是黄河景观,抑或是黄河流经地区景色的记录,同样也都是祖国秀美山河的定格。

关山月 长河颂 161cm×281.7cm 约1981年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吴作人 甘孜雪山 纸本油彩 29cm×38cm 1944年 中国美术馆藏 2008年萧慧、商玉生捐赠

靳尚谊 陕北高原 纸面油彩 39.7cm×27cm 1990年 中国美术馆藏 2008年艺术家捐赠

艺术史中的黄河,似乎是多变的,因为它被赋予了不同的含义、被赋予了不同的情感,这也造就了黄河文化的多重表现形式。随着社会的发展与时代的推进,黄河文化可能更加多元、更加深入,这种文化精神在美术作品中的表现形式也会愈加丰富,这正是杭春晓在研讨会中提到的“艺术可以参与时代精神塑造”,回望伟大的黄河文明和伟大的黄河文明所形成的这种伟大的精神传统,同时以绘画展望黄河文化新的面貌,这是“在激流中前进——中国美术馆藏黄河题材美术精品展”所展现的,以期给观者及文艺工作者带来新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