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化妆成兔女郎——太美了
一场角斗士与文艺青年的决斗
大唐西市盛夏文化艺术啤酒节
举办文艺汇演献礼祖国七十华诞
演训一线的“草根文艺轻骑队”

一场角斗士与文艺青年的决斗

2019-07-09 10:56 主页 来源:未知


一场角斗士与文艺青年的决斗

古希腊文明诞生于欧洲的巴尔干半岛,半岛深入海洋,爱琴海中散布着数量庞大的小岛,这里就形成了一个“环抱式”的、“散碎式”的开放地带,为城邦文明的兴起和整个古希腊文明的扩散提供了最佳场地。
城邦制是古希腊最大的特点,半岛上的诸城邦各自为政,就像一个个小国家,一直都是分裂状态。波斯人打来的时候,各城邦曾经联合过一次,不过不是统一王朝,只是战争联盟罢了。
各城邦中,斯巴达以武力著称,在希波战争中曾担任过联盟陆军领袖;而雅典的海上贸易发达,航海技术相对先进,在希波战争中担任过海军领袖。这两个城邦都具备对周边城邦的强大影响力。公元前479年雅典与爱琴海诸岛城邦结成海上同盟,同盟金库设置在提洛岛上,又被称为——提洛同盟。而在巴尔干半岛最端有一个与半岛“藕断丝连”的小半岛——伯罗奔尼撒,这个小半岛上所有城邦认斯巴达为“盟主”,组成了——伯罗奔尼撒同盟。两个同盟曾经共同抵抗过波斯入侵,可是战后反目为仇。这里可以套用一句魔兽世界里的开场白:“自从联盟和部落并肩作战,共同抵抗燃烧军团的入侵,已经过去了四年。尽管成功地挽救了艾泽拉斯大陆,部落和联盟之间脆弱的协议却早已荡然无存。如今,震天的战鼓再一次响起。”
好了,跳出游戏,文章后面更精彩。
战争是最后的政治,两大城邦接下来就要带领各自的小弟们展开生死对决。当这场战争过后,所有希腊城邦消耗殆尽,给了北方的马其顿以可乘之机。直接导致了古希腊的覆灭。
斯巴达和雅典及各自同盟城邦的分歧主要集中在理念和制度上。斯巴达地处半岛东南角,三面环山、中间平原,海岸线平直、土地肥沃,不适合发展海运商业,却很适合发展农业。既然是农业国么,基本都是寡头政治。除了农业国特色,斯巴达还具有浓厚的尚武特色,这个城邦的军队制度从婴儿就开始抓起,刚出生的婴儿必须要通过长老们的“健康体检”,健壮的允许抚养、体弱的必须抛弃;男孩到七岁训练、二十岁入伍、六十岁退伍,这些都是硬性指标,你可以想象一下以当时人的平均寿命,以及战争的频繁与惨烈,能有几个活到退伍的。
雅典处在斯巴达北部的另一个小半岛上,这里与斯巴达的地理环境恰好相反,境内多山、土地贫瘠,几乎没什么适宜耕种的土地,而它的海岸线非常曲折,又三面环海,这就有了很多的良港。自然条件决定了雅典人多以从事航海业和商业贸易为主。作为古希腊所有城邦的商业中心,雅典有很多外来人口;由于贸易触及整个地中海沿岸,被运到这里中转的奴隶也非常多;海上贸易又使得雅典商人说不定谁就会突然有钱有势了。这一切人多且杂的因素,促使雅典在制度上走向了民主,当然这里所说的民主并非现代的概念。雅典人崇尚商业、艺术、文学,喜欢探讨哲学问题。
一个是威武、雄壮、有力角斗士,一个是渊博、浪漫、富裕的文艺青年。两大城邦都有称霸希腊的企图和能力,双方都卯足劲儿要大战一场。
公元前432年的秋天,伯罗奔尼撒同盟给雅典下达最后通牒,要求雅典立即解散提洛同盟,雅典果断拒绝。第二年,斯巴达的小弟底比斯率先攻击了雅典的小弟布拉底,著名的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了。前期,斯巴达由于陆军占优势,很快在推进到了雅典城邦境内;雅典就利用自己最擅长的海军,袭击斯巴达及其盟邦。雅典海军那时候可没什么海军陆战队,也就是在海边打一打,顶多算是“骚扰”。一直处于下风的雅典开始人心惶惶。
此时雅典执政官用“保卫自己的制度”这一理念来激励雅典市民,虽然雅典的所谓民主并非现代民主概念,占总人口一半的奴隶和占非奴隶总人口五分之一外来人,都是没有公民权的,属于“奴隶制民主”,但雅典市民确实不想放弃手中的投票权而转向斯巴达那种寡头政治。演说还是很有效果的,只是接下来由于一场瘟疫使得这一效果无济于事。开战第二年人口稠密的雅典城内爆发瘟疫,一次性死了四分一的人口,发表演说的执政官伯利克里也死于这场瘟疫。